中国允许公立医院“特许经营” 这是希望还是绝望?
中国的基层卫生系统由于长期资源不足,导致诊断和治疗能力低下。结果是迫使老百姓扎堆到大型公立医院看病,这在一线城市尤为明显,因为人们对于大医院的服务质量更加放心。 
2015-1-14 11:36:07
0
Benjamin Shobert

本文转载自福布斯中文网,作者系Rubicon战略咨询公司创始人Benjamin Shobert


几周前,北京市卫计委宣布将允许公立医院以特许经营方式与社会资本开展合作。对于中国医疗保健消费方式上最具挑战性的一个问题,这是一个可喜的进步,也是可能带来突破的创新解决方法。这种挑战具体是什么?那就是如何说服老百姓走出知名度高、设备完善且口碑甚好,但数量却有限的公立医院,选择去私立医疗机构就医。但是如果政府能够找出一个恰当的方式,让私立医院的医疗服务通过公立医院的品牌得到消费者的认可,这必有助于缓解公立医院当前承受的巨大压力。


现在的问题众所周知:中国的基层卫生系统由于长期资源不足,导致诊断和治疗能力低下。结果是迫使老百姓扎堆到大型公立医院看病,这在一线城市尤为明显,因为人们对于大医院的服务质量更加放心。而这种现象导致了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当中国政府投资二、三线城市的公立医院时,哪怕这些医院具备相当的医疗能力,还是会有数不清的家庭坚持选择到一线城市里规模最大、设备最完善的公立医院就医。


最近我的同事达米扬·德诺布尔对北京协和医科大学新成立的医院进行了报道,他发现即使是北京协和这样的著名医院,在其西院开设初期也遇到了非常基本的问题。达米扬写道:“令人惊讶的是,在这家医院刚成立的几年里,来看病的人并不多。直到协和非常有名的传染科迁入西院,公众真正注意到这家新医院时,情况才发生完全的转变。”


协和西院的问题最终是如何解决、从而进入正轨的?达米扬提道:“在患者看来,新院里到处都是新手医生,而他们想找的是有经验的医生。如果后来没有对西院的人员配备进行大规模调整,这种看法不会发生改变。协和后来决定把其中一个非常有名气的科室迁到西院。从实验室设备到办公用品,该科室所有物品都被打包送往西院。这等于直接向公众传达了一个信息:新医院的服务质量和老协和一样好。”


对于那些想要在中国私营医疗系统进行大力投资的各路国内外投资者来说,这种案例难免然会让他们感到心寒。如果用中国最著名的公立医院用自己的品牌开设新医院,发展尚且举步维艰,这是否从某种程度上揭示了中国私立医院和老年人护理市场(尤其是高端市场)能力不足的背后原因?


北京协和医院的遭遇表明,中国家庭不仅仅看重医院的品牌,而且看重该医院特定的专家和临床医生。客观地说,这些医生是全中国最优秀的医生。当需要自己掏腰包支付医疗费用的时候,人们自然希望去看最知名的专家。尽管北京协和医院名声在外,但医生自身的品牌可能更甚于医院。


这又把我们带回到这个问题:北京卫生计生委允许大型公立医院将他们的名称或品牌授权给私立医院使用,这一新规背后有着什么样的目标?这对私立医院来说会是一个机遇吗?或者,这预示着中国公共医疗系统愿意在某种程度上让医疗服务变得更便宜和更便利?还是说,它只是一个不得已而为之的策略,目的是混淆消费者的视听,阻止他们继续涌向最大的公立医院。毕竟,如果弄不清楚你所去的医院到底是由政府运营的“真公立”,还是仅仅是挂名的私立医院,那么你可能就不会仅仅因为这些医院位于大城市就去看病,而是会更加认真地选择本地的医院。


我个人认为,这个决定是一种尝试,想看看能否利用公立医院的品牌来撼动中国家庭专门喜欢到三级甲等医院看病的强烈偏好——其中在北京几家医院已然成了部分中国人(甚至是全国人民)眼中最受欢迎的医院。这一策略会对这些成功的大型医院产生长期的稀释影响吗?


或许会,但中国医疗卫生体系更大的风险来自于从来没有真正建立起一套两级医疗系统:第一级是按照最小的成本向公众提供基础服务的公立医院,第二级是患者完全自掏腰包或者通过商业医疗保险在私立医院和诊所获得的服务。如果中国在未来五年还无法建立一套健全且价格可承受的两级医疗体系,那么届时中国政府面临的压力将更甚于今日,需要大幅扩大现有的医疗保险计划,甚至还需向公立医疗部门作出更多的投资。鉴于中国在未来五年还有众多其他必须优先解决的问题,这些举措恐怕在财政上难以负担。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