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布斯:小药王修远
修远不愿被称作“富二代”,他更愿意自称“企业家二代”。 
2014-9-18 18:08:05
0
E药脸谱



修远不愿被称作“富二代”,他更愿意自称“企业家二代”。修远的父亲修涞贵是中国医药业的创业神话之一。长白山脚下的通化,药材资源丰富,药品企业发达,孕育了通化东宝等大型上市药业公司。毕业于吉林大学法律系的修涞贵,先成为了一名交警。1995年5月,修涞贵收购了通化医药研究所制药厂。这家亏损多年的药厂当时只有破旧的厂房,落后的设备,二十名工人,此前已经有7个月发不出工资。


修涞贵在调研市场后,迅速凭借质优价廉、主治祛风除湿的“天麻丸”,填平亏损,赢下喘息空间。获得初步资金积累后,又继续投入新药品的研发中。


三年后,畅销至今的著名胃药品牌“斯达舒”问世。此前修涞贵已经找到由数十位博士和医药专家研究的这一成果,据称这是50年胃病治疗史上的重大突破,既能快速止痛又能促进溃疡愈合。虽然市场当时已形成了众多胃药品牌,1997年斯达舒胶囊推向市场后,借助广告营销,迅速获得知名度,修涞贵顺势建立自己覆盖全国的销售体系。


经过近二十年的发展,这家曾经固定资产只有24万、负债425万的药厂形成了OTC市场、保健食品、专业医疗渠道和国际贸易等多个平台,成为了年销售额达到400亿、中国规模第二的医药企业。


修远心中的父亲修涞贵是个“魔术师”,理由是他一手打造的斯达舒,打破药品周期性,多年来一直是市场上的畅销品种。


在加入修正前,修远对修正药业如何迅猛发展所知不多。他出生于1982年,修涞贵开始创业时,他还是名初中生。在通化度过少年时代后,他远赴国外留学,主修工商管理。出国前选择专业,他在会计学和工商管理之间犹豫,父亲让他追随自己的兴趣,全然没提继承家业的考量。


要不要加入修正药业,回国前的修远纠结过很长一段时间。当时,正是国内媒体喜欢热炒富二代负面新闻的时候,修远也考虑过离开舒适区,去全新领空证明自己。直到回国和父亲长谈一次,他才想明白,自己可以利用修正这个平台学到更多事情,这是去其他企业都得不到的机会。作为家中一员,他轻快而没有犹疑地接受了加入修正的安排。


2005年,从澳大利亚留学回国的修远成为了修正药业最基层的员工,从高中时代就开始旁听公司高管会议的修远才意识到,在市场平静的外表下,修正的每一笔收入都来之不易。他没有对外公布自己的身份,在会议室里觉得简单的事项,执行时得到的却是白眼与冷遇。


这个时期,修远心情很低落。也是在这个时刻,修远才意识到,自己以前花的钱都是员工们一盒药一盒药卖出来的。


2007年,修远被委以重任,来到广东分公司担任总经理。接手前区域整体业绩不错,他接手后却出现回款急剧下滑的问题。“当时坐在办公室,看着报表,心里有一种无形的酸楚。因为广东应该是个谁来都能做好的区域,我的回款这么少,怎么回总部开会呢?”


修远发现症结在于区域串货导致渠道混乱以及员工兼职导致团队执行力不足。他决定借助总代理公司打击串货,并在内部颁布严格的规定杜绝兼职。得到父亲的高度认可,并给予指导,很快广东在业务上有很大突破,第二年在集团排名第一,员工也有了统一的思想。


这也是修远认为工作中最困难的部分——突破思维惯性。回想当时的处境,他的一个感触是路径依赖形成后,轻易走不出去,变革还得靠新人。“我自己后来琢磨,市场都是差不多的,为什么别人不敢改革,因为他们不敢打破思维禁区和固有束缚。”


这些举措令修远在广东片区的业绩在内部排名中快速上升。修正药业集团营销总公司副总经理说,修正内部晋升仍是用指标说话。出色业绩让修远再次晋升,2011年,他开始负责斯达舒事业部全国的销售。


这是一个更难做的职务。此前,事业部总经理由修涞贵担任,所有的员工都由他亲手挑选、培养。此时的修远已经开始懂得借力:要想服众,靠业绩说话,上任之始,开会修远总喜欢邀请父亲到场,听父亲分析市场讲哲学理论等。开会时修远不多说话,一直学习父亲说话的方式,揣摩他的思维模式。在做决策时,他的第一考虑是,假如是我的父亲遇到这个问题,他会怎么想,怎么做?我如何做得比他更好?


在事业部站稳了脚跟,但新的问题仍在出现。去年,修远开始掌管集团出任总经理负责全国销售业务,并继续兼任广东总经理。精力的分散使得广东回款的内部排名到了第七位,修远觉得没让手下兄弟们赚到钱,感到惭愧,甚至有过辞职的念头。这些想法又迅速被不服输的性格淹没:“广东在我手里面基本上没出过前三,以前能干好,为什么现在干不好?”


“我们修正有句老话,问题出在前三排,根子就在主席台。”他否认业绩下滑是其他外部或内部原因,而把责任全揽在自己身上。好在荆棘密布又暗藏柳暗花明,转变管理方式后,今年广东业绩迅速回升,重新进入区域销售排名前三。


在这过程中,修涞贵从未插手过问修远。“他对我最严厉的管理就是他从来不插手管我,”修远点燃了一根烟,“我是个自尊心很强的人,这其实给了我更大的压力和动力。”


当众多的家族企业二代们选择出走,修远则步履踏实地在公司内部稳步晋升,树立威望,并获得来自家族的信任。对父亲,他更是毫不掩饰自己的崇拜。


他回忆自己对父亲的态度经历了三个转变:第一个阶段是父亲刚决定创业时,尚在读中学的修远,对此不理解为什么要放弃在当时是铁饭碗的公务员而要下海的同时,也敬佩父亲的勇气;直到2001年,他看到公司的厂房和高楼,突然意识到修正已经不再是那个破败的小药厂了,但看看父亲,也只觉得一介凡人而已;直到2003年,21岁的修远出于好奇研究起修正历史,他开始追问父亲每个决定背后的想法,并慢慢接受父亲的见解。


修远熟悉西方管理思想,却也保持着对公司传统文化的最大理解和维护。他称父亲是哲学家,总结修正过去的发展,他认为是修涞贵的哲学思想起了最关键作用。他高度认同父亲的一切做法,提及和上一代企业家的区别,他的回答是“没有任何区别”。他只认为父亲对待员工有时候过于柔和,他回忆,有的员工因为别的机会离开了修正,过了几年又提出想回来,修涞贵会很高兴,修远则称自己不会容忍。


修远自认为没有什么事让他有成就感,唯独和父亲沟通顺畅让他觉得很得意。他经常碰到面临接班问题的同龄人,他们通常最关心的是和长辈的交流问题。在修远家,家人团聚时间很少,却感情亲密、交流顺利。


永远不要觉得自己是最正确,不要用自己的观点压倒对方,是修远给家族企业继承人的建议。“尊重是最重要的。父辈把企业做大,肯定有他独特的方法,我们首先是要学习。有的时候,我们可能会对他们做的这些决策不理解,但是不要急着去反驳,要仔细好好想一想,为什么他会这么做。说话慢三分,对自己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他自认为幸运,所做之事恰巧是自己所喜欢。另一面,他又不得不承认,从工作到现在,很多事情的安排是出自父亲的意愿。而他直到工作两三年了,才发现自己适应并喜欢营销工作。


如今修涞贵把销售业务全部交给修远,理当在对修远观察与培养的安排里,不过修远称没有从父亲那里得到过任何对自己工作的直接评价。现在修远管理着修正销售体系下的十万人,这意味着修正帝国80%以上员工已属修远管辖,修涞贵似乎在默默地过渡手中权力。


这是否是接班前兆?修远不置可否。东方的企业传承像古代皇权更迭一样,考验着两代人的智慧。这家家族企业的权力过渡之路是否会布满隐忧,不是他考虑的问题。“我觉得不应该直接选定我来接班。多年前,我就说过,如果我行,我靠能力来接班;如果我不行,你把企业给我,我也接不了。修正的人才机制就是让大家都有机会。”


但修远并不是这个药业帝国的陌生闯入者,修远从小在修正药业厂房中长大,甚至修正药业的名字最初来自修远。最开始,修涞贵为儿子取名修正,而修正药业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名为康威。由于缺乏商标保护意识,“康威”被山东潍坊的一家药厂注册,而此前修涞贵已经为康威投入了上百万广告费。面对5,000万出价,山东康威药厂拒绝了,反而讥笑修涞贵免费为自己打了广告。


身边人都力主继续加价买回商标时,修涞贵表现硬气:“我既然能打造出一个康威,也一定能打造出来第二个康威。”根据《吉林日报》在2007年时刊发的一篇报道,在修涞贵把企业更名为“修正”的同时,他也剥夺了儿子“修正”这个名字,给他取名“修远”,取自屈原“路漫漫其修远兮”。为了让周围人习惯新名字,修涞贵令人给儿子订做了一件衬衫,上书两字“修远”。


对于这辆父亲苦心打造的修正战车,年轻的修远尚没有驾驭的决心。提及集团其他业务,他承认自己所知不多,只简单地表示自己最关注的只是销售板块。


和滴水不漏的言谈相比,从穿着上,修远像个大男孩。接受采访时,他穿着葡萄牙球衣,下身是宽松的运动裤和布鞋,举止之间没有一丝张扬与咄咄逼人之感,唯一能透露阅历的是头顶星星点点的白发。他的办公室装修雅致,书柜中摆满大部头古文经典,几乎找不到代表年轻人生活方式的物品。现在的闲暇时间他正在练习毛笔字,办公室墙上挂着“怀远”和“腾飞”两幅牌匾,书桌上则放着他刚写好的一个“永”字。


对外,这位少帅多年来保持神秘,鲜见媒体,也极少在公开场合露面。上海国资委曾统计药企接班人资料,在修远一栏,政府所掌握的资料只有性别。修远对此给出的解释是:“俯下身子认真做事,这是我更喜欢的。”


要避免父亲一手打造的药业巨无霸落入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的结局,修远不是不明白要革新。他的办公桌上放着《浪潮之巅》,这本介绍TMT行业兴衰变化的书,让修远在思考为什么太阳公司在20年的时间里,从硅谷最值钱的公司沦为人均市值最低的公司而被甲骨文收购。


“太阳公司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创新,不敢改变,”他话锋一转,“该创新的时候也要慎重。一家公司需要寻找自己的变革节奏,否则可能丧命。”


不变也是致命的。修正这家商业机器高速运转的内核来自销售,修涞贵一直记得标王“秦池”因为渠道不畅而被市场抛弃的遭遇,在康威时代就重视营销网络的建设。据修远介绍,修正营销团队有八万人,其余部门不到两万人。在医保控费、政策不断降价的大趋势下,制药企业正出现营收增速、盈利指标下滑的趋势,另一方面,对于医药企业,新药研发是决定未来发展的最关键变量。


这家依靠销售驱动的医药公司,如何走得更远?修远认为创新不仅仅只是新药研发,企业也可以进行管理和营销的微创新。未来的营销模式一定是移动互联和连锁的形态,修远施展抱负的重要舞台也正是修正未来的大连锁——修正堂。这家零售连锁有限公司是修正药业进入下游渠道的关键一步,修正堂从去年的一百多家线下门店,发展到三千多家,在未来两至三年内他将努力打造出五万家门店。


现在,怎么在市场变革到来之前快速卡位,考验着这位少帅,而修正堂的未来发展也将是考验他管理能力和战略眼光的最佳窗口。修远的判断是互联网时代在加速侵犯传统商业领地,O2O等业态将改变传统药品流通和销售模式,并将逐步影响改变人们的用药消费习惯。


基于这一判断,修远认为,从现在开始,所有员工都要为未来的变化做好准备,修正堂也将与第三方医药平台和网上销售平台相结合,重塑业务边界。面对未来,这位熟知移动互联的80后少帅充满了自信和坚毅:“只要方向对了,成功就是坚实步伐的累积。”


扩张的底气来自这家年营收接近400亿元的非上市公司,虽然修正药业错过了借助金融发展的浪潮,但借助于对移动互联和医药行业未来的把握,修远充满自信和期待:修正一定会在世界药企排名中进入前五。


本文转载自《福布斯》中文版,作者李好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