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周刊:埃博拉的肆虐与恐慌
埃博拉病毒正在肆意破坏三个西非国家的经济和人民的生活,而这三个国家才刚刚从过去的阴影中振作起来。 
2014-9-26 11:16:46
0
E药脸谱



桑迪·塞萨伊(Sandi Sesay)的老板让他不要来上班了,并承诺付给他3个月的工资。事实上,塞萨伊在塞拉利昂(Sierra Leone)马兰帕(Marampa)铁矿中的大多数同事都得到了大致相同的待遇。原因是:为了防止埃博拉病毒的蔓延。两个星期后,29岁的司机塞萨伊说,他尚未收到来自其雇主Dawnus Construction的一分钱,该公司是这个矿区的一家承包商。他在他家附近的一个加油站里表示:“我要照顾我的母亲、我的姐妹、我的妻子以及3个孩子。我怎样才能应付得过去?”

在这种病毒有史以来最严重爆发之前,塞萨伊和塞拉利昂的前景一片光明。该国经济体今年的预计增长率将达到14%,是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平均水平的几乎3倍。在邻国利比里亚和几内亚,丰富的铁矿石储量吸引了数以十亿计美元的国外投资,拉动着经济增长。

去年12月份,首例埃博拉病毒感染事件出现在几内亚。最初,它的出现只被看作是一次短期爆发,对经济影响不大。但现在,这种病毒削弱了3个经济体的经济增长,这3个经济体合计生产总值约为130亿美元。大宗商品公司正放缓生产,航空公司的一些航线停飞。利比里亚政府表示,疫情可能会破坏自2003年内战结束以来所取得的所有经济成就。塞拉利昂已取消了其首次对外国人发行的一笔债券交易。

这三个国家已经有超过1200人死亡。隔离感染人群和控制病毒的措施已经致使一些企业瘫痪,并导致员工失业。全球最大的棕榈油生产商森那美已经降低了在利比里亚的产量。此外,科特迪瓦农业综合企业Sifca Group停止了在那里的橡胶生产。世界上最大的钢铁制造商安塞乐米塔尔(Arcelor Mittal)推迟了在利比里亚北部铁矿的扩张计划,因为作为卫生预防措施,承包商已将部分工人转移出该国。6月初,伦敦矿业和非洲矿业宣布,它们在塞拉利昂的运营采取了类似的保护措施,它们的股价随后在伦敦交易中应声下跌。塞拉利昂凯拉洪区农业官员埃德蒙·赛杜(Edmond Saidu)表示,这种病毒已造成可可和花生种植以及水稻农场农民的死亡,导致农作物因无人照看而腐烂。

非洲首富、尼日利亚水泥巨头阿里科·丹格特(Aliko Dangote)已经撤离了其在利比里亚工厂的部分员工,并表示该地区今年的增长可能会减少一个百分点。他说:“影响将会很大,但各国政府都在采取措施处理情况。”

在塞拉利昂,政府已派出数百名士兵封锁边境。然而,这种封锁致使首都弗里敦几乎不可能获得足够的食物。数以千计像塞萨伊这样的工人待业在家。[矿业承包商Dawnus的发言人理查德·埃文斯(Richard Evans)证实,“大量”的工人已经暂时带薪停职,并且表示,塞萨伊的投诉是他第一次听说有人(Sime Darby)已经降低了在利比里亚的没收到钱。]在弗里敦起伏不平的街道俯瞰几内亚湾,居民待在家中担心着食品和燃料花费,尽管政府承诺要打击价格投机者,但这些仍在涨价。

利比里亚已禁止公众集会,并要求非重要岗位的公务员留在家里。该国政府甚至计划关闭露天市场,这一措施可能会推高首都蒙罗维亚的物价。在市中心拥挤的杜阿拉市场,食品销售者玛丽·科卢巴(Mary Kolubah)说,生意已经变少了。她从批发商店购买成袋的大米,再将大米分成较小的纸包进行转售。她说,批发店的价格在近期上涨了10%。就在附近,46岁的肉贩阿玛杜·巴尔(Amadu Bah)闲坐在他空空的摊位上。几内亚和塞拉利昂的商人无法越过边境把他们的牛带过来,因为边境地区是该疾病的重灾区。他说:“我歇业了,因为卖牛肉是我25岁以来唯一会做的事情。”



该病毒于1976年首次被确认于埃博拉河附近,即现在的刚果民主共和国。此次事件标志着这种病毒第一次在西非致人死亡。该病毒来袭之际,正是这三个国家开始从过去的暴力和不稳定中振作起来的时候。利比里亚正从内战中恢复,这场战争在20世纪90年代蔓延到了邻国塞拉利昂,破坏了这两个经济体。2010年,全球最大的铝土矿出口国几内亚举行了独立以来的第一次民主选举,结束了几十年来不稳定的军事统治。这三个国家过去的不稳定导致了对政府的不信任,这使得健康危机更为复杂,官员们仍在努力让当地人相信,埃博拉病毒真实存在,这并非一场骗局。

这场危机暴露了这些国家卫生保健系统的局限性,比如医生和温度计的缺乏,医务人员忽视洗手等等。联合国卫生机构在8月初表示,官方公布的死亡人数可能低估了这次病毒爆发的危险程度。联合国粮食援助机构表示,在未来数月,它将需要养活这三个国家人口的5%,因为食物供应路线被中断了。(尼日利亚也有5人死于埃博拉病毒,但迄今为止该国政府成功地避免了更大规模的疫情传播。)

航空公司正暂停飞往该地区的航班,尽管联合国卫生机构表示,航空旅行不太可能传播这种病毒。一名利比里亚男性曾乘飞机前往尼日利亚最大的城市拉各斯,结果晕倒在机场,并不幸地将病毒传染给了医护人员和一名前来接他的助手。之后,尼日利亚阿里克航空暂停了飞往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的航班。英国航空公司和肯尼亚航空公司也停止了飞往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的航班。海湾地区运营商阿联酋航空取消了飞往几内亚的航班。8月14日,大韩航空取消了飞往肯尼亚首都内罗毕的航班,尽管作为一个区域中心的内罗毕位于西非数千英里之外。

塞拉利昂政治分析师兰萨纳·格贝里(Lansana Gberie)表示,这场危机使这些国家元气大伤,“这不仅仅是因为国际航班被取消,人员流动受到隔离措施限制,而且因为这里存在一种不利于生产力的失能心理气氛。”

弗里敦的酒店前台服务员法塔玛塔·埃德娜·娜迦(Fatmata Edna Njai)说,两周前,她的雇主递给她一个装有她三分之一月薪的信封,并告诉她要等到埃博拉病毒被控制住再回来上班,她当场就慌了。尽管这家酒店没有任何顾客入住,但娜迦被告知她并没有失去工作。在一天的大部分时间里,她都和她的儿子、父母以及其他3名亲属待在他们的公寓中,但她的钱已经用完了。她说:“我祈祷、斋戒,希望上帝会给我一份工作。”

本文转载自商业周刊中文版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