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解2014年营业收入最高的15家制药公司(上)
在我们的年营业收入列单上,一些每年排名最靠前的最大型制药公司的名字让人感到毫不意外,但到前十名的末尾处时,所涉及的公司总会有所变化。 
2015-3-23 14:00:35
0
E药脸谱

本文转载自FiercePharma网站,胡德良编译

在我们的年营业收入列单上,一些每年排名最靠前的最大型制药公司的名字让人感到毫不意外。尽管强生公司(Johnson & Johnson)、诺华公司(Novartis)、罗氏公司(Roche)和辉瑞公司(Pfizer)在名次上有所不同,但是到目前为止,几家公司在列单上名列前茅已经有数年了。然而,到前十名的末尾处时,所涉及的公司总会有所变化。

一家生物技术公司首次将一家最大型的制药公司挤出前十名。礼来公司(Eli Lilly & Co.)去年勉强位列第10名,现在却被淘汰出前十名,由吉利德科学公司(Gilead Sciences)代替其位。吉利德公司的销售飞速上涨,是由其全新的重磅产品——治疗丙型肝炎的药物索非布韦(Sovaldi)所推动的。去年,吉利德公司的营业收入翻了一倍多,从108亿美元上涨到245亿美元。

前十名中剩下的通常是人们料想之中的公司——赛诺菲公司(Sanofi)、默沙东公司(Merck)、葛兰素史克公司(GlaxoSmithKline)、阿斯利康公司(AstraZeneca)和拜耳医药保健公司(Bayer HealthCare)。尽管这些公司在2014年的排名位置上稍微有所不同,但是都在前十名之内占有一席之地。

但是,吉利德公司并不是唯一取得重大飞跃的大型生物技术公司,而礼来公司下降的名次之多也是人们始料不及的。为了展示营业收入在200亿美元附近的公司所实施的一切行动,我们决定在菲尔斯药业监督网(FiercePharma)上将列单扩展至15家公司,这样能够将安进公司(Amgen)和艾伯维公司(AbbVie)纳入进来,分列第12位和第13位,因而也可以重新为礼来公司排上名次,恰恰占第14位。

百时美施贵宝公司(Bristol-Myers Squibb)有几年没有在列单上出现了,去年也重新露面,位列第15。

如果你一直在跟踪关注这些排名情况,你会知道列单上还缺少一家公司。为了增加点戏剧性,我们把这家公司留到最后才做介绍。这是仿制药生产公司首次进入我们营业收入最高的公司列单,这个荣誉归属梯瓦药业公司(Teva Pharmaceutical Industries),其2014年的营业收入为203亿美元。

请继续关注,2015年肯定还要重新洗牌。2015年,百时美施贵宝公司的重磅抗精神病药物阿立哌唑(Abilify)会失去专利保护,梯瓦公司最畅销的抗多发性硬化症药物克帕松(Copaxone)最终也会迎来仿制药的竞争,这些只是正在发生的变化而已。但是,最大的变化可能会出现在常常处于前十名的大型制药公司中。最近,葛兰素史克公司跟诺华公司完成了销售和交换协议,葛兰素史克的抗肿瘤业务归诺华,而诺华的疫苗业务归葛兰素史克,此外两公司还成立了一家保健消费品合资企业。

然后就是期望之中的后来者——阿特维斯公司(Actavis),该公司以66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艾尔健公司(Allergan),有望进入制药公司前十名。到2015年年底,该公司将以艾尔健的名义进行经营,如果一切进展顺利,年报销售额将会达到250多亿美元。

我们收集的营业收入数字来自年报和证券备案文件,利用年平均汇率将欧元和瑞士法郎换算成美元,而葛兰素史克公司自己提供了从英镑到美元的转换数字。

 
强生公司执行总裁亚历克斯·戈尔斯基(Alex Gorsky)

第一名:强生公司

2014年营业收入:743.31亿美元
2013年营业收入:713.12亿美元


2014年,强生公司的制药业务获得了巨大成功。在分析师们参与的2014年财报电话会议上,公司执行总裁亚历克斯·戈尔斯基不假思索地指出:多亏了特别有利可图的新药,如抗前列腺癌药物阿比特龙(Zytiga)和抗凝血剂拜瑞妥(Xarelto),强生公司的药物销售增长比任何其他制药商都要快。那么,在美国的销售如何呢?增幅高达25%……不可思议!

总之,去年处方药为强生公司带来了324亿美元的销售额,使制药业务成为公司最大的部门。保健消费品和医疗设备业务没有增长这么多。事实上,全世界制药产业增长了15%,而整体增长水平大约为6%。因此,药物生产支撑了另外两种业务的业绩。

但是,2015年看来并不是那么乐观。去年,在强生公司销售最好的药物系列产品中,有一款是丙肝药物Olysio,该药于2013年通过审批。去年,这种蛋白酶抑制剂快速取得了拳头产品的地位,销售额达到23亿美元。但是,现在有新型组合产品上市,也就是吉利德公司的哈沃尼(Harvoni)和艾伯维公司的Viekira Pak。Olysio将要在自己的市场定位中争取患者,准备与吉利德公司的索非布韦配伍获得一项新的审批。随着支付合同被吉利德公司和艾伯维公司垄断,其中一些都是独家交易,强生公司也面临着报销问题的挑战。

同时,拜瑞妥也面临着辉瑞公司和百时美施贵宝公司联合开发的阿哌沙班(Eliquis)的竞争。阿比特龙遭遇新的威胁——恩杂鲁胺(Xtandi)是一种更新型的抗前列腺癌药片,由麦迪韦逊医疗公司(Medivation)和安斯泰来公司(Astellas)联合推出。诺华公司最新获得审批的抗银屑病药物苏金单抗( Cosentyx)之所以通过了美国食品及药物监督局的审批,部分原因是一项对一项的数据对照显示苏金单抗在好几个方面胜过优特克单抗(Stelara)。公司伙同默克公司销售抗炎主打产品类克(Remicade),但是该药也遭遇了欧洲仿制药的激烈竞争。

然而,强生公司或许能够通过一些并购交易来保持增长的态势。该公司曾经一直在争取并购Pharmacyclics公司,而Pharmacyclics公司是强生公司抗血癌药物依鲁替尼(Imbruvica)的合作伙伴。然而,艾伯维公司在最后时刻抬高了价格,以210万美元的高价购得Pharmacyclics公司。最终,强生公司将会从阿里奥斯生物制药公司(Alios BioPharma)那里寻求增长。阿里奥斯生物制药公司是一家临床阶段研究公司,专门从事抗病毒研究,去年被强生公司收购。

同时,首席财务官多米尼克·卡鲁索(Dominic Caruso)在2014年财报电话会议上预测说,保健消费品和医疗设备将会在今年的营业收入中作出一份贡献。2014年,由于泰诺(Tylenol)和布洛芬( Motrin)的销售额增加了,保健消费品的营业收入为145亿美元;医疗设备销售收入一年更比一年低,2014年为275亿美元,但是强生公司预计2015年的情况将会比较好一些。


诺华公司执行总裁乔·希门尼斯(Joe Jimenez)

第二名:诺华公司

2014年营业收入:579.96亿美元
2013年营业收入:573.55亿美元


作为销售稍有增长的几家大型制药公司,诺华公司在公布2014年业绩的时候没有太多想要抱怨的情况。

当然,该公司抗高血压的重磅产品代文(Diovan)的确遭受了仿制药为其带来的重创,销售额从35亿美元降低到23亿美元。但是,这家瑞士制药商从那以后获得了长时间的专利延期。代文的专利保护到期之后,仿制药生产商兰伯西实验室(Ranbaxy Laboratories)出现的制造问题遏制了来自盲目制药商的竞争。

的确,同TOBI呼吸药物一样,最近专利到期的缬沙坦/氨氯地平复方制剂(Exforge)在去年4月份的销售稍有下降,这也是来自仿制药的竞争造成的。总之,一整年增长最多的是诺华公司已经抛开的疫苗业务和保健消费品业务,其中新型乙脑注射剂Bexsero做出了贡献。此外,这些利润仍然没有满足执行总裁乔?希门尼斯的明确要求。随着瑞士法郎从快速贬值的欧元中脱离出来,诺华公司面临着这样一个事实:公司可能需要将某些费用转移到国外。

但是,在公司最畅销的药物销售损失了10亿多美元的情况下,诺华表现得相当不错。包括治疗多发性硬化症的重磅产品芬戈莫德(Gilenya)以及抗癌药物尼洛替尼(Tasigna)和癌伏妥(Afinitor)在内的较新型药物,销售额增长了四分之一,甚至更多。此外,爱尔康(Alcon)眼科护理业务的稳定增长和山德士公司(Sandoz)的仿制药业务为抵消仿制药带来的损失提供了帮助。


罗氏公司执行总裁塞韦林·施万(Severin Schwan)

第三名:罗氏公司

2014年营业收入:474.62亿瑞士法郎(498.6亿美元)
2013年营业收入:467.8亿瑞士法郎(485.3亿美元)


长期以来,罗氏公司一直靠抗癌药物的特许经营来增加最终的营业收入,而在2014年该公司新旧产品的销售均获得成功。在全世界需求有所增长的情况下,几款抗HER2阳性乳腺癌的药品——赫赛汀(Herceptin),帕妥珠单抗(Perjeta)和Kadcyla,在2014年的销售额猛增了20%。帕妥珠单抗和Kadcyla销售额达到可喜的水平,在前九个月的销售分别为6.33亿瑞士法郎和3.71亿瑞士法郎。

但是,这家瑞士制药巨头开始不局限于抗癌药物的经营了,公司同时正在把精力集中于其他领域,包括哮喘和肺病的治疗领域。2014年8月,公司出资83亿美元并购了InterMune公司,将治疗特发性肺纤维化的药品吡菲尼酮 (pirfenidone)添加到其呼吸系列药品中。执行总裁塞韦林·施万当时说:“该交易将会增加罗氏公司在肺病疗法方面的优势。”罗氏公司在肺病治疗方面有抗哮喘药物索雷尔( Xolair)和治疗囊性纤维化药物百慕时(Pulmozyme)。

去年,罗氏公司为其重磅抗癌药物阿瓦斯丁(Avastin)争得了关键性审批,将该药标示用途扩展到治疗子宫癌以及在铂耐药复发性卵巢癌患者化疗时配合使用。2013年,该药销售额增长了13%,在欧洲用于抗卵巢癌领域,而且在欧洲和美国的抗大肠癌领域,该药的应用也有所增加。2014年增添了几项审批之后,这家总部位于巴塞尔的公司发现阿瓦斯丁的销售增加了6%,主要是由于在治疗大肠癌、子宫癌和卵巢癌方面的需求上升了。

同时,罗氏公司正在专注于研发治疗5种癌症的7款药物,这些药物正处于临床研究阶段。该公司的抗PDL1药物跟阿瓦斯丁联合起来,在治疗肾细胞癌方面已经取得的可喜的前期成果。


辉瑞公司执行总裁伊恩·里德(Ian Read)

第四名:辉瑞公司

2014年营业收入:496.05亿美元
2013年营业收入:515.84亿美元


对于辉瑞公司来说,2014年会被记录在案——这一年该公司未能成功并购阿斯利康公司。执行总裁伊恩?里德出价1,170亿美元并购这家英国制药巨头遭到拒绝,自从那时以后辉瑞公司一直在寻找新的并购机会,并整合资产,以便使其在竞争中保持处于不败之地。

就拿辉瑞公司进入癌症免疫疗法一事来说吧:11月份,公司预付8.5亿美元购得默克公司PD-L1抑制剂MSB0010718C的共同研发权,并承诺再拿出20亿美元来开发多达20种新型肿瘤免疫药物。里德当时说:在并购阿斯利康公司失败之后,跟默克公司的交易减轻了辉瑞公司的压力。他还表示:公司中后期研发工艺是过硬的,“我宁愿现在就拿出我们的资本,将其用于能够快速增加每股利润的机遇上。”

2014年,辉瑞公司也有新药相助,包括抗凝血剂阿哌沙班和耐信24HR(Nexium 24HR)。耐信24HR是公司跟阿斯利康公司合作开发的重磅非处方胃药。在公司的推动下,抗乳腺癌药物Ibrance快速获得了审批,有望赢得更大的市场份额。总之,辉瑞公司的抗肿瘤专营业务去年从19亿美元增加到了22亿美元。

2014年,辉瑞的疫苗业务也迎来了急需的增长。辉瑞公司采取了行动,可望在2015年从该领域获得更多的增长。肺炎球菌Prevnar 13用于65岁及以上年龄的成年人群,该药获得了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关键部门——免疫实践顾问委员会的积极推荐,加强了公司的市场主导地位。辉瑞以6.35亿美元的价格购买了百特公司(Baxter)已经推向市场的组合疫苗产品,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通过了乙脑疫苗Trumenba的审批,这些也都为公司的销售额带来了一些增长。


赛诺菲公司董事会主席色基·温伯格(Serge Weinberg)

第五名:赛诺菲公司

2014年营业收入:337.7亿欧元(430.7亿美元)
2013年营业收入:329.51亿欧元(420.8亿美元)


看一看赛诺菲公司2014年的财务报表,就可以了解到该公司去年没有明显的大起大落,其中的数据跟几年来一直呈现出来的情况很相似。自从2010年开始,公司的销售额就徘徊在324亿欧元至349亿欧元之间,而2014年的337.7亿欧元正好处于这一范围的中间位置。每股收益3.30欧元,既不像2012年(每股收益3.68欧元)时那么高,也不像2013年(每股收益2.77欧元)那么低。

一款一款的产品在阵容上看起来也没有什么两样。抗糖尿病的重磅药物来得时(Lantus)又一次赢得了最高销售额,目前专利到期的抗凝血剂波立维(Plavix) 和 依诺肝素(Lovenox),以及公司旗下的生物技术单位健赞公司(Genzyme)治疗罕见疾病和抗多发性硬化症的药物,也都为公司助一臂之力。保健消费品的业务增加了,这是这家法国公司一直期待的,一款突出的产品就是非索非那定(Allegra),该药的销售增加了三分之一,达到3.5亿欧元。

尽管有这些数字支撑,但是赛诺菲公司在美国也遇到到了麻烦。在美国,赛诺菲公司不得不就自己的糖尿病业务努力跟支付单位进行协商,而协商还要赶在2015年某些重磅药品推出之前,其中包括最新通过审批的Toujeo,这款药可望在四月份推出。负责北美运营的安妮·惠特克(Anne Whitaker)突然辞职,加盟到辛塔制药公司( Synta Pharmaceuticals),出任执行总裁。糖尿病业务本身经历了彻底变革。


默沙东执行总裁肯尼斯·弗雷泽(Kenneth Frazier)

第六名:默沙东

2014年营业收入:422.37亿美元
2013年营业收入:440.33亿美元


2009年,默沙东公司以411亿美元的价格并购了合作公司先灵葆雅(Schering-Plough)。在那之后的几年里,联合起来的公司出现了营业收入增长强劲的态势。2009年,默沙东公司自己的营业收入仅有274亿美元。相比之下,2011年的销售猛增到480亿美元。但是从那时之后,默沙东公司的销售开始逐年下降,去年降到422亿美元,比高峰期那一年降低了12%。制药业务的销售额下降了4%,降至360.42亿美元。据预测,下一年的营业收入仍将再次下降。

2012年,这家总部位于新泽西州的公司失去了抗哮喘药物顺尔宁(Singulair)的专利保护,然后就开始走下坡路。在四个星期之内,这款年销售曾达30多亿美元的重磅药品急转直下,销售额下降了90%,令人吃惊。本想能够起到救援的作用的药物,结果研发失败,使默克公司雪上加霜。这一切造成了大量的成本耗费,而且致使公司一直在大规模减员——这是一项针对8,500个岗位的重组活动,可望到今年年底节约25亿美元。

默沙东公司执行总裁肯尼斯·弗雷泽已经在执行一项计划:减少公司的业务,将注意力集中在疫苗、免疫学、新兴市场、糖尿病药物和医院急诊上,以此来扭转营业收入下滑的局面。为此,弗雷泽去年将默克公司的保健消费品部门以142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拜耳公司,然后实施了几项他认为可以带来增长的并购行动。
 

葛兰素史克公司执行总裁安德鲁·威蒂(Andrew Witty)

第七名:葛兰素史克公司

2014年营业收入:$379.6亿美元
2013年营业收入:$416.1亿美元


对于葛兰素史克公司来说,2014年并不是收入颇丰的一年。成熟的重磅药品舒利迭(Advair)面临着竞争和支付问题,这使该药的销售额发生了大幅度下降。结果,该公司在美国的药品和疫苗营业额下降了10%,降至49.8亿英镑。在新兴市场、日本市场和公司艾滋病毒业务部ViiV Healthcare等几方面的增长不能弥补上述损失,整体营业额下降了3%。

葛兰素史克公司的确看到了其他产品的一些绩优表现:抗黑色素瘤的两款药品——达拉菲尼(Tafinlar)和曲美替尼(Mekinist)的推出,支撑了销售稳定的帕唑帕尼(Votrient)和艾曲波帕(Promacta),随之公司的抗肿瘤系列产品在美国的销售额飙升了41%,达到5.09亿英镑。

问题是,这些抗癌药物目前已经正式易主。截止到3月初,公司的抗癌药品成为诺华公司的组合产品,为葛兰素史克公司换来了主体疫苗业务部。

此次交易使葛兰素史克公司在世界疫苗行业占据了排头兵的位置,这家制药巨头希望该交易能够帮助弥补2014年疫苗业务整体销售所出现的1%的降幅。疫苗销售在日本骤降14%——日本停止推荐人乳头瘤病毒(HPV)疫苗,为卉妍康(Cervarix)的销售带来了损失,对别处的销售也带来了负面影响。

未完待续……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