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纪委肃清医生收入链条,为什么只是“一厢情愿”
纪委巡察试图解决医生收入不透明问题,但只有先进行根因分析,才有可能让医生工资绩效与业务收入真正脱钩。 
2015-9-21 15:17:09
0
孟庆远

本文转载自健康界


近日,豫北地区各市纪委巡察组对医疗机构“套取新农合资金”、“药品及耗材回扣”及“医生工资奖金与业务收入挂钩”三项违规违纪问题开始巡察,让医疗机构自查并汇报结果。

实事求是讲,上述三种问题不仅被社会关注与担心,也是医改难题。尤其是后者,涉及面更广,困难更大。笔者认为,仅凭纪检只能打击或削减歪风势头,而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据了解,豫北地区基层医院目前均已联网对新农合住院医疗消费进行严格监管,医疗科室与收费、药房、合管办、住院部联网,病人从住院开始到出院全是网络化管理,报销时主治医师、村医及合管办监管员签字和日常监管,不得缺项,且报销直接输入住院号结算,仅此一次,避免人为造假可能,材料数据均可通过网络查悉。因此,基本上不存在新农合资金被套取现象。目前全省还没有联网,部分医疗机构仅有可能通过“挂床”增加医保支付。至于“药品与一次性耗材回扣”,几率更小,因为目前全省药品及一次性耗材集中招标挂网采挂,加上基药占药品总数比例和药占比指标限制,一定程度上制约和降低了“药品与一次性耗材回扣”,特别是“不准二次改价”将“回扣”推向省药品集中招标采购部门,如量价挂钩“回扣”,而巡察组只通过监查医疗机构基药比例和某一品种药品进购量及异常销量就可能了解到药品及一次性耗材是否存在回扣。

笔者认为,让巡察为难的是查处“医生工资奖金与业务收入挂钩”问题,因为它直接涉及医疗消费者的支付量,又与医院的发展运营及医生生活直接关联,它影响制约甚至抵抗医改的进行。

诸多医疗机构的自查汇报均是同一句话,“医生工资奖金与收入不挂钩”,而实际真是如此吗?

医院医生的收入来源及分配办法,一直是医改十分重视但又非常棘手的问题。近年来,政府为此出台诸多政策进行尝试,但结果都以失败告终。医生(包括所有一线医务人员)工资奖金不管是明是暗,都与收入牵连,因为没有充足的财政来支付医生的工资奖金;即便是有部分补贴,如差额补贴、零加价补贴及个别基建资金等,但与医疗机构的正常总体支付比例过小,例如某县财政对县医院的在编人员差额补贴只有全院职工工资的8%,药品零加价补贴只有应补资金的4%,根本无法保证医院的正常运营和维持医生生活;加上“二次议价”被取消,医院不得不在医疗创收上做文章,这就出现过度医疗,通过降低住院门口,增加住院病人量,增加大型医疗检查,延长住院日等,来增加业务收入,发放职工工资奖金。其中,激励便成为一种可靠有力的措施,于是将医生职工的工资奖金与业务收入直接挂钩。

也有医疗机构在自查汇报中说医生工资奖金来源于绩效考核分配,但有业内人士透露,许多医院的“工资奖金绩效考核实施方案”其实是一纸空文,“绩效考核”工资不到医生个人总收入的10%,业务收入仍是暗箱操作中的决定性分配指标。

目前医界对钟南山院士提出的医生工资由政府财政负担反响巨大,持反对意见者认为,这样可能降低医生工作积极性,影响医疗水平的提高,出现推诿病人现象。另外,医生需要社会提高职业尊严,其中必须体现高性价服务的收入,也有部分地区基层开始取消了“收支”两条线管理,而实际上这均和医生工资奖金与收入挂钩有一定的关系。

政府医改将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列为近期重点工作,即便是实行量次挂钩,也不能彻底割断医生与收入的关系。

因此笔者认为,巡察是想发现并查处医疗行业不正之风,尤其是对社会民众关注担心、影响医改进行、增加“看病贵”可能的“医生工资奖金与收入挂钩”进行严格查处,斩断医疗与业务的利益“链条”,方向目标均可以理解赞成。但是,关键是目前还没有能彻底斩断医院医疗医生与收入利益链体制改革难题。

问题肤浅可察,巡察的同时,需要首先寻找解决处理导致这些问题存在出现的的根源,如果光靠对医院医生与收入挂钩进行查处,治标不治本,只能削减“医生工资奖金与收入挂钩”给社会带来的不良现象,而无法彻底永远斩断二者的利益链,“看病难看病贵”将继续存在,公立医院回归公益行仍步履艰难,巡察目的难以实现。

E药脸谱网
分享: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