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FG大骗局
耽误治疗时机,巧取患者钱财,被数十家医院采用的“脑神经递质检测仪”(EFG)及后续疗法,比无效更坏。 
2014-9-22 13:22:57
0
E药脸谱



9月,开学的季节。本应读大学一年级的小雷(化名),无缘大学生活,从呼和浩特来到北京,求治“双相情感障碍”。这是一种难治性精神疾病,以躁狂和忧郁交替发作为主要特征。

在此之前,他已经在北京德胜门中医院治疗了一年多。那是2012年下半年,小雷的父亲觉得儿子“精神状态出了点问题”,决定到北京治病。在网上稍做查询,他便被一路“导航”到北京德胜门中医院。

小雷的父亲告诉财新记者,之所以选择德胜门中医院,是因为那里的医生告诉他,“中医可以去根”;还有,德胜门中医院有一款诊疗仪器——脑神经递质检测仪(EFG,Encephalofluctuo graph),疗效非常神奇。

据德胜门中医院宣传,这款仪器“通过了美国药监局和中国药监局的权威认证,成功申请美国、日本、欧盟多项专利,是世界精神病学会(World Psychiatric Association)指定的精神疾病检测设备,也是中国精神疾病专家委员会指定的精神疾病检测诊断设备”。

小雷一家顿生信心。进了德胜门中医院,医生没有过多询问病情,即用EFG对小雷的头部进行无创检测,生成一张“脑涨落分析报告”,检测出九种脑神经递质的数值。医生告诉小雷的父亲,这些数值证明小雷的脑神经递质出了问题。医生据此为小雷制订了治疗方案,“高的数值要调低,低的要调高”,并暗示可以根治。

接下来的治疗非常昂贵。2013年1月至7月,小雷在德胜门中医院治疗总共花费近20万元,不过病情并没有好转,反而愈加严重。父亲回忆:“治疗没有什么效果。狂躁的时候,六亲不认,打人;打我们的同时,要自杀,就去撞墙。”

2013年7月的一天,小雷闹着要吃安眠药自杀。父母流泪劝阻,狂躁的小雷用铁铲砍伤了母亲,又在父亲头上砍了一道十几厘米的口子。至今小雷父亲头皮上长长的伤痕仍清晰可见。

无奈的父亲转而将小雷带到北京安定医院求治。这是一所三级甲等精神卫生专科医院,也是国内精神疾病诊断与治疗的重要研究机构之一。

首诊时,他向安定医院的医生叙述了神经递质检测仪的事情。接诊的医生委婉地告诉他,不能断定EFG无效,但北京安定医院从未使用过这类仪器;他只是从广告上听说过这款仪器;而且,这一两年,在北京一些民营医院接受过EFG诊疗、没有任何效果,不得不转到北京安定医院治疗的病人,越来越多。

“我首诊的这些病人中,有接近三成做过EFG检测。白花了钱不说,病都被耽误了。”这位有着20余年临床经验的精神科专家一声长叹。

EFG神话

打开EFG官方网站(http://www.efgedu.net/),赫然可见一条标语:“重塑精神世界,共创美好人生”。网站的基调以蓝色和白色为主,乍一看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世界卫生组织的官网。

然而,在EFG官网上,找不到任何创办组织的信息。

根据网站的介绍,EFG脑神经递质检测仪和EFG脑神经递质免疫再生疗法,是“由世界精神病学协会(WPA)、亚洲睡眠研究会(ASRS)、抑郁症防治国际委员会(PTD)、中国精神障碍疾病预防协会等9家国际重点医疗机构及192位资深专家,经过多年科研,成功研发出的针对失眠、抑郁等精神疾病的最有效治疗成果”;该仪器能“无创定量检测GABA(γ-氨基丁酸)、Glu(谷氨酸)、Ach(乙酰胆碱)、NE(去甲肾上腺素)、5-HT(5-羟色胺)、DA(多巴胺)六种中枢神经递质”,且这项技术“经过美国药监局FDA、中国药监局SFDA和欧洲CE的权威认证,已成功申请中国、美国、日本、欧盟等发明专利”。

从生物医学技术发展历程看,不能说无创检测神经递质毫无依据。应该说,如果有一款仪器能够直接测量大脑神经递质,那么将对精神疾病的诊断和治疗提供极大帮助,是精神疾病患者的福音。

现在医学能够证明,人的精神疾病和大脑内神经递质的浓度有相关性。何为神经递质?简单地说,人脑中的神经细胞之间传递信息时,前一个脑细胞的神经末梢会释放出化学物质,其使命是载着信息,跨越细胞间隙,像邮差一样把信息传递下去。这类化学物质,就叫神经递质。

医学专家告诉财新记者,大脑的神经递质最主要的是三种:5-HT、去甲肾上腺素和多巴胺。这三种神经递质,功能不完全一样。比如,5-HT掌管情感、欲望、意志;去甲肾上腺素提供生命动力;多巴胺传递快乐。如果这三种神经递质失去平衡,神经元接收到的信号就会减弱或改变,人体就会出现失眠、焦虑、强迫、抑郁、恐惧等症状,表现为抑郁症、双相情感障碍、精神分裂症,以及其他神经精神疾病。

但是,目前现代医学仅能从经验推测出精神疾病和神经递质失衡有相关性,还不能准确认定患者的大脑中到底缺乏哪一种神经递质。原因是,一来目前神经递质的最准确测量手段是通过开颅获取脑脊液,二来神经递质的种类很多,交互作用机制十分复杂,与精神疾病的精确关系还在探索中。

然而,从市场的角度,有需要就有可能。患者需要便捷的检测手段和永不复发的承诺,医院则需要获取最大利润。EFG就此“应运而生”。它自称可以无创检验出患者是否缺乏神经递质、缺乏哪一种神经递质,从而对症下药。假如真能如此,由EFG书写治疗精神疾病的神话,就完全是可行的。

财新记者在百度百科键入“脑神经递质检测仪”,该词条宣称,EFG可以“为精神疾病专家提供科学、精准的检查结果”;“在专家们的科学的指导下,治疗3至7天病情明显好转,一个月内头痛、失眠、抑郁症、心理障碍等症状基本恢复正常”。

在百度搜索引擎中键入“EFG脑神经递质检测仪”,全国各地宣传使用该仪器的医院信息铺天盖地。这些医院对EFG疗效的宣传,并不完全相同——有的宣称可以治疗失眠、神经衰弱、抑郁症、焦虑症、精神分裂症,有的可以用于治疗更年期综合症、自闭症、帕金森综合症、儿童抽动症、多动症等,不一而足。

相同的是,这些网站的设计相似,且这些医院瞄准的都属于致病机理有待探索、短时间内难以根治的精神疾病。网站上有着关于EFG神奇疗效的大面积宣传,并不时弹出“免费在线咨询”“预约专家”窗口。

听起来很美妙。问题是:这一切是真的吗?

一个患者的检测

在德胜门中医院四楼一个偏僻的角落,财新记者遇到了21岁的山西忻州女大学生小琴(化名)。

小琴在两年前出现幻听症状,性情大变,过去乖巧的她变得狂躁不已,经常失眠,乱摔东西。在山西多处求医不愈,小琴的父亲在网上简单搜索后,德胜门中医院的宣传信息给他们带来希望。登录对话框后,“医生”很热情地为他们安排了预约,一家人便从山西来到北京。

小琴的父亲告诉财新记者,简单问诊后,医生便让小琴做个脑神经递质的检测。单次检测十分钟,收费680元。

小琴回忆说,这种脑神经递质检测是无创的,只在头皮上粘上一些导线,过了十来分钟,机器就打出一张报告,上书“脑涨落分析报告”。

小琴的父亲向财新记者出示了这份报告。上面列出的数据,比EFG官网的测试项目多了三项,分别是“兴奋递质3”“兴奋递质6”和“抑制递质13”。

报告结论称:小琴“GABA、Glu相对功率下降。大脑兴奋抑制功能失调”。

医生瞥了一眼数据,就给小琴制订了几万元钱一个疗程的治疗方案。

检测期间,小琴的母亲说近来更年期,身体也有不适。护士建议说:“既然你大老远来了,你也检测一下。”

财新记者在线咨询德胜门中医院的客服,问及EFG治疗抑郁症、睡眠障碍的疗效,对方回答:“你尽管放心,我院每天面对的很多患者都有这样的情况,只要能够按照我院专家的治疗方法积极地配合治疗是可以康复的。经过我们多年的临床经验,治愈率达到98%。”

通过殷勤的网上服务,财新记者一路绿灯,挂到了专家号。就诊时,财新记者告诉医生,近来感到压力很大,情绪有些低落。医生便询问:“主动性低吗?”“兴趣低?”“自卑吗?”“很痛苦?”

随后,这位医生便建议财新记者做EFG检测;财新记者继续提问,医生拒绝作答,理由是“只有做了检测才能确定治疗方案”。

“医院印钞机”

EFG官网宣称,“检查精确度可达到97.3%以上”;而EFG脑神经递质免疫再生疗法使用的药剂,“采用现代生物基因技术,结合百余种名贵中药提取浓缩精制成,服用后易吸收,见效快,疗效是普通的30倍以上,不含任何激素,无依赖性,无毒副作用和不良反应,对 心、肝、肾等重要器官均无损害。”

不仅如此,EFG治疗还可以“打通大脑经络”,“愈后不反弹”。

要搞清EFG疗效如何,不是容易的事情;但其检测费用昂贵,一望可知。

不同的医院,价格略有不同。德胜门中医院每次检测收680元。财新记者以买家身份咨询EFG脑神经递质检测仪销售代表时,他给出的收费建议是每次150元。

这位销售代表是深圳康立高科技有限公司的田先生。他介绍,EFG脑神经递质检测仪又称脑涨落图仪,一般和超低频经颅磁治疗仪(一种用于精神类疾病治疗的物理仪器,经颅磁已经在临床使用)配套销售。脑涨落图仪的成交金额在80万元左右,超经颅磁刺激仪在78万元左右,一套一般在160万元左右。“我们上市两年多,现在都已经卖了600多套了。”

除EFG官网授权的10家医院,网上至少还有20余家医院的网站,宣称使用EFG脑神经递质检测仪。其中,北京地区有北京德胜门中医院、北京国济中医医院等八家医院。

在此之外,根据深圳康立高科技有限公司提供的推介材料,其客户名单还包括全国40家医院、精神卫生中心。

田先生告诉财新记者,“它(脑涨落图仪)的效益是非常高的。很多院长私底下跟我们说,你们给我们送来了印钞机,既解决了临床需要,医院的效益也都提上来了。”

财新记者在德胜门中医院发现,前来精神科问诊的病人,都被要求进行EFG检测。从上午9时30分到10时30分,先后有5名患者进入EFG检测室。据此大致推算,一天大约有35个人接受检测,仅仅检测收益便是23800元。如果按照80万元的仪器进价算,医院用一个多月的时间就能收回成本。

基于EFG检测结果而生的治疗方案,则产生更为庞大的治疗费用。

财新记者发现,前述EFG官网除了介绍EFG脑神经递质检测仪,还有大量的篇幅介绍配套EFG脑神经递质免疫再生疗法。这种“标本兼治、无毒副作用”疗法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EFG脑神经递质检测仪检测,10分钟查出精神疾病深层病因;第二阶段,ECT、脑循环综合治疗仪、氧疗仪等物理治疗+中西医平衡调理(中主西辅);第三阶段,心理疏导及康复调理期。

如此看来,以EFG检测为龙头,有一条连环生财之道:先做EFG检测;检测收费仅是起步;之后医生根据检测报告制订的物理治疗、推拿针灸以及服用的中药,才是大头所在。

小琴做完EFG检测后,医生诊断她患了“精神障碍”,需要中药和物理治疗。药物包括六盒补脑丸和五盒礞石滚痰片,共计1250元;另外还安排了两个中药疗程,每个疗程2000元;此外再做几次以十多天为一个疗程的物理治疗,一个疗程1万多元。预计这一套治疗做完,小琴要付出近5万元。

在小琴面诊的同时,在门外候诊的小董也拿着类似的报告,只不过他的报告叫做“脑细胞损害评估检测报告”。他说这是花费800元在另外一家医院用同样的仪器做的。两家医院的检测虽然名目不同,但检测项目甚至连参考值都完全一样。

小董拿出他的报告单对医生说:“我这个检测(EFG)已经做过了,我是过来开药的。”他29岁,在北京一间餐馆打工,已经花掉了几万元,可病依旧不见好转,“太难治了”。

EFG科学吗?

上述诊疗过程的起点就是EFG检测报告,随后的一切治疗方案都据此制订,看似科学。可事实呢?

EFG全称Encephalofluctuograph。很多医院的官网或者网络广告上,都把这个词断成了“Encephal of luctuograph”,其实不知所云,英文中根本没有“luctuograph”这个词汇。从词根的角度看,这个词的断法或许是“Encephalo-fluctuo-graph”, “encephalo”意为“大脑”,“fluctuo”意指“波动”,“graph”则是“图像”。

这款只有简称的仪器,在商业上却很成功。仅康立一家销售EFG设备的公司,就自称两年卖出600多套。

康立公司给财新记者提供的发明专利证书,注明该发明是一种“脑电涨落信号分析设备”,专利权人是“广州可夫医疗科技有限公司”。推介材料中还有相关文献,介绍脑涨落图仪的实验。实验所使用的脑涨落图仪的生产厂商,是“北京舒普生公司”。广州可夫医疗科技有限公司和北京舒普生公司拥有一个共同的法人代表——徐建兰,他也是该专利的发明人之一。

推介书使用的论文提到,“徐建兰,1998年首都医科大学毕业,硕士生,工程师,主要从事神经科学研究”。

徐建兰的家人以健康为由,没有接受财新记者对徐建兰的采访要求。

费用高昂,但如果疗效神奇,对患者仍然是福音。问题是:EFG是否科学?是否有效?

财新记者把EFG相关资料发给国内一位脑电图专家,他表示,从测量原理上看,EFG很像神经精神科普遍使用的脑电图设备。它能够探求脑电涨落变化和神经递质之间的关系,本身是很有价值的。不过,用它来检测神经递质并用于临床,目前还不着边际。

在康立提供的推介书中,我们看到专利发明人徐建兰的一篇科学论文,名为《大鼠脑内多巴胺水平与脑电11mHz超慢波谱系功率的相关性》,于2009年发表在《中国组织工程研究与临床康复》上。论文探索的问题就是EFG所宣称的脑涨落指标和多巴胺(神经递质之一)的关系。文章结论是两者之间存在一定关系,还有待进一步探索。至于EFG检测结果中提及的其他神经递质,尚没有文献支持。

北京安定医院代表着国内精神科学和治疗的一流水平,该院精神科主治医师西英俊明确告诉财新记者:北京安定医院从未使用过EFG检测仪,也从未考虑过在未来投入使用。

他发现,近两年很多患者转到德胜门中医院去,做脑神经递质检查,开了一堆药,“花了不少钱,没什么疗效。”

对于EFG检测结果,西英俊明确地说:“我根本不看。”在他看来,“一个没有经过科学实践证实的、也没有国内外教科书明确阐明原理的检查,推广到临床上,是不负责任的。它可能会误导患者,做出错误的判断。”


前述接诊小雷的北京安定医院主治医师也表示,他从来不看患者提供的EFG检测。“EFG报告毫无意义,没有任何参考价值。”

这位医生给财新记者解释说,EFG自称通过检测神经递质来判断精神疾病,但实际上,脑神经递质都是相互作用的,非常深奥复杂,“绝对不是EFG脑外传递10分钟就能测出来的。”靠脑外接收器,用导线接到头皮上就测量出数据,“目前不可能。”

而且,即便测量出真实的数据,“也无法表达抑郁程度和临床的关系,对于临床也没有任何意义。”他说。

对于EFG的神乎其神的宣传,这位医生不无讽刺地说:“连精神分裂症他们也敢做,很能耐。”

对于小雷病情的发展,他感到无奈。他告诉财新记者,就诊时间对于精神病患者非常重要。早期及时的药物治疗对损害的神经细胞有一定的修复作用,但如小雷那样,耽误了一年,错过了最佳治疗期,或病情的反复发作,都可能导致脑神经细胞受损的不可逆性。

武汉市精神卫生中心主任医师汪涛(化名),曾经在网上撰文质疑EFG的疗效。他指出:“国内所有的正规精神病医院,都没有使用脑神经递质检测仪”;他在文章中写道:“我要诚恳地告诫广大病人和家属,在精神病的病因还未完全清楚之前,任何媒体宣传的治疗精神病可以几天见效、彻底断根、没有任何副作用之类的大话、假话,都是骗人的。”

采访中,汪涛就EFG的主要疑点,对财新记者作了细致分析:

首先,神经递质的精确检测,必须抽取脑脊髓液才有分析意义,物理方法很难测出真实数据;

其次,精神疾病的神经递质改变,还只是科学假说。也就是说,不能确定神经递质和精神疾病治疗的必然关系;

第三,即使找到了神经递质和精神疾病有直接对应关系,但由于神经递质在不同脑区的含量可能不同,同时这种含量还会随着脑功能不断变化,就算测定出一个时点、一个脑区的神经递质,也是没有意义的。

“无创性测定人脑内神经递质含量,仍然是对科学界的巨大挑战。”汪医生最后强调,精神疾病的生物性指标并不可靠,目前更多还是靠医生的经验判断,“我们也希望有一种无创检测的手段,但目前还只是美好设想。”

那么,测量报告上,那些花花绿绿的曲线,还有一堆复杂的数据是怎么回事?财新记者采访过多位脑科学研究者,他们也不理解,猜测说:“可能是数据库自动生成的;也可能是根据简单的线性对应关系换算出来的。”

“高大上”外衣

几乎所有使用EFG的医院,在院方网站上进行宣传时,还会根据EFG官网的版本进行符合自身特色的发挥,但都以“美国FDA等权威机构认证”开头。

汪涛医生去年在美国参加精神病学年会,“那么多国际专家在一起,国际上也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脑神经递质检测仪。”

北京安定医院西英俊医生也对财新记者确认,“国内外权威期刊和经典的、被认可的教科书上,都没有EFG这些东西。”

浙江大学神经生物学专业教授、博士生导师包爱民不无讽刺说:“这听上去应该是我们一直在等待着的机器!没想到它这么快就诞生了!瑞典斯德哥尔摩的诺贝尔奖委员会也应该对此很兴奋才是?”

“但是,”包爱民话锋一转,“根据我的认识,目前还没有任何一家严肃认真的SCI杂志,曾经发表过任何一篇有关这种仪器的科学论文。”

包爱民教授一直致力于神经性疾病、精神性疾病以及内分泌疾病症状与体征的神经内分泌学发病机制研究,研究课题聚焦抑郁症、帕金森氏病、精神分裂症以及在这些疾病症状中人脑的性别差异。

论及精神类疾病的诊断,包爱民说:“目前精神疾病的诊断基本是依靠患者的主诉加症状和体征,去对比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DSM)标准而做出,其缺陷在于缺乏客观指标,容易出现医师意见不统一等困境。”因此,科学家正致力于攻克这个难关,“我们在期待弄明白神经递质变化的规律,但这将是一个长期的、艰难的过程。”

台湾、美国等地一些专家,也对EFG检测仪表示怀疑。

台湾精神医学泰斗、有着几十年精神医学研究和临床经验的陆汝斌教授告诉财新记者,神经保护及神经再生的确是近十年来非常热门的题目,“但有关神经再生研究近年来碰到一些瓶颈。因为脑部的神经再生仅限于局部区域,且再生的神经细胞若不能长在原来作用的位置,有时候会与原来的神经细胞相互抑制。”

对于EFG宣传中提到的六种中枢神经传递物质,陆汝斌说:“目前已知的这六大神经元系统可能只占整个脑中神经传递物质的5%-10%,还有太多的东西至今未知。”

陆汝斌明确表示:“在国际上尚未听说有同时可检测GABA、Glu、Ach、NE、5-HT、DA六大神经传递物质,又能治疗这些物质的EFG工具。”

哈佛大学博士、美国麻省注册心理咨询师Bill Tsang,有着在香港和美国20多年的抑郁症治疗临床经验。提到EFG检测,Bill表示,“从来没有听说过”。对于财新记者在德胜门中医院就诊时医生问的问题,Bill评价说:“很不专业。临床心理学家或精神科医生不会这样提问。”



财新记者注意到,EFG官网在“授权医师”一栏,有几个“外国专家”。一位是“Beers”,任职“世卫组织医院专家”;一位是“Make Li”,任职“世界精神病学会首席专家”。经过核实,上述两家机构根本没有叫这两个名字的专家。

据财新记者查询,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和世界精神病学会也从未认证或推荐过EFG检测仪。

谁在使用EFG?

在EFG脑神经递质检测仪的官网上,记者看到10家授权医院,分别是天津华山医院、杭州京都医院、武警辽宁省总队医院、成都京西失眠抑郁症研究院、黑龙江边防总队医院、广州军区机关医院、郑州金水中医院、南京空军机关医院、北京德胜门中医院和上海新科医院。

据财新记者不完全统计,仅在北京,就至少有北京德胜门中医院、北京国济中医医院、北京永安中医儿童医院、北京军颐中医院、北京金童中医医院、北京国奥心理医院、北京军海医院、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三医院这八家医院在使用EFG检测。

此外,在EFG生产厂家康立提供的推介材料中,财新记者另外发现一份包含40家医院的用户名单,其上印有“商业机密,妥善保存”的字样。用户名单中不乏三甲医院。

经财新记者电话求证,在名单上的三甲医院中,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心理卫生中心、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精神科、山东省立医院东院睡眠科以及湖南省脑科医院精神科等确实曾使用脑神经递质检测仪,用于研究和辅助诊断。而同在这个客户名单上的中南大学湘雅二院、三院以及广东省人民医院,则表示“没有”或者“没听过”。

除去EFG官网授权的10家医院以及康立客户名单上的40家医院,财新记者用“EFG”“脑神经递质检测仪”“脑涨落图仪”为关键字在谷歌进行搜索,发现至少还有20余家医院在宣传使用脑神经递质检测仪。

监管者谁?

在EFG官网中,称EFG“已成功申请PCT国际、中国、美国、日本、欧盟等发明专利”。

财新记者根据深圳康立销售代表提供的发明专利证书,在国家知识产权局的专利检索与查询系统,确实查到了专利“脑电涨落分析设备”,发明人是周卫平、徐建兰和刘恩红。这种脑电涨落分析设备,同样获得了美国的发明专利证书,名称为“Method and apparatus for brain wave fluctuations analysis”。通过在美国专利发明网进行核实,该专利存在。

专利代表专业吗?一位前国家专利局工作人员告诉财新记者:“国人总认为专利二字带有光环,其实申请一个专利很容易,专利并不代表可靠或者专业。”

财新记者曾致电国家知识产权局,得到的回应是,只要这个发明专利符合创造性、新颖性和实用性三个特性,符合审批所要求的法律法规,就会予以颁发发明专利证书。至于社会产业化部分,产品的效果、质量则不归他们管,“归国家质检总局等其他部门管。”

EFG官网和各家医院的宣传中,还提到EFG技术“经过严格的美国药监局FDA、中国药监局SFDA和欧洲CE的权威认证”。经查,美国FDA和欧洲CE并没有对其进行过认证。同样,财新记者在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的医疗器械数据查询中,以“EFG”或“脑神经递质”为关键字搜索,均无查询结果。

财新记者又以“脑涨落”为关键字,搜到两条“脑涨落图仪”的信息。注册号分别是“国食药监械(准)字2012第3211043号”,生产单位是深圳康立高科技有限公司;以及“国食药监械(准)字2014第3210879号”,生产单位是北京市老同仁光电技术中心。

在食药总局官网上,两款注册产品的适用范围几乎一样:“用于抑郁症发病机理的研究和探讨、抑郁症的疗效辅助评估,仅限成人使用。”描述中丝毫没有提及“神经递质检测”,或者“可用于检测脑神经递质”等字样。

财新记者连番致电、致函药监局,想要核准“脑涨落图仪”的原始注册材料和核准范围,以及是否可用于“脑神经递质检测”。至发稿前,终于等到了药监局的回复。

关于深圳市康立高科技有限公司的脑涨落图仪的“检测项目和依据”,药监局回复称,“该产品目前没有相应的国家标准和行业标准”。

药监局的回复还说,产品的主要作用是“通过分析脑电信号的超慢信号,提供大脑内神经递质功能指标……为相应疾病的诊断和疗效评估提供辅助信息”。

而关于“临床效果”,药监局的回复提到,“该产品仅针对抑郁症患者开展临床试验”,而适用范围规范为“抑郁症发病机理的研究和探讨、抑郁症的疗效辅助评估,仅限成人使用”。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财新记者,即使按回复所说,可以做临床实验,仍旧涉及两个重要问题:EFG是否超范围使用?临床资料是否做假?

“应请药监局公开临床试验单位、负责人、数据。”这位知情人建议。

移花接木背后

检索有关EFG的正规信息,可以发现对其使用范围的描述,均有“辅助”二字。这意味着,不能单独依靠EFG检测报告进行诊断,更不能据此制订治疗方案。事实上,对于精神疾病的诊断,有一套完整的流程。

财新记者还注意到,所有专利材料均称其为“脑涨落图仪”;而在实际销售过程中,生产商则愿意将其描述为“脑涨落图仪(脑神经递质检测仪)”;最终在基层医院使用时,院方则直接对患者声称,这是“神经递质检测仪”。

与这一系列移花接木相伴随的是适用范围和功效的逐级夸大。一款探索型发明创新演变为有效治愈众多精神疾病的神器,检测费用自然比单纯的脑电图高出不少;更重要的是,这能迎合患者对治愈的急切心理,使其心甘情愿地掉入医疗“神话”背后的昂贵陷阱。

在百度上搜索“北京 抑郁症”,排在前面的几个搜索结果,都是使用EFG的医院。

财新记者接触的前来德胜门中医院治疗的患者,无一例外,都是先在百度上搜索,然后被引导至此。

小雷的病友小维19岁,是家中独女。出现双相情感障碍症状后,也在德胜门中医院进行了治疗,花费数十万元。最后病情恶化,情绪完全失控,狂躁不已,在家殴打父母。小维的母亲对财新记者哽咽说,不愿回忆女儿在德胜门中医院就医的经历,“太痛苦了。”

有关神经递质检测仪的广告目前还在随时随地出现。财新记者曾偶然发现,在距离德胜门中医院还有数公里的北京北土城环岛路口,就有“德胜门中医院”的指示牌,每天引导着大量精神疾病患者前往接受EFG诊疗。

“脑神经递质检测仪”的网络小广告,更是无孔不入,在许多网页的广告位置或弹出窗口都可轻易找到。“3至7天病情明显好转”“一个月内头痛、失眠、抑郁症、心理障碍等症状基本恢复正常”“治愈率达到98%”等字眼,给那些深陷痛苦中的病友及家属带来希望。

等待他们的,是更大的失望,甚至绝望。

本文转载自财新《新世纪》

E药脸谱网
分享: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