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七成香港高考“状元”偏爱医科?
香港考试及评核局秘书长唐创时向媒体透露,2015年,香港有11名应届考生在4科核心科目和3科选修科考获最高分5**,荣登“状元”。 
2015-7-27 14:49:20
0
E药脸谱

本文转载自澎湃新闻

 


七成高考“状元”有意愿报读医科,不过,是在香港特区。


7月15日,等同于内地高考的香港“中学文凭考试”(DSE)发榜。香港考试及评核局秘书长唐创时向媒体透露,2015年,香港有11名应届考生在4科核心科目和3科选修科考获最高分5**,荣登“状元”。据报道,11名状元在发榜同日受访时有超过2/3表示有意报读医科,香港大学和香港中文大学的医科成为热门专业。


而在此前,内地各省市的高考状元们也陆续择定专业,医学赫然被贴上“冷门专业”标签,在医疗环境、医患关系紧张的大背景下,这引发了高素质医学人才难以为继的担忧,香港医学专业魅力何在,能让状元们前赴后继地成为杏林传人?


医、商两科最受香港状元亲睐


香港中学文凭考试是应香港“三三四”高中教育改革,由香港考试及评核局于2012年开始举办的公开考试,相当于内地的高考。


香港考生必须报考四个核心科目(中文、英文、数学及通识教育)及两到三个选修科目,成绩从高到低划分为5个等级,从高到低分别为5-1分,其中,前10%成绩最优异的考生可获5**级,成绩次佳的30%可获5*级。


香港考评局介绍,今年有74131名考生报考文凭试,2.4万名考生本达到本地学士学位课程基本入学要求(即“33222”),占考生人数40.3% ,与去年持平。


其中,11位考生获得7科5**的成绩成为“状元”,在放榜当日的采访中,逾六成“状元”表示了报读医学的愿望。


事实上,香港“状元”热衷于医学专业并非2015年特例。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相关负责人向澎湃新闻介绍,2014年的文凭试中,12人获7科5**全优成绩,5人升入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就读。


香港媒体大公网2014年8月报道,香港本地各院校医科均最受文凭试尖子生青睐,除5名7科5**学生选报港大内外全科医学士,香港中文大学录取的5科5**成绩或以上的考生,也是主要入读医学(环球医学领袖培训专修)、医学、药剂学等医科专业。


2012年,首届文凭试诞生的5名7科5**状元全数入读港大,其中两名入读医科。


另外,中国校友会网发布的2000-2010年香港高考“最优状元”就读专业调查中,医学专业有6名状元就读位居第二。这一时期,共有17名高考状元选择就读工商管理、会计学和环球商业等经济类专业,约占状元总数的37.78%,高居榜首;法律和新闻专业各有5人,并列第三。


商、医两科作为热门学科,一直是香港高分考生的首选,按比例计算,近年来就读医科的状元学生人数基本呈上升趋势。


香港中文大学方面介绍,从近年大学的联招收生情况来看,中大收生成绩最高的课程、专修范围除了医学专业,还包括环球商业学和计量金融学及风险管理学等。其他学科如中文系、音乐系等,也曾取录文凭试六科或七科5**尖子。


内地理科状元学医竟成“爆冷”


此前,在2015年内地高考分数陆续出炉后,各省区状元们的选择亦成为关注焦点,在江苏,理科最高分考生蒋婧煜立志学医,最终成功加入清华医学实验班的消息,浓缩为“理科状元爆冷学医”一句被制为标题。“爆冷”现象让不少医务工作者感慨万千,祝福有之,更多的是对行业的担忧。


同样据中国校友会网发布2000-2010年内地“高考状元”就读专业调查,选择了经济管理专业就读的状元约占总数的40.87%,遥遥领先其它专业,位居第二的是数理化基础类专业,电子信息类、生命科学类、法学、计算机类、土木建筑、自动化、外语类、中文专业紧随其后。


在内地,学医状元的人数甚至未入前十。


虽然内地与香港的中学培养方式、本科入学考试内容不尽相同,但两地“状元”们的择业差异,仍让不少人对内地医学的未来抱有隐忧。


在北大医学部副教授王岳看来,两地高考状元的选择有一定的代表性,通过这一群体的选择,可以看出学生群体的价值倾向、人生和职业规划的方向。


广东省卫计委巡视员廖新波认同王岳的观点:“香港地区的状元倾向于填报医科,因为在整个社会来说,医生这个职业受人尊敬、收入较高并且工作稳定,愿意去学的都是考生中的佼佼者。即使不这样横向比较,单就大陆地区纵向比较也能看出一些问题。在往年,特别是大陆恢复高考后的几年,报考医科的都是高分人群,都是最顶尖的学生才报考医科的。”


作为一门以生命为研究对象的学科,不论中外,医学教育均被视为“精英教育”。北京协和医学院校长、中国科学院院士曾益新曾在2012年对媒体说,现在医生面临的问题和社会对医生的要求,注定医生必须有较高的素质,医学教育就是精英教育,也必须是精英教育。


“精英”无疑是一个见仁见智的概念,拿到高分的考生就是精英?


“其实,与其说是精英教育,不如说在这些地区形成了一种精英教育的环境”。廖新波坦言,高分是否意味着精英,还要看今后培养出来的成果,“只能说有些专业,成绩好的才能进入,成绩不好的,根本没有机会。”


成绩好只是医学生入门第一步


2014年7月12日,香港媒体报道称,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院长梁卓伟曾介绍,2014年该院收生平均分为38.5分,最低也有36分,即6科5*。医学院所收157名学生,六科考达42分满分的有六人,40分以上的则有44人,占学生总人数近三成。


李嘉诚医学院的大一学生马国鸣是香港2014年的文凭试状元之一,他告诉澎湃新闻,自己立志学医有两个原因,一是特别喜欢生物,学医能延续他的兴趣;另一个就是为了理想,“我自小的梦想就是帮助有需要的人,而我觉得医生是一个特别的行业,你可以直接帮助最有需要的人,不单单是治他们的病,还能提供有效的心理辅导,我选这个学科也是受到香港SARS的影响,医护人员的勇敢给我很大的启发,所以跟随他们的步伐。”


马国鸣的亲友无一从事医护行业,父母在得知儿子对医学感兴趣的时候,特意收集资料让他更了解医生的风险和故事,“他们也说,这个行业是很辛苦的,你要花很多时间读书、工作,没有什么空余的时间,他们给我的建议是希望我想清楚,但是当我立定志向要当医生后,他们给了我无比的支持。”


港大医学院介绍,除了优秀的学业成绩外,医学院一直强调同情心、关心社会及为大众服务的热诚对医科生的学习和训练的意义,并期望培育学生“视病犹亲”。


据香港媒体报道,港大医学院院长梁卓伟就曾提醒学生,不要因为成绩好便读医,应了解自己兴趣及目标是否适合当医生。在升学讲座中,院方经常强调,有志入读医学院的学生应具备上述素质。


在大学一年的通识课程学习后,马国鸣谈及对医生的新看法:“医生不单单是读好书,了解身体知识,去做手术打针。要当一个好的医生,还有懂得和病人沟通,安慰他们,安抚他们,这是对我最大的启发。”


实际上,不管是内地还是香港,和其他专业相比,医学生的培养都尤为严苛,不仅周期长,而且成本高。香港《苹果日报》曾报道,香港医科生培养每年成本近60万港元。若以医科课程共五年,其中一年需前往医院实习计算,培训一名医科生所需成本达300万港元。


但在取得行医资格后,医生稳定的薪水也是其他行业所艳羡的,根据此前香港《明报》公布的一份数据显示,香港公立医院副顾问医生月薪平均8万港元起,顾问医生则月薪介于10万至18万港元,这还不包括各类津贴。


面对两地高考状元的反差,中山大学附属第六医院综合病区主任在其微博@谢汝石医生 上呼吁:“医生要体面,还是先靠政府!如果我们公立医院的医生已经保证有8到17万的月薪,那么医学院还会招不到好学生吗?”


香港和内地的两类医疗土壤


中国医师协会2015年5月发布的《中国医师执业状况白皮书》显示,2014年65.9%的被调查医师对自己的收入不满意,其中选择“很不满意”的比例为19.1%。


内地三甲医院医护人员收入高,年轻医生、基层医生收入低已成为共识。两地状元的选择为何有如此大的差异,王岳认为与现今整个社会比较功利的氛围有关系:“人们当下的幸福感来源于经济的基础和物质的保障,当物质基础得到保障后,人们会发现幸福来自于对社会的贡献,特别是对别人的帮助。现在医学的使命已经从治病救人转变为帮助。”


广东省卫计委巡视员廖新波介绍,目前中国内地医生的收入来源存在这样四个部分,“第一个是基本工资,这一块非常低。第二块就是奖金收入,是医院以科室为单位的收减支结余的奖励,属于创收所得。这个创收就是尽可能多地增加收入,而这部分在其他国家是不存在的。因为医院不是生产线,也不是卖产品,医院是根据病人的情况来合适的用药和治疗。所以医生的奖金如果是这样构成的话,那么医生的主观愿望或者是医院的要求就会有所变化。”


除了基本工资和创收所得外,有些地方还存在不合法的红包、回扣等“灰色收入”。


王岳坦言,医院现在的畸形发展,焦点在于每个医生的付出和创收是否挂钩,医生一边高负荷的投入,同时可能又在做一些他们不该做的事情,这就使得医院文化的社会环境被破坏了。


香港的医疗体制则和内地不同,香港的医疗体系分为公营和私营两大系统,香港公营医疗系统由公立医院和旗下的政府诊所组成,由医管局统一管理,财政补贴占公立医院收入的92%;公立医院医生的工资也是固定的,不管开多少药都是固定薪水,药物采购也由医管局统一完成,保证公立医院的非营利性和公立性。如果发生医疗纠纷,病人可向医院的管理层、医管总部、第三方的公共投诉委员会投诉。


据《医师报》介绍,作为沿用英联邦制的医疗体系,香港医疗服务的特色及服务理念也称作港式医疗,国际上都享有良好的口碑。


实际上,香港医疗也面对着公立医院门诊预约时间太长的问题,看病10分钟、预约要等上几个月到几年不等。私营医院虽然方便快捷,但费用与公立医院相比又十分高昂。


正在读医学院大一的马国鸣对香港的医疗体制也有自己的思考,“从长远来说,政府医院和私人医院要取得平衡,有的政府医院病人应该分流到私立的医院,减轻政府医院的负担。医生可以花多一点点时间给病人,来给病人提供更好的医疗服务。香港现在医学生的数目是在增加的,但供需问题还是需要平衡。”


医学招生还看行业改革


医疗行业的健康发展免除了医学生从业的后顾之忧,在香港状元们的择业意愿曝出后,广东省卫计委巡视员廖新波在微博上感叹:“对比我们,医生靠什么获得那并不体面的‘高’收入?”


相比美国和香港特区等地,中国内地医生的收入并没有达到一个“社会认可”的标准,和频繁发生的暴力伤医事件一样,收入也是影响学生报考医科积极性的原因之一。


中国内地新一轮医改自2009年启动,至今已逾6年。7月20日 ,《中国医改发展报告2009—2014》在北京发布,《报告》认为,医改进展总体良好,改革成效正在逐步显现。但目前政策难以调动医务人员的积极性,亟待建立符合医疗卫生行业特点且能充分体现医务人员价值的人事薪酬制度,这也是医改面临的主要挑战和问题之一。


北大医学部副教授王岳认为,突破口在公立医院实行收支两条线,以及三甲医院取消门诊。


“就像大学一样,所有的收入都上交,之后政府再拨回来。医生不需要为自己的收入担心。三甲医院取消门诊,就是因为病人分流不合理。要让医院逐级转诊上来。基层医院的病例太少,也无法有实际能力的提升。还有就是首诊时间的延长。这样也能减少医患之间的纠纷。”据公开报道,上海、深圳等地,均已在酝酿三甲医院试行取消普通门诊的制度。


廖新波则认为,突破口在于医生收入订立的标准问题,怎样去“支”是一个大问题。


前香港医管局主席胡定旭在2011年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医改是一个过程,不能一蹴而就。在他看来,政府投入和“管办分开”是现在内地医疗必须面对的重要问题,只有投入加大了,医院脱离政府架构,才能更好地理顺医疗体制。


多位受访专家均表示,缺少了荣誉感和责任感,社会环境不利于考生选择当医生,只有行业的风气整顿好,招生才能不用再愁。


王岳认为医学院的招生应该强调自主招生,尤其应该强调面试,将更多的道德素质纳入评价考量。


“这些年比较高分的学生多选择了金融经济等专业,但是我觉得可能会有一个慢慢的回归,现在整个大陆有一个对于幸福感的重新思考,对职业规划和职业梦想也有一个重新定位,我是比较乐观的,因为这是一个必然的过程。香港医学教育的现在,是我们的未来。”王岳说。

E药脸谱网
分享: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