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药神》上映之际,看印度医疗旅游市场前景如何?
据陆勇事件已经过去3年,近日,以陆勇为原型的电影《我不是药神》即将在各大院线上映,评论不一。支持者认为影片拍出了特殊群体的生活状态,是中国版的《达拉斯买家俱乐部》,不满者则认为把沉重的话题拍得过于娱乐化。 
2018-7-7 22:56:15
0
杨昕媛


据陆勇事件已经过去3年,近日,以陆勇为原型的电影《我不是药神》即将在各大院线上映,评论不一。支持者认为影片拍出了特殊群体的生活状态,是中国版的《达拉斯买家俱乐部》,不满者则认为把沉重的话题拍得过于娱乐化。

 

而在电影上映之前,不妨先来看看随着陆勇案而被更多人了解的印度医疗旅游市场,相关入局者如何切入?流程如何打通?如何克服种种困难以及未来潜力究竟如何?

 

最近几年,跨境医疗市场正在迅猛扩增。据美国斯坦福研究所报告显示,2017年全球医疗旅游收入规模将达到6785亿美元,而中国将是世界医疗旅游的主要客源国。另一份统计数据显示,在中国跨境医疗群体中,重症治疗占比最高。

 

印度因受国家保护的强仿政策和高质量的制药工艺,国内天价的肿瘤药、丙肝药等的价格对患者有极大的吸引力,也因此催生出印度医疗旅游这个大市场。在国内,华印医疗、360健康、康安途是主要的试水方,三者的业务模式也各有不同。

 

康安途注册于2014年,药学博士出身的创始人杨晨从医学翻译和科普起步,逐渐过渡到陪同患者赴印度、孟加拉等地就医,为患者提供就医咨询、病例翻译、对接印度医疗资源等服务。

 

据杨晨介绍,其初次去印度考察是在2014年中,彼时印度医院国际患者部已经形成规模,患者来自沙特阿拉伯等国家,但还没有来自中国的患者,中国赴印医疗市场尚是一片空白。杨晨与几位医学、药学出身的博士从医学科普网站起步,专业学术的知识开始逐渐吸引到越来越多的患者。患者最多的时候是在2015年,每个月都有2~3批患者出发去印度,最多的每批有30人左右患者。

 

康安途不直接提供购药服务,而是作为中间方连接患者和印度医院,治疗方案、购药等后续流程都按照印度医院的正常流程来走。但康安途会事先完成筛选工作,包括医院筛选、与医院合作的药厂方筛选等。这就需要康安途在医院打通一系列医疗资源。

 

首先要克服的困难是中印双方检验结果互认问题。“中国患者希望买完药就回去,而印度医院方总希望患者在医院多花些钱。”杨晨介绍。后来,杨晨绕过国际患者部,直接与医生挨个面谈,从医生开始逐渐打通了印度医疗资源,包括医院、药厂、药房、供应商这一整个链条都有稳定的合作。

 

打通全部链条的好处在于能为赴印度的患者提供流畅快速的就医服务,最大程度控制突发状况,同时也能控制药厂货源,保证药品质量。最让杨晨印象深刻的一次情况是,由于医院登记错误,把8位患者的信息登记成4位,按正常流程,需要的药品是无法及时按量供应的,而患者在印度停留的时间并不长。最后得益于康安途与药厂的合作关系以及诚恳态度,问题才得以解决。类似的突发状况并不少,杨晨认为只有足够深入的合作关系才能保证较好的就医体验。

 

随着进一步发展,康安途目前的业务覆盖肿瘤治疗、肿瘤早筛、丙肝、乙肝、手术、HPV疫苗等领域,但肿瘤和丙肝依然是主要的营收来源,占80%以上。

 

在赴印医疗过程中,风险控制是需要重点关注的板块,如处理药物不良反应、提高患者依从性等问题。要想拿下跨境医疗这块蛋糕,服务、信息更新、经验一样都不能少。

 

近期,国内关于抗癌药的好消息不断传来。620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再次确定加快已上市境外上市新药审批、落实抗癌药降价措施,并已出台具体细则。新药可及性问题的解决正在中国进入一个新的高潮。

 

在这样的趋势推动下,跨境医疗市场将何去何从?以药价吸引患者的印度,依然会是跨境就医的一大市场吗?

 

可以肯定的是,跨境就医人数依然在上升。杨晨告诉E药经理人,康安途的客户人数仍然在稳定上升,但随着跨境就医入局者增多,以及个人地下代购产业链越来越成熟,客单价和利润都在下降。杨晨也开始考虑业务转型,目前康安途正在积极布局资源,向医疗器械出海业务转型。


E药脸谱网
分享: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