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职场御姐做不了好妈妈?潘斌:女人别抱怨
面对工作和生活的重担,潘斌坦然接受,不放大,也不怨尤。 
2015-3-12 20:42:37
0
李秀娟 支维墉

本文节选自《中欧商业评论》,略有删减


默沙东中国女掌门潘斌,身材高挑,打扮入时,健康的小麦色皮肤,爽朗略带坚毅。儿时随父母从中国大陆移民美国,30岁不到就成为跨国公司高管,40岁不到成为默沙东全球高级副总裁。同时她有一个幸福家庭,是三个女儿的母亲。面对工作和生活的重担,她坦然接受,不放大,也不怨尤,很有点“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的气度。

在与中欧国际工商管理学院李秀娟教授访谈中,潘斌详述女性如何突破事业上的心理“天花板”,怎样在事业的关键阶段实现自我转型,以及如何在工作与生活中取得平衡。她看不惯女人以“柔弱的受害者”自居,或者以“心情不好”等娇嗔理由推诿工作。“女人别抱怨”,这是潘斌的忠告。

“三八节”刚刚过去,小编特别把这篇好文与默家粉丝、特别是女生们一起分享。


潘斌语录

? 抱怨之前,先检讨自己

? 我常常把自己比喻成自来水龙头,必须能够收放自如

? 团队大了,就必须顾虑团队的想法,要采用完全不同的操作方法,有时候你必须慢下来。

? 许多所谓的女强人,把女人的一面隐藏得严严实实,这很愚蠢。有时候女人细致的一面更有用。

无须刻意强调“女性领导力”

问:中国的妇女参工率是全世界最高的,但女性高管的比例却很低。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我想“男主外,女主内”的传统思想还在起作用。成功女性的榜样(role model)其实也不多,导致人们一听到女性领导者,就想到她很“男人”。你怎么看?

潘斌:女人首先要突破自己心里那层隐形的“天花板”。很多人常常说:由于种种原因,我不能往前走,我不得不放弃事业等等。但我从不觉得因为我们是女人,就需要得到特殊照顾。我们需要的是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因此,我不认为要特别强调所谓“女性领导力”,因为你越强调,潜意识里越会认为女人和男人是不一样的。

中国人在美国公司的高管层少之又少,更何况是中国女人。通常大家看我都觉得很神秘,都在纳闷:你是怎么做到的?我必须为这件事情“祛魅”。其实没那么神秘,也没那么复杂,就是心态放正,首先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同事慢慢认可你了,机会也会越来越多。我不是非常聪明,也不是特别能干,但就是埋头苦干。相信这对任何人的职业成长都是必需的,没有捷径可走。对年轻女性我常常说,你要有个梦想、愿景,但你还是要脚踏实地,不能走捷径,没那么多捷径给你走。当然,这个过程中挑战也很多,但绝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惊天动地。

所以,女性在抱怨之前,先检讨自己。千万不要有“被害人”(victim)心态,在一开始你就必须做好选择,想清楚自己是谁,到底想要什么。如果你的梦想是做总裁,那就埋头苦干,发奋努力;如果你只想追求快乐和轻松的人生,那就好好快乐,别想着还要在事业上获得成功。这些目标不可兼得。人生就是一个选择,想清楚自己要什么最重要。

收放自如才能平衡

问:我知道你是三个女儿的母亲,我能想象这需要多么强的平衡能力,因为我也是三个男孩的妈妈,非常忙碌。谈谈你是如何做好事业和家庭的平衡?

潘斌:女性高管因为事业而出现家庭的问题,这个是世界普遍的问题。我在美国的高层管理团队,十个人中有四位女性。三个未婚单身,一个结婚了但没有孩子。我觉得自己之所以能够做到平衡,主要是一种心态,一种将周围的人视作合作伙伴(parternship)的心态。我和我的团队是合作伙伴,和丈夫也是。我因为工作关系从美国来到中国,我丈夫和三个孩子也跟着一起过来,他们很支持我。


女性必须有勇气去面对工作与生活的冲突。什么叫做勇气?今天公司有个重要会议,而同时我女儿在学校有个表演,她练了几个月,很希望我去看。这时候我必须选择,而任何选择都是要有勇气的。我从不会永远选择去看孩子表演。我会问公司,这个会没有我行不行?我不参加会不会被炒掉?然后,在家里问同样的问题:我不去看她表演,今天晚上能不能跟她解释?两害相权取其轻。


我常常把自己比喻成自来水龙头,必须能够收放自如,要是不行的话,我一定会短命!和孩子相处的时间再紧迫,我也要抽出时间陪她们。晚上到家就把工作的事情放下,和孩子、丈夫在一起,就算半个小时、一个小时,也是家庭时间。等她们睡觉,我再继续工作。尽管很难,但我必须这样去平衡。


也有真的很烦的时候,什么也想不进去。我会很坦率地对老公和女儿们说:去找你们的事情做,我要一下午的时间安静地呆着。一个人看看书,听听音乐,或者喝杯酒。我觉得你必须勇敢去面对自己的痛苦。有时候我们会硬撑下去,尤其是女性韧劲更足,结果把自己弄得真的很累,对家人和团队也都不好。所以,该说“我需要自己的时间”时,我会跟家人说。

心口合一是种境界

问:我觉得你是一个非常率真的人,心口合一,而且想得比较明白。这种直来直去、不拐弯抹角的风格是怎样形成的?性格的因素更多,还是后天的因素更多?

潘斌:我七岁就随家移民到美国。移民都有一个思维模式——一切都来之不易。身在异地,周遭陌生,有一种感觉叫“生存”(survival),你必须生存下去。我到美国的时候英文很差,还记得在上小学的时候,全班都是老外,唯独我一个中国女孩。孩子有时候是非常残酷的,因为他们还没学会大人式的礼貌。在这种情况中,我在成长中变得坚强,不自艾自怜。我那个时候就跟班里的孩子们说:我英文不好,但我可以教你中文。他们问中文是什么?我很骄傲地告诉大家,它是另外一个遥远地方的语言,同学们觉得很好奇,就想了解更多。不管身在国外还是在中国,我永远是一个中国人,就必须为中国人争口气。我常常说男人能够做得到的事,女人也可以;外国人能做的事情,中国人也能做,或许可以做得更好。

后来,我渐渐认识到了自己最大的优点和竞争优势,一是肯埋头苦干,二是有非常健康的心态,所以我能够这么坦诚。这一路走来,生存压力是首要的动力,其次就是必须对自己非常了解。做每一件事情的时候,明确目标,然后踏踏实实地去干,充分地利用自己的资源优势,再弥补短处。这个过程,不需要伪装,不需要违心。

慢下来 慢下来

问:你的职业生涯中有没有经历过重大的转型?在一些关键的节点是如何做选择的?

潘斌:我是工程师出身,做事情非常高速、追求效率,达成效果的能力很强,管理团队比较直接。当我走到高级总监这个位置的时候,团队变得庞大,下面管的人大多数是年纪比我大、有些学历比我更高的老外,有些人或许有点看不起中国人,或许有点看不起女人……某个时段,突然有很多针对我的负面反馈,我被攻击了。

那是一个痛苦的认知过程,我必须做出选择,是去配合还是抗争?经过一些日子的反思和挣扎,我决定慢下来。一个我最为信任的同事和我说了一句话,对我触动很大。他说:“潘,你要慢下来。一个小时的会议,其实在5分钟你已经得到你所需要的信息并做出结论了,而我们还在追你,尝试了解你的想法,我们赶不上。”

我开始反思自己。以前我做的更多偏技术方面的管理,管的是小团队,我可以走直路,追求效率和结果。团队大了,就必须顾及团队的想法,要采用完全不同的管理方法,我必须慢下来。回想起来,如果自己当时没有静下心来反思,我走不到今天。对我而言,那是一个转折点,从只关注个人的绩效和结果到成长为一个真正的领导者。

我常常和大家说,你再能干、再厉害,都不能去代替时间。有些经验你必须要时间来沉淀和累积。有些事情你可以去跨越,可以比别人走得快,但有些事情你跨越不了。所以从团队、从同事身上去学习,去弥补自己的不足,丰富自己的职业经验,这非常重要。

分寸感和大智慧

问:竞争环境中总是会有人扭曲你、打压你、否定你,在这种情况下,很多人就被击倒了。刚才你也提到自己遭受打击的事情。如何在打击下始终保持你的健康心态?

潘斌:我天生是一个很有骨气和傲气的人,不服输;也是天生乐观派。所以再大的事情发生,我都是往好处去想;而且先检讨自己,有什么可以改进或做得更好的地方。有时候感觉真的很糟糕,但转念一想,我有一个非常好的团队,有三个健康的孩子,有一个快乐的家庭,已经很幸福了。这世界上比我痛苦的人多的是!

“人之初,性本善”,我相信这个世界上很少有坏人,绝大部分人的处世方法和心态都是学来的。所以,打击我的事情如果发生了,我从不首先就认定这是针对我的。就算真的是针对我,我都说服自己先反思自己的问题,这样我就有勇气去面对一切。事实上,当你被攻击或遇到挑战的时候,如果把所有的精力放在回应这个攻击上面,攻击效应会越来越大;而如果你把大部分的精力去看到好的方面,或者想着如何扭转的时候,攻击效应会越来越小,甚至可以把整个事情化攻击为改善的良机。

我赞同,公司应该在人力资源政策上为女性提供更为公平的机会和通道,让她们能够兼顾到家庭责任,为她们的职业发展护航。

可是有一句话我还得讲:女性也得负责任,不能滥用(abuse)。我常常见许多女性滥用自己的性别优势。比如动不动说:“我今天心情不好……”然后推诿工作。这很不好,也会连累其他女性。女性要学会把握分寸,要有大智慧。有的时候你要是觉得可以占便宜,就可能因小失大。

有一点我必须坦诚地说:当女同事跟男同事有同样的行为时,往往大家会夸大,比如会认为她要求太高、太得理不饶人,等等。这些敏感点你要放在脑中,无时无刻不去调整自己。不要觉得不公平,因为相比男人,女人也有自己的竞争优势:我们温柔,我们细心。许多所谓的“女强人”,把女人的一面隐藏得严严实实,这很愚蠢。有时候女性的一面更有用。比如你很细心,男高管观察不到的事情,你心中都有数。我也曾经因为奶奶过世而不加掩饰地在老板面前嚎啕痛哭。这些感性的行为,老板可以理解,甚至会因为你的真性情和对家人的感情而更加欣赏你。

因此,不要抱怨不公平,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公平。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