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百时美施贵宝中国大裁员
裁员,是大家都不乐见的状况,却也是商业公司运营的权利,但是合理合法的裁员才能使得对于公司声誉、员工的伤害减到最低,BMS中国裁员事件走进了法律诉讼的阶段。外企在中国新医改的背景下,降价潮来袭,以价格换市场,促成外企调整战略布局,缩减成本,而这可能是裁员潮的最重要原因。 
2015-4-17 16:28:47
0



4月15日下午,王女士(化名)收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结果:她的律师通知她,BMS中国不服劳动仲裁结果,已在上海闵行区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定于5月19日正式开庭。

2014年底,王女士在BMS中国裁员大潮中被公司裁员了。此后,她提出劳动仲裁,仲裁结果判定BMS所呈证据不足以证明其裁掉该员工,因此做出“建议恢复劳动关系”的决定。

这不是孤例。据E药脸谱网了解,在多地提起劳动仲裁的前BMS中国员工均收到法院传票,在劳动仲裁中败诉的BMS均已提起上诉(BMS中国区分为百时美施贵宝中国和中美上海施贵宝两家分支,均有大规模裁员,以下统称为BMS中国)

裁员,是大家都不乐见的状况,却也是商业公司运营的权利,但是合理合法的裁员才能使得对于公司声誉、员工的伤害减到最低,BMS中国裁员事件走进了让双方都不愉快的法律诉讼的阶段。

2014年底,E药脸谱网独家报道了BMS中国涉及达千人的裁员事宜,此后据记者深度调查,BMS中国此番裁员历时已经一年多,多轮裁员几乎涉及BMS中国区所有的事业部:糖尿病事业部、销售支持部门、肝病事业部、肿瘤事业部、心血管事业部、OTC事业部等等,据不完全统计裁员人数近1000人。

纵观在中国发展的跨国制药企业,还从未见过任何一家在中国市场有如此大规模的裁员。可类比的是,在3月初引发多地抗议的GSK中国裁员事件,那一轮GSK裁员人数为110人。

E药脸谱网记者试图通过调查回答两问:为什么裁员?裁员如何进行的,被裁掉的都是些什么人?在多方调查后,我们对于裁员人数、原因等主要问题求证于BMS中国,但是截止发稿时间,未能获得正式的回复。

跨国药企从上世纪80年代进入中国市场,经过了多个发展阶段,整体而言中国市场在各家跨国药企的全球版图中占据越来越重要的位置是公认的事实。不过,每个时期都会有新的动态,近年来,中国市场新医改是整个市场的关键词,招标带量采购、药价谈判机制,以价格换市场,降价潮来袭,已经是不得不适应的现实。这样的背景下,类似BMS这样的公司调整自身在中国的战略布局,大幅缩减运营成本,瘦身以面对变局,这可能是裁员潮的最重要原因。

一问:为什么?

跨国制药企业为了节省运营成本,在全球的裁员浪潮此起彼伏,不独BMS一家,但是在新兴市场中国,这样大规模的裁员仍是少见。为何裁?声音有很多,大致可以分为三种说法。

第一种说法,合规。GSK事件爆发以后,跨国药企的合规风险骤然曝露于中国市场。那些跨国药企的大佬们认为,GSK事件让所有跨国药企重新反思“一切为了销售"这一商业策略。BMS全球对于中国市场的合规风险也格外重视。

就是在2013年底,BMS中国刚刚完成其40%的大幅增员计划。“BMS全球总部日益严格的合规要求,彼时中国区团队的一些做法无法适应。总部可能觉得中国区做法有些激进。“据一位2014年被裁的肝病事业部销售总监介绍,在2014年年初,他就已经开始陆续收到来自公司内部关于裁员的邮件指示。

2014年,BMS中国区总裁换人。

图:BMS中国前总裁彭振科(左)、现任总裁林泰慷(右)

另外一位2015年1月被裁的心血管事业部地区经理给予了佐证,2015年1月,他接到直属领导指示:”从2015年开始,所有交际性费用一律不再予以报销。“

第二种说法,转型。BMS现在正在从传统的制药企业转型成为生物制药企业,因此由架构调整带来的裁员在所难免。据一位此番被裁的大区经理介绍, 2013年底BMS完成与阿斯利康有关糖尿病业务的交接,只留下格华止一个产品给BMS糖尿病事业部。彼时,该事务部共有近700人,但截至到2015年糖尿病事业部只剩下180人左右。而格华止的销售也将在2016年底完全交于默克雪兰诺。这也是BMS官方在此前与E药脸谱网邮件沟通时承认的一个主要原因。

第三种,为裁员而裁员,通过裁员降低运营成本。销售人员在带来销售业绩的同时,也是企业运营中产生费用的大头。裁员是一个企业运营过程中可以使用的手段,谁也不能据此做道德审判,但是如果是没有合理赔偿的裁员,那就势必引起激烈反弹。

行业内通行的裁员赔偿是N+4,N代表服务年限(例如服务5年的员工,可以获得5+4个月的薪水作为补偿);而更大的争议来自服务十年以上的员工,他们和BMS有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关系,离职所获得赔偿是更大的一笔数目。这使得为了与员工和平的达成裁员协议,对于企业来说代价高昂。

据一位专职从事劳动仲裁的律师向记者介绍:以“合规问题“解除劳动关系对于企业而言是降低裁员费用的一种有效手段。

二问:怎么裁的?


据E药脸谱网了解,BMS此次裁员自2013年年底始,至今仍有陆续的裁员动作:

最初,是从糖尿病事业部开始的。2013年底,BMS糖尿病业务完成与阿斯利康交接。5名大区经理离开BMS加入阿斯利康。截止2015年,糖尿病事业部由当时的600人左右减少到180人左右。10个大区缩减为5个。这部分的人员离开比较平和,大部分加入了新公司。

接着,针对非销售、支持类岗位,BMS陆续开始裁撤。

最重要的裁员来自肝病事业部。博路定(恩替卡韦片)于2005年全球首次上市,仅仅7个月后,博路定在2005年11月份在中国被批准上市,是在中国市场最快过年销售额十亿的产品。它既是现在中国市场上最重要的乙肝治疗药物,也是BMS中国的销售支柱。

据上述肝病事业部销售总监介绍,2013年BMS大幅增加的人员主要是加入了肝病事业部,截止到2013年底,肝病事业部人数多达1050人。在2014年6月份以后,他开始不断收到来自公司SFE(销售队伍效力)部门领导有关根据不同区域销售贡献率进行人员裁撤的邮件。肝病事业部由13个大区缩减为7个。经过2014年一系列的裁撤,该事业部人员只剩下不到500人。

据E药脸谱网采访,其它事业部,如OTC、肿瘤等均在
其他小规模、不同频次的人员缩减
中不断缩减编制。

主管肿瘤事业部的公司副总裁在2014年6月辞职。随后,11月份,4个大区的大区经理全部被裁,每个大区下属的地区经理也有不同数量裁撤。占BMS肿瘤事业部大头的实体瘤业务被裁人员近四分之一。心血管事业部全国6个大区,在2014年底至2015年1月份期间,北区和西北区均有裁撤。OTC事业部,2013年年底裁员40多,2014年9月裁员10多人,2015年3月裁员30多。该事务部3个大区并未设置大区经理,只设置了3个地区经理,而截止2015年,3个地区经理,1人合同到期未续签,其他2人在2014年11月时均被裁掉。

2014年9月,120人左右被待岗(以销售代表为主,理由是业务重组,给与基本工资,无实际工作,允许员工另寻他路。)

2014年11月,50多人(以高层管理岗位为主,其中涉及全国销售总监、大区经理、地区经理、市场经理等,理由是存在不合规行为,建议员工自动离职,否则单方面解除劳动关系。)

2015年1月和3月,又有销售类岗位人员被裁撤。

据了解,BMS此次裁员中,除2014年11月份所采取的手段比较激进以外,其他均较为温和。有通过协商解除劳动关系的,也有合同到期不再续签和试用期到期不予转正的。


一位被裁撤的地区经理告诉记者:“10年前,初到BMS时被告知公司的一个宗旨是为股东的最大利益服务,我以为我听懂了,但10年后我才真的懂了。他也是2014年11月份被裁掉的那一批管理层中的一员。

而这部分被以合规之名裁撤掉的中高层职业经理们采取了不同于GSK人的另外一条路,他们选择了劳动仲裁,开始了自己的维权之路。他们的故事是怎样的?他们这几个月又经历了什么?E药脸谱网持续关注中

……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