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呦呦获诺贝尔奖——看业界大佬们如何评说
2015年10月5日,瑞典卡洛琳斯卡医学院宣布,将2015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授予三个人。其中,美国科学家威廉·C·坎贝尔(William C. Campbell)、日本科学家大村智(Satoshi ōmura)主要是发现治疗蛔虫感染的新疗法,而中国药学家屠呦呦则是表彰其对抗疟疾的开创性疗法。 
2015-10-8 16:44:52
0



谈到屠呦呦,不能回避的问题包括“青蒿素到底姓中姓西”、“诺奖应该属于个人还是集体”以及“‘三无’科学家获诺奖是否反讽中国两院院士体制”等等。E药经理人不准备长篇大论,先列举几个观点供小伙伴们愉快地聊天。



这奖到底是不是颁给传统中医药?


李克强:屠呦呦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是中国科技繁荣进步的体现,是中医药对人类健康事业作出巨大贡献的体现,充分展现了我国综合国力和国际影响力的不断提升。希望广大科研人员认真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积极推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瞄准科技前沿,奋力攻克难题,为推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和加快创新型国家建设作出新的更大贡献。


诺奖委员会:值得一提的是,我们并非将本届诺贝尔奖授予传统医学。我们将奖项授予收到传统医学启发并有能力将其变成新药惠及全球的研究者。这是本届奖项的意义。所以,你可以说受到传统医学的启发,但传统医学不是颁奖的对象。


诺奖属于个人还是集体?



【背景】青蒿素的发现缘起于全国性抗疟研究计划“523任务”。这是一个大规模合作项目,除屠呦呦外,很多人参与并作出重要贡献,包括“523任务”组织者,也包括云南的罗泽渊,山东的魏振兴,广东的李国桥,北京的李鹏飞、梁丽,上海的吴照华、周维善和吴毓林等。屠呦呦研究小组的钟裕蓉、余亚纲、倪慕云也有重要贡献。解放军战士、农民是早期临床疗效的志愿者,而那时志愿的程序不同于现在。

 

屠呦呦:“这不是我一个人的荣誉,是中国全体科学家的荣誉,大家一起研究了几十年,能够获奖不意外。”

 

饶毅:根据我们对青蒿素发现历史的分析,虽然有很多争论,但无异议的是:1)屠呦呦提出用乙醚提取,对于发现青蒿的抗疟作用和进一步研究青蒿都很关键;2)具体分离纯化青蒿素的钟裕容,是屠呦呦研究小组的成员;3)其他提取到青蒿素的小组是在会议上得知屠呦呦小组发现青蒿粗提物高效抗疟作用以后进行的,获得纯化分子也晚于钟裕容。集中于一点:屠呦呦在青蒿素的发现过程中起了关键作用。


屠呦呦应不应该当院士?


香港大学教授金冬燕:屠对发现青蒿素有重大贡献,瑕不掩瑜,还是值得充分肯定的。但屠有其科学局限性有其人格缺陷,对此也应直言不讳。我个人认为,屠当时落选主要有三个原因。第一,屠在发现青蒿素过程中的关键性贡献有一定争议,由屠一人将此发现整碗端去确有不妥,而更要命的是屠本人自我介绍也确是言过其实。第二,屠无论在北京或各地同行中特别是当年从事青蒿素研究的同事中声誉不高,得不到有力的支持。第三,屠试图通过行政权力施压受到反弹。


《中国科学院院士章程》第四条院士的标准和条件:在科学技术领域做出系统的、创造性的成就和重大贡献,热爱祖国,学风正派,具有中国国籍的研究员、教授或同等职称的学者、专家(含居住在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和台湾省以及侨居他国的中国籍学者、专家),可被推荐并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

 

图:2011年屠呦呦获得拉斯克奖


好了,回顾当前热议的话题之后,我们一起听听业界大佬如何看待屠呦呦获诺奖。


人福医药董事长王学海

 

看到网上大家瞬间从不同角度的解读和引申,特别是院士选拨制度和中药发展的意见,我想说几个事实:1,屠教授获奖的成果,是四十年前,也即是中国文革期间的成果。这次的获奖不代表中国的科研水平经过30多年的改革开放,目前已经达到了世界领先。2,青蒿素的发现,是个政治任务,是举国体制下集体协作的结果,屠教授是其中最杰出的代表,但不是她个人的自主发明,她自己也承认,这也是她最伟大之处。3,中国的院士制度是有很多问题,但屠教授这个例子不典型,据我不全面的了解,屠教授在青蒿素后的这40年里,没看到有新的重要成果。4,青蒿素和中药有关系,但关系不大,是植物提取物,并不是我们说的中药。5,青蒿素虽然是中国的发明,但没有形成中国的产业。70年代没有申请专利,后来军事医学科学院的复方蒿甲醚专利,又在1994年转让给了瑞士诺华公司,让它垄断了全球市场,现在还在制约着中国的青蒿素种植和提取产业。6,我们要学习屠教授等前辈的献身精神,自立自强,真正地提升中国的生物医药科技水平!


上海通用药业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军平

 

目前全球重症疟疾的首选治疗药物是桂林南药刘旭发明的青蒿琥酯注射剂,该品种在2010年通过了WHO-PQ认证,目前是世卫和公立基金采购的最主要抗疟疾药物之一。青蒿琥酯的发明是青蒿素之后的重要成果之一,也是中国对世界抗疟疾的重要贡献之一。应该是2010年八月份前后,屠教授通过SFDA张伟司长找到复星,希望合作开发双氢青蒿素增加适应症。当时是复星技术中心傅院长和我一起到屠教授办公室首谈合作的。办公室15平米左右,有点乱,感觉就像是高校教研室。屠教授人很直率,也很平和,很朴实的一个老知识分子。我离开桂林南药时项目还在洽谈,很可惜后来合作没谈成,原因不清楚。


昆明制药总裁袁平东

 

其实昆药和军科院一起卖给诺华的复方蒿甲谜片才是销量冠军。


华立集团董事局主席汪力成(昆明制药控股股东)

 

今天听到这个消息,一方面我很高兴,为中国人终于获得这份迟来的肯定感到骄傲,但更多的是压抑,一个世界公认的中国人的发明和创造成果,在原料的源头上中国有绝对控制优势的产业链,居然仍然还是市场廉价原料的供应国,至多是制剂产品市场的配角和补充,这不得不令人感到悲哀啊!这些年来如果中国政府能理直气壮地在世卫组织中真正支持我们,能以国家行为来扶植规范青蒿素行业,能及时阻止行业中的那些搅局者、我们自己能更努力、高效地执行战略,今天的中国在全球抗疟药市场应该不是这样的地位。

 

诺华中国总裁徐海英

 

希望昆药或其它国内企业同道的制剂生产线早日成熟并通过认证,诺华一定乐见其成并大力支持!

 

苏州晶云首席执行官陈敏华

 

淹没在大家对屠呦呦获得诺贝尔奖的叫好,西医还是中医的胜利的争议,及展开的微信讨论中,几乎忘记了关注另外获奖的两位诺贝尔奖获得者,其中William Campbell是在美国默沙东Rahway实验室完成了Avemectin的研究而获奖的,更有意思的是他提议将当时用于动物疾病的临床药物Ivennectin展开针对River Blindness的治疗,默沙东明知这个药物不能带来经济效益却仍然投入了该药的开发,并在开发成功后免费提供给River Blindness盛行的第三世界国家使用,让1800万River Blindness病人免受失去光明之苦。诺贝尔奖再次让我们聚焦那些伟大的发现,尤其是那些改变社会却不以追求利益为目的的伟大的发现。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