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最大盐酸林可霉素项目疑云:全球淘汰,全国严打,宁夏药企却暗度陈仓?
号称“中国最大的兽用抗生素生产和出口基地”的一家宁夏药企,现在正在建设全球最大盐酸林可霉素项目。然而,这一庞大项目可能是没有药文批号、没有环评手续、没有生产许可的“三无产品”。这类抗生素原料药自2015年以来一直处在环保风暴高压之下,但由于利润几乎达到100%,跃跃欲试的并不止一家。 
2015-7-2 12:17:23
0
吕明合

本文转载自南方周末


“塞上江南”的黄河灌溉区上,宁夏银川市的永宁县望远工业园内,号称“中国最大的兽用抗生素生产和出口基地”的宁夏泰瑞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瑞制药)庞大的厂区,门禁森严。围墙内,正酝酿一个野心勃勃的商业计划。


根据医药产业网站健康网通报的30万BOU(药品的计量单位,生物活性单位,十亿单位为一BOU)的产量,一旦建成,它将占到全国产量的70%,成为全球盐酸林可霉素的最大生产商。


但这一体量巨大的项目却罕见地低调。除了藏身于行业网站的资讯外,在公开渠道几乎查询不到任何信息。而且,盐酸林可霉素行业因环境污染早被各地痛击,泰瑞制药能如此逆流而上,在业界无疑是一枚重磅炸弹。


但蹊跷的是,这家看起来万事俱备、已经投产的企业,生产的可能是个没有药文批号、没有环评手续、没有生产许可的“三无产品”。


2015年6月24日,记者试图向泰瑞制药副总经理马溶核实相关信息,一直没能等到回信。


名词解释


盐酸林可霉素,又称洁霉素,是一种白色结晶性粉末,能抑制细菌的蛋白质合成,对大多数革兰氏阳性菌和某些厌氧菌有抗菌作用。由于其价格低廉,又不需做皮试,故在临床应用广泛,是中小、基层医院最常见的抗生素之一。根据原料药制成的下游药品包括盐酸林可霉素片、盐酸林可霉素注射液、口服溶液等。


政府部门“没听过”


一切看起来都在悄悄进行。“我们已经开始生产,7月中旬应该能出货。”2015年6月24日,泰瑞制药负责原料药销售的一位业务经理再次在电话里确认。这是一周来,记者以采购商名义多次与该公司接触后,得到的最准确消息。


上述业务经理自称已多次向领导确认,他在电话里再三强调,出产的规模是80万BOU,而不是健康网所说的30万——如果不夸大的话,这一规模将是原来行业老大南阳普康药业的5倍以上。“我们投产后肯定是全国最大。”


有关泰瑞制药准备进军林可霉素项目的传闻,在业内已激荡了三月之久。4月8日,健康网的一则行业资讯,第一次将它的雄心公之于众:“位于宁夏银川市永宁县望远工业园区的宁夏泰瑞制药集团……该公司月产30万十亿(指BOU)林可霉素项目计划于2015年5月份正式投产,全面达产后产量占全国的70%,市场前景看好。”


对供应不足的下游采购商而言,这无疑是久旱逢甘霖。但很快,泰瑞制药的投产时间就不断调整,先是6月,端午节前,调到了7月。


一些行业商人急着摸清底细,但发现没有更多的信息,“除了健康网的付费和免费资讯,公开的搜索根本发现不了更多”。


“我们没听过,也没批过这个项目。”银川市环保局的环评部门肯定地答复道。负责2014年底以来项目行政审批的银川市行政审批局,在反复查询后,同样确认从未有过该项目。


宁夏环保厅环评处的几位工作人员的答复与此相似,他们同样明确表示,从未听说过这一项目。而查遍宁夏环保厅的环评目录,也未曾发现该项目的踪迹。


而在国家药监部门的药文批号查询系统里,也没有发现泰瑞制药拥有林可霉素原料药生产资质的批文。


但消息已在业界传开。“我们的消息来源都是直接采自企业。”健康网原料药分析师周健介绍。


当记者以采购商的名义咨询泰瑞制药销售部门时,一位销售经理证实了这一点:“我们有货。”但他对出货的日期始终支支吾吾。


“你们是什么公司?”他警惕地问道。在一周的接触后,他才透露了7月中旬正式出货的最新消息。


这与宁夏一家药企高管此前的信息吻合,“前段时间,听他们公司内部的人讲,泰瑞已经停了几个车间,很可能是做这方面的技改”。


端午节前后,记者数次试图进入该厂区,但均未能如愿。作为一家危险化学品较多的企业,泰瑞制药门禁管理完善。“不认识里面的员工,你根本没办法进入。”宁夏环保系统的人士说。


100%的利润


“这是个暴利的品种,相对于其它发酵类产品,它现在的盈利水平最好。”周健说。


“今年以来,它一直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周健说。这源于2015年以来,盐酸林可霉素的厂家遭遇了全国性的环保危机。作为发酵类的化学原料药,由于附加值低、污染治理成本大,它正受到环保部门越来越严厉的重点监管。


此前,国内生产盐酸林可霉素的主力厂家有四家:河南南阳普康药业、河南华星药业、河南天方药业、安徽皖北药业,但今年以来,它们几乎全都受到环保风暴的影响。


2015年3月26日,安徽省环保厅对安徽省皖北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进行公开处理,邀请公众对整改情况进行监督;5月3日,新乡市环保局约谈河南新乡华星药厂负责人,要求企业次日起10天内全部停产到位;天方药业同样因环保要求处于限产状态,而南阳普康药业更是因为一起群体性事件遭遇停产,迄今仍不知命运。


“下游的企业,已经因采购不到林可霉素而发愁。”周健说。


根据健康网每周更新的行业资讯,盐酸林可霉素产品价格由2015年元月的500元/BOU升至目前的750元/BOU——考虑到林可霉素生产每BOU的所有费用成本,最高不过四百多元,这无疑相当于100%的利润。


对泰瑞制药而言,这看起来更像是一场赌博。


知情者说,2009年,宁夏泰瑞曾整合旗下多维、金维等企业,一度启动了打包上市的程序,但最终未能如愿。而为了保住其他优质资产,泰瑞和多维、金瑞在财务上已做了切割。


银川金融业界人士表示,上市失败之后,泰瑞制药就逐步陷入了经营困境。包括3亿元的承兑汇票在内,它现在贷款约有11.2亿元,年销售额大约为10亿。“作为利润率偏低的原料药企业,光支付贷款利息就是个挑战。”


此前泰瑞制药一度进军硫氰酸红霉素生产,与国内最大的红霉素产商、同城的宁夏启元制药展开竞争,双方陷入恶性价格战,项目最终并不算成功。近年来更一度出现拖欠员工工资遭投诉的情况。


“硫氰酸红霉素现在的利润率很低,它有转型的冲动很正常。”一位业内抗生素企业高管解释说。


想上马新设备转型并不容易。“现在银行不可能给它新增贷款,购买设备的钱他们估计都很难筹到。”这位人士说,2014年6月,宁夏泰瑞遭遇北京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强制执行一笔5822万多元巨款后,企业更是雪上加霜。


没有新的投资资金,向目前利润最高的原料药盐酸林可霉素转型,似乎成了最现实的选择。同样作为生物发酵类原料药药企,转型生产林可霉素并不需要购买新设备。“原有的发酵罐等设备,都可以用。”周健说。


“它就是普通发酵工艺,放点甲醇、丙酮,发酵周期做好,流出来就是抗生素。”一位林可霉素的药企高管表示,“从外部看,很难看出来,这种东西,就算它关起门来偷偷生产,谁也不会知道。”


跃跃欲试的并非泰瑞制药一家。实际上,还有许多企业也在悄悄上马。据健康网此前的行业资讯,新上马的企业至少包括宁夏泰瑞、丽珠宁夏工厂、宜都东阳光药业。


“新进入者都是在发酵领域比较大的企业,对上林可霉素项目充满信心。”健康网提到。


困上加困


但行业内的知情者对此并不乐观。“发酵类产品生产技术相对不难,最大的问题在于环保。”周健分析。而越来越严格的环保监管,正是生物发酵类原料药面临的共同困境。


中国已经成为世界抗生素原料药最大的生产国和出口国。全球原料药市场的三级供应链根植于中国,通过印度,再销售到世界各地。


作为全球最大的抗生素原料药生产国,中国目前供应全球90%的抗生素原料药。而与此对应的则是层出不穷的制药厂污染丑闻。


随着世界各国对环保要求的提高,发酵产品在国外已逐渐被淘汰。但中国市场却欣欣向荣。一家NGO2015年6月的最新报告显示,中国出口到印度的原料药和高级中间体年增长率近20%,从2004年的8亿美元增长至2014年的34亿美元。贸易评估显示,中国占据了此类进出口贸易额的58%,和贸易量的80%。“中国承受着原料药生产带来的严重污染,而原料药的生产又恰恰是整个生产环节中利润最低的一环。”


政府部门无疑已经注意到这一问题。近年来,环保部已经屡屡加大力度,将发酵类、化学合成类制药企业列入环境监管的重点。早在2013年5月,环保部、发改委、工信部等7部委联合发文,将医药制造企业作为排查整治的重点之一。


“在目前各地都在关停限产的大背景下,想新批这样的项目很难。”一位在环保风暴中受限的林可霉素生产药企高管表示。而新环保法的实施,对这些跃跃欲试的企业,更是个考验。


而泰瑞制药面临的形势无疑更为严峻。作为银川当地主要的污染源,它已多次被列入当地环保部门的黑名单,被举报到环保部,也多次被媒体点名曝光。


这家企业和宁夏启元——世界上最大的红霉素、盐酸四环素原料药生产企业,在很长一段时期支撑了永宁县财政收入,2011年,更将永宁送入西部百强县名单。


但它因为生产过程的污染,也早被当地媒体指为“臭了一座城,污了一方水”的罪魁祸首。发酵类药企的臭味污染,是业内共知的世界性难题。“前几年污染厉害时,我们远在20公里外的市区,也能闻到刺鼻的臭味。”银川市一位曾从事过环境报道的媒体人士说。


而抗生素原料药的污水治理,更是困扰行业多年。银川市环保局原局长王鸣义曾表示,这些来自药企的污水即使“达到行业标准排放,也远达不到地表水水质标准,对土壤、黄河水都有污染”。


因为担心安全,在泰瑞附近的五渡桥村等地,村民们表示,他们早已不吃自种的水稻,“卖掉以后再买”。


面对巨大的环保压力,2013年,泰瑞制药一度公开承诺2013年底前搬离工业园区。但搬迁并非易事。银川当地的一位官员向南方周末记者分析,如果要搬迁药企,政府必然要承担部分搬迁费用,这对于一个财政收入仅9亿元的县来说,无疑是个令人头痛的难题。


“他们已经在改造。”几乎每周就联系企业一次的周健说。但企业通报出产的日期为何一拖再拖,从原先说的5月延至7月,原因并不清楚。“有可能是审批材料的准备,拖了后腿。”


“在银川、永宁两级政府都把它视为麻烦制造者的情况下,想上马这一项目,我不乐观。”宁夏一家要求匿名的药企高管说。


“我们2013年5月之后肯定没有批过这项目。”银川市环保局环评科的工作人员说。在2013年被新华社曝光泰瑞制药的抗生素污染问题后,银川已经启动了更严厉的治理措施。“(在这之后)这类生物发酵类的产品,新建和改扩建几乎是不可能的。”


在2014年3月,银川市政府印发的《银川市环境保护行动计划(2014年-2017年)》已经明确表示,“滨河新区、银川科技园、银川经济技术开发区、金凤工业集中区、兴庆科技园、永宁望远工业园、贺兰德胜工业园内不得审批建设……生物发酵等重污染项目”。


而永宁县出台的《2014年-2017年环境保护行动计划》,更明确表示要“制定启元、泰瑞、伊品等生物发酵污染较大的企业生产线搬迁或限产计划,解决多年遗留的异味扰民问题”。


不过,“如果污染物排放种类和量不发生显著改变,我们这不需要重新再批。”宁夏环保厅环评处人士说,它只需要在试生产前通过生产许可就可以,“有可能会启动验收联动审批”。但负责相关工作的宁夏环保厅环境监测处否认了这一点,“我们也没接到过相关申请”。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