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火商转型:不做炸弹做医生
好像从近年的某一时刻开始,那些美国如雷贯耳的顶级军备制造商们突然纷纷放下武器,开始温情脉脉地走上了关心人类健康福祉之路。 
2014-12-10 13:31:31
0
宋冰

本文转载自第一财经

 

好像从近年的某一时刻开始,那些美国如雷贯耳的顶级军备制造商们突然纷纷放下武器,开始温情脉脉地走上了关心人类健康福祉之路。


并非是因为突然洗心革面,而是新兴的医疗健康行业已经取代了传统军备制造行业成为下一个利润丰厚的富矿。


许多分析家喜欢把医疗健康行业称为“新石油”,但在这些军备制造商们的眼里,医疗健康行业可不是什么新石油,而是新的F-35战斗机或者顶级驱逐舰——而且还有人买单。

放下武器的军备商们


美国一家大型国防企业集团,也是联邦政府最大的合约商——通用动力公司,曾经在两年前因为单季度亏损20亿美元,分析师称盈利状况令人“泪流满面”。


逐渐减小的备战需要和国防开支的急降,让这家军备制造商的利润大幅缩水,不过无奈之中的通用动力公司似乎找到了新的方向——从制造潜水艇和坦克开始转向医疗健康行业。


自从4年前奥巴马力推的平价医疗法案获国会通过后,通用动力就收购了一家健康数据公司Vangent,并成为如今美国联邦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计划的最大合作方。


“他们看到了自己传统盈利市场情况正在越来越不妙”,分析师塞巴斯蒂安·拉贾纳(Sebastian Lagana)称,“同时他们也看到了新的立法推动下会刺激大量资金进入医疗行业。”


通用动力公司的策略被证明是正确的。这家公司如今依然是联邦政府的主要合作商,但其主要增长机会已经来自于联邦政府的医疗健康而非战争军备计划。


其他大型军备制造商们也都走上了相同的道路。曾经的武器供应商们现在纷纷把自己的产品从战场上转移到床塌边。


比如最早做导弹防卫软件的Lockheed,现在则专攻如何早期诊断败血症。Lockheed公司还有一个新业务是专门负责管理美国卫生部门的计算机系统, 这家公司2012年时和埃森哲等其他公司共同赢得了一个总计价值150亿美元的合同;同时还正在参与竞标另一个价值110亿美元的大项目——五角大楼打算将军队的医疗记录计算机系统全部进行升级。


以制造B-2隐形轰炸机而著名的诺斯罗普公司如今则在负责替美国卫生部管理与国立卫生研究院共享的健康数据,来帮助相关政府在医疗健康制度领域控制成本和提高政策效率。


“我们有200名流行病学家,我们有临床的统计学家,我们还有内科医生和护士”,诺斯罗普公司一名专家称。

并购成为主要途径


除了网络安全之外,华盛顿如今最看重的就是健康方面的分析技能。


不过很多军备商们都发现,最快速有效的办法来获得卫生部所需要的专家资源,就是像通用动力那样直接买一个现成的专业公司。


在10月份,办公设备制造商施乐公司称收购了一家专做病例管理和疾病监测的软件公司。同月,美国政府和国防部门长期依赖的外包咨询公司博思艾伦也购买了一家科技公司中的健康业务部分。


不过国防公司们在医疗健康领域中的并购并非事事如意。在2011年,通用动力公司就曾经意图花费10亿美元从维尔软件公司手里购买Vangent,但因为科技公司和国防公司之间的文化冲突导致这笔收购冲突不断。


但最后还是多亏靠了Vanget,通用动力公司最后获得了为政府设置客户服务呼叫中心的合同。自从一年前注册申请医保的网站被挤爆后,电话呼叫中心的生意变得超越预期的火爆,通用动力公司最后雇了8千名临时员工来支撑起奥巴马医改热线。因为呼叫中心的岗位是成本加成合同,即每多雇佣一个人卫生部都会多付一个人的成本,所以对于公司来说雇佣越多利润越多。


如果不算疫苗制造商的话,通用动力公司8.15亿美元的合同价成为了与2014年美国卫生部签订金额最高的合同商。

卫生部成预算大户


近年来美国政坛中两党僵持、预算吃紧的局面下,唯有联邦政府卫生部门的政府采购数额在过去十年内实现了翻倍,达到了210亿美元,这一数字被预计还将继续增长。


美国卫生部是继美国航空航天局和国土安全部之后采购预算排名第三高的联邦政府部门,仅卫生部门一家就超过了司法部、交通运输部、财政部和农业部几大部门加起来的采购预算总额。


如果像很多投资者所说医疗健康行业是“新的石油”,美国联邦卫生部门就是最大的富矿之一,此外还有国防部门、退伍军人事务部和财政部也都急需升级医疗数据库,这都为相关服务提供公司带来了极大的机会。


“国防市场非常疲弱”,哈佛管理学教授史蒂夫·科尔曼(Steve Kelman)说,“唯有的两个合约签订数量正在增长的领域是网络安全和医疗健康,所以现在每个人都想试着进入这两个领域来分一杯羹。”


还有大量的新入资金正在进场投资于医疗记录软件、保险网站、索赔处理、数据分析、消费者教育等细分领域。


当然相比五角大楼同年花在飞机炸弹等装备上的2000多亿美元,美国卫生部这210亿美元在数额上算不了什么。但从趋势看,自2011年开始预算削减之后,如今的国防合同开支相比2008年已经减少了1/3


很少人认为这样的情况也会发生在医疗合同上,分析师预计埃博拉危机会让卫生部预算再额外增加上数十亿美元。


“要搞到更多的钱会越来越难”,密切追踪联邦政府开支的乔治梅森大学经济学家蒂芬·福勒(Stephen Fuller)称。“但是卫生部还处在有利地位,可以轻易地维持目前的预算水平,其他部门就会发现越来越难保证资金来源了。”


传统上说,卫生部的供应商会处理联邦医疗保险中的索赔事务、开发疫苗和管理相关信息数据。早在健康法案通过之前的2009年,由于甲型H1N1流感病毒带来的额外疫苗开发费用,美国卫生部开支一度达到过峰值。但是奥巴马医疗法案的出台,将通过扩大覆盖范围、重设福利机制和改造付款方式,彻底改变这一行当的游戏规则。


“仅仅因为‘可负担医疗法案’的出台,医疗健康领域业务在过去5年里翻了个倍”,专门帮助美国卫生部分析和监管私人保险公司的一家咨询公司CE0尼尔森:·福特(Nelson Ford)称。

新法案不仅推动了许多白手起家的新型公司,同时也刺激很多已经存在的公司发展医疗健康相关的新业务。


hCentive公司就是平价医疗法案的得益者。这家建于弗吉尼亚州的公司帮助联邦政府建立在线医疗平台,同时也帮助马萨诸塞州、纽约、科罗拉多和肯塔基州搭建保险门户网站。


另一家名为HighPoint的公司,自从着手帮助很多新推出的保险业务客户服务中心来训练员工和质量控制后,HighPoint每年营业额从几百万美元迅速窜至1亿美元。


2009年的另一项高科技法案,则通过300亿美金的医保补偿方案来鼓励医院们从私人企业手里购买医疗记录软件。

E药脸谱网
分享: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