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剑锋:让扭曲的价格回归本位
要推动医药价格改革,必须尊重市场经济规律,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让“看不见的手”更灵活,让“看得见的手”更理性。 
2014-9-17 15:12:03
0
E药脸谱

日前,国家取消533种低价药的最高零售价限制,在日均费用西药不超3元、中成药不超5元的前提下,允许药企自主定价。纳入低价药清单的药品,将退出药品集中招标采购的“价格战”,由医疗机构自行网上交易。此举体现了政府管理药品价格的新思路。

药价管理是一道难题。长期以来,我国对大部分药品实行政府定价。但是,无论如何定价,总有企业抱怨。因为药厂千差万别,成本有高有低,行情瞬息万变,政府很难制定一个“金标准”。按照市场经济理论,价格是由供求关系决定的,而不是由成本决定的。市场既是一只“看不见的手”,也是一台“超级计算机”,在公平竞争的环境下,完全可以定出一个最合理的价格。如果政府的手总是“闲不住”,甚至患了“多动症”,市场的手就会“被踩住”,再灵活也无法发挥作用。

政府干预过多、管得过死,不仅体现在药品价格上,也体现在医疗服务价格上。目前,我国多数医院执行的医疗服务价格仍是10多年前的标准。例如,北京三甲医院主任医师的普通门诊挂号费是14元,不如一小时停车费、一碗牛肉面、一次理发费。又如,做一次高难度的晚期肺癌手术,需要七八名医护人员干七八个小时,但手术费却不到800元。为了弥补亏损,医生不得不多开药,否则就无法维持生存。可见,价格扭曲是公益性扭曲的根源。只有让扭曲的价格回归理性,公立医院才能回归公益性。

从消费者的角度看,谁都希望价格越低越好。降价总是受欢迎,涨价总是遭反对。事实上,价格低了未必是好事,价格高了也未必是坏事,恰当的价格才是最好的。所谓恰当的价格,就是在平等竞争条件下自由浮动的价格,供不应求则涨,供过于求则降。例如,很多廉价经典药由于中标价格低于成本,企业不愿生产,患者只能使用高价进口药。可见,盲目追求低价并非好事。如今,政府转变管理思路,低价药可以在一定的范围内自主定价,企业有了生产积极性,最大的受益者是患者。

价格是资源配置的“信号灯”。合理的价格,可以让资源配置更加优化。我国医疗资源短缺与浪费并存,技术服务价格不合理是重要原因。北京大医院专家号14元,远远低于市场价格,导致“一号难求”。结果,大量的普通患者占据了稀缺资源,疑难重症患者反而挂不上号,只能花高价从“号贩子”手中买。如果大医院专家号大幅提价,基本与市场价格接轨,普通患者就不会再去抢挂专家号。供求关系一变,“号贩子”倒卖高价号的空间就会被压缩,更多专家号流向具有刚性需求的人,资源浪费现象反而减少。

在医疗产品中,除了公共产品和准公共产品之外,大部分都属于私人产品,完全可以由市场决定价格。从长远看,让医疗价格回归本位,有利于改变医疗资源稀缺的局面。目前,由于技术不值钱,医生收入太低,很多人不愿当医生,导致好医生越来越少。如果医生的薪酬由市场来决定,人力资本体现稀缺资源价值,医生成为令人羡慕的高薪阶层,就会吸引优秀人才源源不断进入医疗行业,资源短缺状况自然得到改善。

眼下,医改进入“深水区”,医药价格改革是绕不过的“险滩”。而要推动医药价格改革,必须尊重市场经济规律,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让“看不见的手”更灵活,让“看得见的手”更理性,两只手各司其职、各尽其用,价格改革才能平稳推进。

本文来源于《E药经理人》2014年6月刊,作者系人民日报教科文部高级记者、中国医院协会常务理事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