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会系列报道】2014年医药产业转型的政策声音
2014年上半年医药工业增速明显放缓。怎么办?看吴海东和于明德给你支招。 
2014-8-23 23:31:34
0

 

吴海东:把原料药转移出去

医药行业上半年第一大特点,就是增长速度放缓,“十一五”期间医药工业的平均增速是23%,2011年医药工业的增速是25.8%,2012年是20.4%,2013年是19.8%,而今年前六个月,医药工业增速只有13.7%。而这与中国整体GDP的增长放缓相契合,2014年上半年,GDP增长是7.4%,而在2008年~2011年间,中国GDP的平均增速是9.6%。

 

宏观经济环境增长放缓,使得医药产业的产业转型升级与之前相比更为迫切。吴海东认为转型升级必须进行结构调整,结构调整不能只做增量,做加法,也要做减法,”这个道理是对的,但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做加法我们很熟悉,但是做减法是很难的。我们医药行业要转型升级做结构调整,一定也要做好减法,把过剩的产能降下来、把资源、能源的消耗降下来,把环境污染降下来。当然我们也要做好加法,医药企业家腰包里面的钱,应该更多的放在研发、创新和健全品牌、质量上面。”

 

这之中,化学原料药的转型升级更具现实意义。曾经,那句我们是化学原料药生产和出口大国,是一句让产业引以为傲的话。化学原料在过去30年,为医药工业实现高速发展做出了贡献。但是化学原料药,附加值低,污染环境,产能过剩,它的转型升级势在必行。“这时候我们需要考虑的问题是,如何让原料大国的优势地位在巩固中提升?转型升级的路经在哪里?所以要不要鼓励把化学原料药的产能转移出去?中国由原料药出口大国成为进口国,值得深思。”

 

于明德:二次议价像凌迟

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会长于明德总是快人快语,直击产业弊端。

 

招标政策仍然是关注重点,其实已经不需赘言,国家在这两年发布的关于招标政策的指导性文件中已经非常明确了“质量优先、价格合理”的招标原则,但是在实践中,还是有某些省份冒天下之大不韪,将唯低价是取进行到底。

 

不过总体来说,国家在招标、定价、公立医院改革、互联网药品交易等方面确实在释放着国家正在朝着政府引导并不是政府主导迈进,“一字之差相差万里,所以政府引导,市场配制,非禁即入,这是非常大的一个推力。”

 

二次议价像凌迟。“医药企业的想法就是要活就活,要死就死,干净利落,但二次议价却让企业不死不活,死去活来,这是最难受的。我们的观点是什么呢?议价,是医生的要求,院长的要求,这个是合理的,作为买方医院跟企业议价几次都可以,这个是市场规则,二次议价本身并没有错,但是前提是政府部门不应该有任何价格的门槛,如果把政府的手去掉了,那么二次议价也没有什么毛病。”

 

药房托管就是批条子后的垄断利益的索取。“有企业的老板说,坚决不干药房托管这个事儿,他们调查的结果是企业出钱,领导批了一个条子,医院就按照这个条子,把医院的药房给他独家托管了。然后他再利用独家的垄断地位赚取更多的钱,这是以权力配制资源,并不是以市场配制资源,所以是不符合十八界三中全会精神的,也是禁不住大家学习和推敲的。”

E药脸谱网
分享: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