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屠生猛药价难保,湖南仅是开始
湖南除了投标报价指导价,还有一个报价限价!然而,我发现我的预测还不完全对!制定双限价仅仅是一个开始,我完全低估了湖南药品采购中心对这次药品招标的降价驱动力。更低的限价原来还在后面,那就是专家建议价! 
2015-1-28 11:31:23
0
飞鸟

本文转载自药招信息网

 

湖南砍价,这只是个开始。

 

我想这两天的湖南,是令众多药企感到愤懑、无奈、疑惑和失望的,很多企业不禁呼喊,药企活不下去了。据闻已有283家药企联合抗议,到湖南省政府门口散步表达企业心声!

 

 


不过,本鸟在16号的时候就写了《湖南省报价,你准备好了吗?》,当时就提醒各位小伙伴注意,湖南除了投标报价指导价,还有一个报价限价!然而,我发现我的预测还不完全对!制定双限价仅仅是一个开始,我完全低估了湖南药品采购中心对这次药品招标的降价驱动力。更低的限价原来还在后面,那就是专家建议价!

 

两轮报价下来,有多少企业非常疑惑,根据同组其他企业平均中标价制定投标指导价不算什么,根据自己湖南采购价或外6省平均价制定的投标限价更不算什么。当专家的建议价直接在投标指导价拦腰砍一刀的时候,不知道多少企业品味到了湖南议价的痛苦和苦涩。下表可看重点进口药企价格降幅。(表格太大看横屏查看)

 

重点进口企业产品价格降幅

 


据本鸟了解,湖南议价过程中的“专家建议价”,没有任何规律可言,你大可以说“不科学”、或者“无厘头”,没底线没理由,但降价就是唯一的主调。湖南议价过程中降价幅度一半、20%以上者不在少数,将湖南对比浙江,在各省基础上降价10%,居然也算是仁慈了。那么,湖南如此严厉的砍价,到底为哪般?理清相关部门的意图则至关重要。

 

1.湖南砍价,是为了给医保支付价铺路吗?


昨日点苍鹤著文《湖南的砍价说明了什么?》,指出“湖南砍价是对药企的压力测试,是测试出企业的价格底线,最终让医保支付价顺利诞生。”

 

“这几年的医改,改着改着就变成了药改,其中一个原因是,这是最能调动公众情绪和以最小代价实现政绩的方式。药品价格首当其冲,最高零售价的管理方式已经宣告失败,而药品集中采购不会解体,并将持续发挥作用。在医保支付指导价改革提到议事日程之际,难点在于如何确定医保支付价?谁来确定?从技术层面上看,从药品招标的渐进改革上似乎可以找到一条实现的路径。”


当发改委传出放开药价管制权的信息后,医保支付价改革山雨欲来风满楼。放开药品最高零售价管制后,药价体系该咋办?近期我们能看到,卫计委“欲接管”的积极性很高。

 

以前中标价把最高零售价做标杆来体现降价政绩,那如今医保支付价要出来了,想拿中标价做标杆?那好,我就树个好标杆,价格降低到你再无可降。你发改委降不下去价格,看我卫计委替你来做吧。你医保支付价想降价?还是看我的降价功夫吧。

 

大家也许还记得12月20-21日卫计委在北京召开的全国卫生厅局的会议吧?主题类似,近期招标血腥杀价,是卫计委体系的实际行动,先出“政绩”邀功,然后企图干预药价管制权。所以,本鸟与点苍鹤的看法还是不同的。与其说湖南砍价是为了医保支付价铺路,还不如说是“走别人的路,让你无路可走”。

 

不管是否给医保支付价铺路,到这里我似乎明白了,湖南砍价的真相只有一个,降价政绩。

 

当然,这只是本鸟的妄自揣测,权作坊间的笑谈罢了。大家都是为医改努力,降低药品价格,解决用药贵难题,保障民生,本也是医改一大福利,不可如此诘难。

 

2.湖南砍价是否太狠了?

 

大家看到医保支付指导价,可能回想,以后应该由社保局制定和管理药品的支付价格了?此言差矣!

 

正如微信群内老坏有语,医保支付价机制并不是一个定价机制,而是医保支付的管理机制。其实药品价格关社保部门啥事儿?医保作为医疗补偿履约机制,维持收支平衡就是主要目标。社会稳定问题轮不到社保,那是政府的事。药品价格也轮不到社保,即便政府不再强力制定和管制,也应由市场在药价形成中发挥主导作用,社保也只是用来参考和补偿。

 

医保支付价可以按医院实际采购价定,可以按中标价定,甚至基低药可以按3元5元最高标准定。这都不是重要的,重要是医保支付机制、医院药品采购管理机制、医药价格形成机制的联动。所以,医保支付价的形成,离不开医改三医联动。招标定价只是其中一环。

 

想到这里,本鸟不由感叹一声,湖南砍价,这不是结束,只是开始。最狠的其实不是专家今天给你拦腰一刀,而医院二次议价还真正潜伏在后。当医保支付价制度实施时,带量采购二次议价才真正产生了医院的实际采购价格,这也将对等级医院用药结构产生根本性的影响。

 

我想作为药企的经营者和销售管理者们,是时候考虑下未来新形势下的临床销售出路和营销模式变革了,简单底价招商,势必是穷途末路。

 

3.招标砍价,到此为止了吗?

 

本鸟很负责的告诉你,招标砍价,这也只是开始。各省非基药招标停滞3-5年之久,新一轮的非基药招标,在现在药价放开、医保控费的政策形势下,势必面临更严厉的降价压力。

 

湖南仅仅是个开始。浙江要求至少在参考价基础上降价10%,还针对中成药注射剂、抗生素、临床用药前200名等药品增加限价降幅;福建则在全国最低价基层上,两轮议价要求降价15%、5%。新一轮的降价风暴,正在聚集。而各省间相互参考、价格联动,你方唱罢我登场,将会给药企带来重重降价压力。

 

曾记否,2009年至2011年间,各省招标,也是降价一轮又一轮,药企慨叹和抱怨不断。但又谁考虑过你如同寒号鸟的哀鸣?新一轮降价严冬,谁能活过去,尚未可数。对湖南省政府门口散步的小伙伴们,我们对你们的勇气和努力感到敬佩和同情,也对你们代企业言心声表示感谢。但是,你们还是低估了湖南省的降价决心,严冬只是开始!

 

2015年,我相信,大家可能会看到以下新的变革:

监管机制的大幅变革!

医保管理的巨大变革!

医院改革的重大变革!

药价形成机制的根本变革!

医保管理支付模式和医院用药博弈机制,导致等级医院药品市场的大幅调整!

招标降价带量采购(二次议价)与药企的博弈,导致部分产品市场的迅速衰减!

缺乏研发创新能力和产品力,在新的招标过程中丧失市场,将是必然!

药品市场结构从量变到质变!

捱过寒冬的企业,才能到达医药行业的春天!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