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生命阳光,丹麦病人耗尽生命发明光辐射治疗
夏季日照特长,而冬季日照又极短,这样的气候环境造就北欧人沉闷的性格以及极高的自杀率,较短的日照也确实对当地的人的健康产生了影响。 
2015-3-25 15:26:31
0
E药脸谱
本文转载自艾美仕


?1903年荣获诺贝尔生理或医学奖的尼尔斯·莱伯格·芬森是一位来自冰岛的丹麦科学家,这两个国家都处于高纬度,夏季日照特长,而冬季日照又极短。这样的气候环境造就北欧人沉闷的性格以及极高的自杀率,较短的日照也确实对当地的人的健康产生了影响。

1882年,尼尔斯·莱伯格·芬森,以优异成绩考入丹麦哥本哈根大学医学院。然而这时,潜伏在他体内的皮克氏病开始出现明显症状,贫血、疲乏,身体渐趋虚弱。皮克氏病是以肝、心、脾脏中特定膜的结缔组织渐进性增厚为特征的,会导致这些器官出现功能性障碍。

北欧阴冷潮湿的天气使得芬森的病情日益加重,他觉得如果能够接触阳光,可能会有助于他的病情好转。由此,他对阳光产生了兴趣,开始关注阳光对生命和健康的作用,正如他所说:“我的疾病在我成长的过程中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这一疾病是我开始探寻阳光的原因。”

疾病缠身中寻找生命阳光

尽管芬森疾病缠身,但他丝毫没有放松对自己的要求,凭着顽强的毅力和执着的追求,带病完成了7年大学学业,还获得医学博士学位,并且开展了一定的科学研究,为今后的研究作准备。

芬森在大学的7年,一直在思考光线对人体的影响,课余时间几乎全部用来查阅和收集资料。从1888年开始,他几乎收集了所有有关动物寻求阳光的观察、研究资料,从而坚信阳光对人的有机体有着极其重要的作用和影响,只是暂时还不知道这些作用和影响表现在哪些方面。他甚至想将阳光的有益效应通过日光浴或人工浴的形式予以开发,来造福于人类。

但是,这些都要建立在科学研究基础上,形成理论根据方可实现。芬森最初从生理学的角度来研究阳光对人体健康的影响的,这也是他科学研究的主要目标。

在研究阳光的过程中,他发现了光线的多种效应,发现不同波长的光线,它们作用的时间和强度不同,因此对有机体的影响也各不相同。

芬森反复查阅了有关文献,发现早在1877年,英国科学家唐斯和布伦特就曾研究过阳光的医疗作用,认为阳光中的紫外线对细菌有灭杀作用,但是尚不知射线与细菌的对应关系,亦不知何种疾病宜于光线治疗。

1889年,维德马克已经首先研究发现了光谱中折射最强的光线,特别是紫外线,对身体表面暴露部分具有强大而特异的效应,这种效应与由热光产生的刺激和灼伤是截然不同的,即起初出现轻微效应,几小时后感受到一定程度的刺激,24小时内刺激程度持续增强,然后又逐渐减轻。

芬森根据这些参考文献,亲自进行实验和研究,发现自然光谱中的蓝紫光和紫外线等高折射率的紫端光线,亦称化学性光线,虽然有较强的灭菌作用,但是它能刺激和损害有机体的组织。而自然光谱中的另一端即低折射率的红光和红外线,属于热射线,化学性影响较小。此时,芬森的研究已经偏离了主要目标,转移到研究光线对疾病的影响与治疗,尤其是对皮肤病的治疗,具体而言,研究光线对天花和寻常狼疮的影响与治疗。

芬森灯攻破天花

随着研究方向的确定,他开始研究、调遣不同光线去歼灭严重危害人类健康的皮肤病。虽说这是他研究主要目标过程中的“副产品”,不仅完全占用了芬森“好几年的时间”,还将他从“主要目标上抽移”出来,但却有着十分重大的社会现实意义。

芬 森毕业后在校工作的两年,着重研究了光线对天花的治疗。在前辈研究成果的启发下,凭着自己对光线不同效应的研究和实验,他认为紫外线这种高折射率的化学射 线会加重天花病人的病情,甚至危机生命;而红光和红外线这种热射线却是有利于天花病人,能缩短天花痊愈时间,和预防正常光照所引起的并发症。

于是,芬森试图用红光来治疗天花,包括用红色镜片和红色窗帘滤掉紫外线等方法在内。随即的临床试验中,他让天花病人到红光室内接受光辐射治疗,结果发现,不仅患者的身体安然无损,而且面容也完好如初。后来在众多的病例试验中均一一获得成功。

根 据这些宝贵的试验数据,芬森亲自发明、设计了红光灯仪器,自称为“芬森灯”。他将仪器高高悬挂在治疗室内,让它发出特定波长的光线,对天花病人进行照射治 疗。他还建议天花病患者在住所房间里使用红色玻璃或红色窗帘,以避免窗外紫外线的照射,这样有利于加速皮损的愈合,防止面容改观。1893年,芬森发表论文《光学光线与天花》,正式向世人宣告成功运用光辐射这一新的医疗方法治疗天花的重要科研成果。

紫光辐射疗法聚歼狼疮

芬森灯的成功发明,使得芬森提出的光射线可以治疗疾病的说法得以成立。这不仅给他带来极大的鼓舞,也为他日后的研究提升了信心。

然 而,正当他事业有成,百尺竿头之时,他的病情却加重了,出现腹水和下肢浮肿,不得不中断研究,在妻子的陪伴下到冰岛一海滨渔村休养。在这其间,他发现,这 里正流行一种传染病,即皮肤结核,亦称“寻常狼疮”,这是一种由结核杆菌所引起的慢性进行性皮肤感染病,主要对人的五官和面颊形成大片红褐色浸润性损害, 皮肤逐渐腐烂,最后导致毁容和变相。这种疾病延续的时间相当长并且无计可施。芬森亲眼目睹了众多渔民的痛苦和绝望。由此也确定了自己新的研究方向,立即终 止休养返回哥本哈根,进行光线治疗狼疮的试验。

根 据多年的研究经验,芬森认为治疗顽固的寻常狼疮必须要用能刺激和损害有机体组织的强折射线,即化学性光线。但是化学性光纤对人体健康部位的组织尤其是皮肤 组织有烧伤作用,因此必须想办法最大限度的减少烧伤几率。经过几年的努力,芬森设计出了滤光装置和聚光装置,前者用以滤出红端热射线,后者用以加强紫端射 线的强度。此时,他还发表了一篇论文《光线作为刺激物》。

经过对细胞活体组织的实验后,1895年11月, 光线治疗寻常狼疮的临床试验正式开始,芬森以阳光或电弧灯为光源,通过位于一定距离的、适当组合的透镜将紫端射线组成光束,以尽可能排除热光,然后将该光 束集中照射狼疮部位的小面积的皮肤组织。该部位已经通过压力将血液向周围挤压而变得苍白,经过先前对细胞活体组织的实验证明,这是照射治疗的最佳时机,最 具穿透力。

光线照射一般持续一个小时,随即受治部位皮肤开始变红,出现发炎症状。几天后炎症加剧,随后又慢慢减轻。此时再进行第二次照射治疗,患病部位形成疤痕组织,最终皮肤趋于正常。

芬森聚歼寻常狼疮终于大获全胜。他是以全新的光辐射医疗手段和治疗方法征服了这一顽症,无疑在医学史上具有开创性意义。

1896年,芬森发表经典论文《聚集的化学性光线在医学中的应用》, 立即轰动欧洲,受到医学界的广泛关注。消息不胫而走,无数寻常狼疮病患者纷纷从他们的隐身处走出来,到哥本哈根去寻找芬森治疗。病愈者十分感谢这位神医妙手,终于让他们脱离了苦海。一些慈善机构也为之感动,决定为芬森筹建治疗研究所。

1896年,在地方政府、慈善界以及有关人士的支持和资助下,芬森光学治疗研究所在哥本哈根正式成立。

需要提及的是,这一治疗方法在当时只有50%的治愈率,一般属于早期病患者;另50%不能达到完全治愈,原因是这部分病人患病的时间相当长,错过了最佳治疗时机,一般属于晚期病患者。但这些晚期病患者大多数可以达到部分治愈或者有相当大的改善,只有5%的病人治疗是无效的或者只能达到短期的治疗效果。

从这一治疗方法的诞生到1901年底,五六年的时间,芬森光学治疗研究所已经治愈了1100多病人,而且早期病人比率增加,晚期病人比率下降。对此,芬森无不充满自信地说:“看来在丹麦慢性狼疮不久就会完全消失。”

尽管光线治疗已被后来的放射线治疗和药物治疗所代替,但是芬森所开辟的新路毕竟为更新的治疗技术的开发奠定了基础。

后记:荣誉与病痛交织的最后岁月

科学上成就使芬森收获荣誉。1898年,获得教授头衔。1899年成为丹麦王国的勋爵, 几年后获得银十字勋章和金质勋章。

1903年, 由于在利用光辐射治疗狼疮及其他皮肤病方面所做出的卓越贡献,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亦是丹麦首位获此奖者。芬森是坐在家中轮椅上获悉这一信息的,他 的第一句话颇为有趣:“终于这是一个丹麦人了。”多数人未必知道北欧三国之间互相瞧不上的历史渊源,而瑞典和丹麦因为历史积怨,互相之间颇多互相轻视的情 结。因此,他这句话颇为有趣和顽皮。

获奖之后,他将奖金中的5万克朗捐赠给光学治疗研究所,另外6万克朗赠给他所建立的心脏和肝脏疾病疗养院。他的善举感动了丹麦的一些,这些土豪也每人以5万先令捐赠给芬森光学治疗研究所,1904年芬森又获得英国爱丁堡大学卡梅隆奖。

但是,此时的芬森几乎油尽灯枯,只能坐在轮椅上,在病痛的折磨下。1904年9月24日,年仅44岁的芬森英年早逝,作为第一个获得诺贝尔奖的丹麦人而被人铭记。

E药脸谱网
分享: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