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办医三大“军团” 非营利性医院的投资主体定位未明
近几年中国的民营医院发展迅猛。尤其是在数量上,几乎与公立医院数量相当。 
2014-11-14 13:35:50
0


“尽管民营医院近些年迅猛发展,但整体上民营医院仍处于被边缘化的地位,民营医院在规模和整体技术水平上与公立医院还存在差距,在规模和质量上难与公立医院抗衡。” 11月12日,在由香港艾力彼管理研究中心主办的社会资本办医的PPP模式院长峰会暨中国民营医院报告2014年发布会“(以下称”发布会)上,报告研究者给出如上结论。


事实上,中国的民营医院正沐浴在前所未有的政策春风中。


2010年,“58号文”提出要放宽社会资本举办医疗机构的准入范围;2012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要鼓励民间资本进入医疗等领域,加快形成对外开放的多元办医格局;2013年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更是提出“社会资金可直接投向资源稀缺及满足多元需求服务领域,多种形式参与公立医院改制重组”。一系列文件相继出台鼓励社会办医。


然而,在诸多利好政策的笼罩下,在民营医院数量大幅度增加的同时,民营医院也面临着来自政策、社会的阻力以及自身小、散、乱造成的局限性,这些都使得中国民营医院的发展举步缓慢。


“当前有关社会办医的政策中,对非营利性医院的投资主体定位尚未明确。这就使得各地在实践中存在许多模糊的行为。”发布会上,中国医院协会副秘书长庄一强表示。


政策开闸,民营医院该如何发展?医疗界人士、专家、院长们围绕社会资本办医的政策、现实面临的障碍,如何提高竞争力及应对之道等问题进行了讨论。


民营医院的两组数据占比


近几年中国的民营医院发展迅猛。尤其是在数量上,几乎与公立医院数量相当。


《中国民营医院发展报告(2014)》的数据显示,中国的民营医院数量由2005年底的3320家,一路攀升至2013年底的11029家。近十年间数量增长超过两倍,与公立医院的数量差距不断在缩小。


但在数量大幅增长的同时,民营医院的床位数增速平缓,截至2012年底,民营医院的床位数为58.2万张,占比仅为13.99%,远远低于公立医院高达86.01%的床位数占比。这显示出公立医院在医疗体系中仍占据着大部分的医疗资源。


此外,在诊疗人次和入院人次上,民营医院更是远远落后于公立医院,前者只占到约为10%的市场份额。


对此,《中国民营医院发展报告(2014)》认为:民营医院处于被边缘化的地位,民营医院在规模和整体技术水平上与公立医院还存在差距,在规模和质量上难与公立医院抗衡。


“民营医院之所以处于弱势和边缘化地位,与民营医院自身的小、散、乱是分不开的,也与部分民营医院信誉度差、美誉度差有密切关系。民营医院正面临着政府不信任、行业不认可、百姓不满意的诚信危机。”该报告称。


除了民营医院自身的原因外,政策的影响也不容忽视。


中国医院协会副秘书长庄一强提到,困扰民营医院发展的诸多因素包括准入门槛高、人才引进难、医保定点难、税收负担重等。


总体来说,尽管有利好政策出台,但民营医院的发展道路也存在不小阻碍。


社会办医三大“军团”


2013年国务院发布的《关于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的若干意见》提出:到2020年,健康服务业总规模要达到8万亿元以上。这8万亿的庞大市场引起社会资本的投资热潮。


当前社会资本办医局面呈现多元化态势。


《中国民营医院发展报告(2014)》中的研究课题,即《中国社会办医融资需求及实现路径》对此进行了归纳总结。


该报告显示,从投资角度来看,不同类型的医院投资主体,其投资偏好(投资周期、风险承受能力)和可提供的资源(如资金规模、政府关系、土地和其他资源、医院管理资源等)也不尽相同。这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它们的投资对象(投资标的选择、投资医院的数量、战略布局)和投资模式(新建、收购、托管以及PPP合作模式).


“目前对投资医疗比较感兴趣的有三类企业。”庄一强分析称,第一类是大型国有集团公司或医院管理公司,这类企业实力雄厚,投资医院的目的主要是为了整合产业链资源,通过资源的集聚整合产生效益,因而医院本身是否盈利并不是他们关注的重点,如北大方正集团、华润医疗、凤凰医疗等。


第二类是医药企业,这类企业投资医院更多出于产业链整合的战略目的,就其投资的医院而言,盈利不是它们的第一目的,如保罗复星医药、金陵药业、康美药业等。


第三类是专业投资机构。这类可分为风险投资机构和私募股权投资机构。这类资本都是以盈利为根本目的,因此更加关注回报率更好的民营专科医院和高端医疗机构。代表性资本包括鼎晖资本、红杉资本等。


“越来越多的资本涌入医疗市场,但投资医疗行业仍然存在许多壁垒。”庄一强认为。


对此,《中国社会办医融资需求及实现路径》报告建议,在医疗资源和社会资本的联姻中,了解自身和了解对方一样重要。对于医院经营者而言,需要明确自身打造的核心竞争力和市场定位,以及随之产生的对资金、管理、人才等经营要素的切实需求,寻求合适的投资方和合作伙伴。在融资过程中,要把握好“发展速度”和“内功实力”的平衡。对于医院投资者而言,需要明确自身的投资目标和理念,指定投资战略,选择适合自己的投资模式和投资标的。


从投资主体来划定效益与公益?


在引入社会资本办医的过程中,效益和公益的平衡问题形成了一种难以调和的矛盾。


“商业性资本有逐利的天性,在其投资非营利性医院时必须加以限制和监管。”庄一强表示,并建议从制度设计上,让非营利性资本投资非营利性医院,而商业性资本则更适合投资营利性医院。以此从投资主体方面加以约束,来平衡效益与公益的关系。


引入社会资本,是当下及未来的中国的医疗卫生体系的重要发展方向,在这一历程中,民营医院究竟应当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卫生管理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蔡江南认为,应该让市场和社会起主导作用,将那些能够赚钱、能够自负盈亏的医院交给市场和社会来办,办成民营的营利性和非营利性的医疗机构。而将那些市场和社会无法经营、亏损的医疗机构交给政府来办公立医疗机构。


“民营医疗发挥主导作用,公立医疗起补充作用,这与我们目前流行的认识正好相反。只有当我们拨乱反正之后,民营医疗才能迎来一个更大的发展空间。”蔡江南称。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