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杂谈】巨贪院长、行贿董事长齐曝光 制度性腐败+塌方式落马如何解题?
不管是苍蝇,还是老虎,越来越多的医药卫生领域腐败案件浮出水面,反腐触目惊心。 
2015-4-28 17:15:38
0
E药脸谱





最近医药卫生领域曝光的腐败事件很多,多人在这场反腐浪潮中“落水”。

首先是陕西咸阳一举在3市7家医院挖出涉及10多人的受贿串案:已立案14件15人,涉及3个市7家医院正副院长8人,相关科室负责人4人,其中大要案13件14人,目前已对10名嫌疑人依法批准逮捕。这是因医疗设备采购中存在严重腐败的问题,每个嫌疑人涉案金额从数万元至数百万元不等,数额并不惊人,让人吃惊的是这个链条上所有相关人员无一幸免,均存在腐败行为。

紧接着,最高检反贪总局又披露了一个数额惊人的医院“大老虎”:2005年至2014年,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院长王天朝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在医院基础工程建设、医疗设备采购、医生岗位调整等方面谋取利益,多次收受他人财物,共计现金人民币3500万元以及价值人民币8000余万元的房产100套、停车位100个。

脸谱君想了一想,一个云南三甲医院院长受贿金额高达1.15亿元,触目惊心吗?当然。但是更惊心的是,我们都知道,这种巨贪的级别还担不上“最贪”的称号。

还有更“劲爆”的消息。4月21日,广东省揭阳市委书记、原市长陈弘平在佛山中院公开受审。《南方周末》报道称,陈弘平在担任揭阳市市长、市委书记期间,为多名向其行贿的商人在当选全国人大代表、省人大代表和全国劳动模范中提供“帮助”。其中,包括康美药业董事长马兴田行贿的港币500万元。

上市药企董事长会拿500万港币行贿当地父母官,必然是有所求。那么求什么?求政治权力,求行事方便,求获得“特殊”照顾。

中纪委官网每天都在寻找“符合口味”的食材,一批批反腐、违纪的公告每日都在不断更新。脸谱君认为:所有的这些案例,看上去都是个案,但是为什么所有巨额的、贿选的腐败案都这么让人不惊讶,而这种不惊讶透露的正是,在我们的行业里,在我们所身处的周围,这些的例子绝非仅有。行业人士内心的潜台词往往是:他们运气不好!撞在枪口上了。

无论是死苍蝇活苍蝇,还是死老虎活老虎,这些制度性的腐败、权力寻租的背后都有一个大背景:以药养医。所有医药购销领域的利益根基就是建立在这个基础上进行交换,使得腐败滋生,而借助着这个寄主,形成了很多“约定俗成”的恶瘤,瘤子越来越大,下刀也就不那么容易了。

也许是时候,我们应该多想几个为什么了:


为什么总是在这些环节上裁跟头?


医院是医药行业腐败的高发地,原因很简单,医院是所有医药、医疗商业行为的上游环节,而行贿的主体均是医药企业、医械企业、医疗服务企业。


陕西咸阳通报的案件中,医疗设备采购违纪显示所有院长们都“闯了红灯”。早在1月16日,中纪委通报了8起卫生计生系统刑事案件,这些案件多为贪污腐败,金额巨大,且都为医院院长、主任级别。这一批案件中,药品采购、医疗设备采购违纪问题等都让院长们栽了跟头。

在中国,医生一支笔掌握着诊疗的主导权,由于众所周知的以药养医、过度医疗等积弊,“以药养医”不仅带来了患者的沉重负担,更造成利益捆绑、腐败交易的层出不穷。

更容易出问题的环节是院长和采购医疗器械的负责人员。很多医院处于大兴建设的阶段,越是好医院对于自身扩展建设、增加更新医疗设备需求更大,而这,成为权力寻租的最好温床。


为什么他们有这么大的腐败能量?


脸谱君看到王天朝的受贿清单,有一种特别农民的下意识想法:100套房,他住得过来吗?或者他知道自个儿有多少套房吗?

国家的财政支持并不能覆盖医院的全部成本,医院的发展还得需要卖药的收入。仅仅从王天朝的案件案来看,一个省级医院院长,有如此巨大的腐败“能量”,除了个人自律的防线溃烂外,恐怕更在于权力不受节制,甚至指向更广泛的医疗腐败。


王天朝之所以能够敛财之巨,也在于他所管理的是一家省级公立大型医院。由于公立医院在政府支持力度、人才配备、设施标准个方面都占有绝对优势,以及广大患者无论病情轻重,都更依赖于公立大中医院的心理传统。可以说,一所大型公立医院所能够获得的市场资源非常之多,效益好、回报高。作为院长,如果在无孔不入的经济收益面前把持不住,很容易就陷入腐败漩涡。


有专家曾指出,新医改不能绕开医疗人事体制改革。如何改变医院过度行政化的体制弊端,对当下医院院长人事权、财权等权力过于集中的现状进行破解,避免院长“一支笔”就能决定全院资源调配的暗箱操作,在改革过程中发挥包括职工代表大会、工会在内的代议功能,让普通职工对医院日常事故享有更多话语权,是新医改人事体制改革面临的重要命题。


为什么药企总是当不光彩的行贿者?


无论受贿者是谁,特定的某些医药企业永远都是那个“埋单人”。他们愿意吗?脸谱君斗胆妄断:他们绝非情愿。谁愿意把自个儿辛苦从市场上打拼挣来的钱,又塞进一个个信封掷递给别人?

但是从另外一方面看,他们又是情愿的。不如此,他们不能获
得想要的便利,不能获得想要的社会地位,不能获得更大的利益。因此,一家市值近800亿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心甘情愿地将500万港币送到揭阳市市长的手里,就不难理解了。

归根结底,以药养A,以药养B,以药养C……他们都得养呀。不管是主动的还是被动的,以金钱开道,与权贵结交,以做好“生意”,获得“特殊关照”,似乎已经成为了约定俗成的社会、甚至制度的潜规则。


不打破这些利益链,不打破这些潜规则,恶性循环永远不会终止,数额更惊人、性质更恶劣的腐败系列案还会层出不穷,更无法根绝其背后从药品采购、带金销售等各个环节的利益黑洞,消除药企、医院硕鼠赖以生存的酱缸文化。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