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埃博拉灾区的创业者:颠覆假肢
森格是一个多才多艺的人。在他开始设计假肢之前,他曾研究过疫苗。他在塞拉利昂长大,那里的埃博拉疫情最为严重。在麻省理工学院的媒体实验室,森格设计了截肢者可以长时间穿戴的假肢。他的设计避免了这类设备的一个常见问题——剩余组织受压造成的持续疼痛。 
2014-12-9 11:48:44
0
森格

本文转载自福布斯中文网

 

大卫·森格(David Sengeh)对我说,他不得不推迟我们的电话采访。“对此我很抱歉,但我临时需要去参加一场有关埃博拉的会议。”

 

森格是一个多才多艺的人。在他开始设计假肢之前,他曾研究过疫苗。他在塞拉利昂长大,那里的埃博拉疫情最为严重。因此,这位27岁的麻省理工学院博士生、生物医学工程师和投资人毫不犹豫地把Techonomy的采访推迟了几个小时,更不用说撰写学位论文、找工作、领导一个青少年基金会、设计服装、制作音乐和踢足球这些事情了。

 

在麻省理工学院的媒体实验室,森格设计了截肢者可以长时间穿戴的假肢。他的设计避免了这类设备的一个常见问题——剩余组织受压造成的持续疼痛。他与其他研究人员合作,编写了利用核磁共振成像数据来绘制肢体的软件,以了解人工材料可能在哪些地方形成不会带来疼痛的受压点。如今,假肢穿戴者通常需要经历多次的假肢定制装配和修改。但依靠森格的方法,有朝一日只要在有3D打印机的地方,就能制造出假肢接受腔。

 

森格和他在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里的假肢技术

森格的工具可以将任何人都变成钢铁侠,他们能够在车库或者村庄里制造出强大的假肢。他本人也使我想起了托尼·斯塔克(Tony Stark,钢铁侠的真实身份),如果这位虚构的亿万富豪侠客梳着脏辫,用克里奥语(塞拉利昂语言)说唱,出售和妈妈一起设计的服装,在本学期末必须进行论文答辩的话。


森格是媒体实验室一个研究小组的成员。该小组旨在开发让伤者恢复行动力的技术,并发明其他工具来让普通人的身体拥有超级力量。媒体实验室将这个领域称为生物机电一体化。在该实验室的网站上,生物机电一体化被定义为将生物学、机械工程和电子学结合起来以“增强人类的体能”。


“我们试图弄清楚如何为人体创造出舒适的机械设备。”他解释说,“我们希望从世界各地获得人体数据,并(用这些数据)设计出舒适的接合部位。”这种技术可以被用来打造轻便的外骨骼,最终帮助所有人跑得更快更远,或者举起重物。为残障人士创造这类设备的压力每天都存在。他的博士生导师休·赫尔(Hugh Herr)双腿截肢,却是一名优秀的攀岩者,他在周末时会拿着森格的“家庭作业”去做测试。

 

小时候,森格常常在塞拉利昂遇见被截肢的人,他们是上世纪90年代该国十年内战的受害者。这场内战使半数人口流离失所。叛军把截肢作为战争的武器,故意使4,000名男性、女性和儿童成为残废。至少有1万人因为受伤和疾病而永久致残。尽管塞拉利昂拥有美丽的风景、肥沃的农田和丰富的自然资源,但联合国人类发展指数排名几乎垫底。这个现实鞭策并激励着他。

 

他说,塞拉利昂的危机和局限可以启迪创造性思维。“我有幸生长在这个国家。”他说。从小到大,他父母的家里总是人来人往,访客络绎不绝,他被要求与所有人平等地分享。“我的朋友不再是朋友,而是兄弟。我们必须学会同等热爱和尊重他们。”森格在2014年3月举行的TED大会上发表演讲


森格在2014年3月举行的TED大会上发表演讲

 

这可能有助于解释他为什么仅仅为了听其他人讲话而愿意临时参会。在被问及埃博拉危机时,他愤怒地说道:“我不想成为噪音的一部分。我正在努力弄清楚缓解疫情的最佳方法,而不是成为‘我想帮忙,我能做些什么’的人,这没有任何用处。”大卫,你这是什么意思?“不作为,那些受过良好培训但却什么都不做的人,那些满足于现状的人。”

 

他不是个自大的人。“每件事情我都想做得更好。每当我设计东西、帮助别人或者放松的时候,我都想做得更好。我想在说唱方面做得更好。我觉得自己还不够好。”在发表了有关假肢研究的论文后,他已经修改了设计,取消了提供稳定性和支撑重量的外部突出支架。他采用碳纤维材质以提高强度和减轻重量,并改善了计算压力发生位置的算法。

 

森格和他人联手创建了名为Global Minimum的非洲青少年与创新组织。每天吃早餐的时候,森格都会给他的联合创始人打电话。该组织的InChallenges计划负责安排比赛,并为那些面向年轻人、致力于解决塞拉利昂、肯尼亚和南非社会问题的项目提供资金支持。该组织的InLabs负责在中学开设发明和原型制作讲习班。森格在吃午饭前会通过Skype联系欧洲的同事,下午埋头于研究工作,回家前在媒体实验室的休息厅里打会儿乒乓球。他360度的协作和通讯世界通过网络空间传播:TED演讲视频、Global Minimum网站、他的个人网站、CNN电视专题片、他在SoundCloud上的音乐、他的Facebook页面……


在他的TED演讲中,森格讲述了一位老兵在媒体实验室里试穿假肢的故事。根据森格的叙述,这位患者说:“它非常软,就像是行走在枕头上,而且非常美观。”


像他这样的家伙接下来会做什么?可能是商业或者学术方面的事情。“我想融入这个世界。”他说,“我不想困在实验室里。”他希望扩大其假肢的生产规模,但不知道这是否意味着应该使它们商业化。同时,“我需要测试和证实我的设计,然后对这些设计进行临床评估。但我不知道。这取决于我接下来要做什么。”

E药脸谱网
分享: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