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钱不是万能的”——反评阿里健康的处方药网售模式
在行业人士看来,阿里霸王硬上弓地切入处方药零售环节,妄图打通医院和医保,用小利吸引患者再去挤压药企药店的想法本来就树大招风,其提供的服务并不足以支撑它在整个价值链的扩张企图。 
2014-12-15 16:35:08
0
刘谦



2014年让医药人闹心的事很多,临到年底刚融了巨资的马云大侠也来添堵,11月底在石家庄、杭州和重庆分别推出“阿里健康APP”,真实目的就是推动处方药的网售。据说石家庄十多天就有20万人下载APP,最大的药房每天接到阿里的单子1000张。相关评论更是铺天盖地:阿里要占领医药分销的最后一公里,冲破以药养医的藩篱,马大侠看中的就没有得不到的……

在惶恐了几分钟后再从仔细研究公开报道,我提起的心又放了下去。阿里健康的处方药网售模式问题重重,打法又简单粗暴,所谓颠覆也只是想从心理上震慑医药行业。

阿里的模式设计是很清楚的:患者自传处方或医院将处方传到阿里,阿里将处方发给合作的药店来竞价,患者挑选合适的药店来送药上门。阿里的算盘是通过初期的补贴吸引患者上网购药,积累足够的患者后跟药企和药店收费,未来还能利用积攒的患者大数据做疾病管理或跟医院互动,盈利机会无穷,这么美的画面想想都让人睡不着。


这种打法阿里最擅长,本质跟淘宝天猫和打车APP没有不同,都是利用折扣返利来获取用户再跟上下游的行业收费,并为支付和大数据应用做铺垫。可惜医药跟电商和出租车业的性质有几个光年的差别,阿里的电商基因未必能玩转垂直壁垒极深的医药领域。

阿里的模式至少有这些问题:首先是它自己也犯愁的医院处方不外流,这个问题的背后就是公立医院要以药养医。政府早就叫嚷医药分开并在全国做了无数试点,包括药房托管,药品收支两条线和零差价,但效果不说也罢。问题的难度并不在技术或者信息不对称,关键是政府没钱去补贴医院放弃的药品收入。阿里在石家庄也尝试去给医院补贴并通过政府施压来拿到医院处方,想想公立医院药品销售每年六千亿的规模,土豪家大概也没有余粮吧。如果医院处方不外流,就靠患者自己上传恐怕难成气候。就算N年后医院彻底放弃占比不到一半的门诊药品收入,政府把它独家交给阿里造成事实上的垄断,医药分销行业如国药、上药、广药岂能答应?

医保与零售药店的对接也是个技术问题,相对简单,但全国也就杭州等几个城市做得尚好,医保没有广泛在药店铺点也不是技术问题,主要看当地政府的监管能力和经济实力。管理几百家医院的合理用药且不盗刷医保卡比管几千家药店要容易多了,再说买药太方便会不会让医保基金担心老百姓开更多可用可不用的药?二百多个城市医保基金已经入不敷出。

阿里宣传的通过它买药便宜很多,其实也不靠谱,药店的价格一向比医院便宜——但患者还是喜欢去医院,尤其是价格最贵的大医院拿药。患者这里的价格敏感度比双11双12的剁手族差远了,除了对医院的信赖以及医院处方药品种远多于药店,更要紧的是城镇门诊处方药报销比例自负比例也就20-30%,药店跟医院的差价乘上20%就没多少了。阿里想通过比价让药店开打价格战也是异想天开,药店销售处方药平均毛利不到10个点,品牌药企对渠道尤其药店这样辅助渠道的价格管控是非常严格的,它受医院和医生的影响比渠道或经销商大得多。

再说药品跟淘宝天猫上商品不同的是药品降价并不能刺激购买数量,患者都有固定的用量,不会因为便宜就每天多吃一颗或发动家里人一块吃。药企不会轻易降价,降价患者也不会多买,降价也难以吸引到新患者购药,因为新患者受医生驱动而不是看到药品降价就自主购买。马大侠可能不知道中国药品的质量一致性还是大问题,同名不同质的药漫山遍野。就算你能凑够足够的患者再去跟个小药企团购一批便宜的药,估计也没多少人愿意用。


有意思的是阿里老拿它独家掌控的中国药品电子监管码来说事,认为这是吸引患者来它这网购处方药的利器。其实城市药店销售假药劣药的情况并不多见,药品保真这个算不得患者痛点,最多也就是个痒点。

在行业人士看来,阿里霸王硬上弓地切入处方药零售环节,妄图打通医院和医保,用小利吸引患者再去挤压药企药店的想法本来就树大招风,其提供的服务并不足以支撑它在整个价值链的扩张企图。它想解决的医药行业信息不对称的问题本身是个伪命题,想达到的医药分家又是停滞不前的医改中最难啃的骨头,想压缩的医药流通环节费用力气又用错地方,想为医生自由执业提供虚拟药房的服务似乎有缺少前提。

当然阿里健康加入对推动药品流通领域变革甚至公立医院改革也有助力。和IT互联网相比,医药行业的确过于封闭保守。再说了,首富的世界咱不懂,现在也提倡有钱可以任性,万一人家的梦想又实现了呢?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