辉瑞的猜想:GSK or 阿斯利康?
辉瑞在2014年痛失阿斯利康成为了并购界最遗憾的案例,现在为了重新摘回销售的皇冠,辉瑞的管理层现在也面临巨大的压力,首席执行官(CEO)Ian Read 则需要从战略上比别人思维更加“逼格”才能获得董事会的认可。辉瑞在2015年有2条备选策略:继续大并购或者回购更多股票。这家美国公司最终将会在2家英国公司之间情归何处呢? 
2015-1-27 17:04:07
0
E药脸谱

 

创建于1849年,迄今已有160多年的历史、总部位于美国纽约的辉瑞公司是目前全球最大的以研发为基础的生物制药公司。其产品覆盖了包括化学药物、生物制剂、疫苗、健康药物等诸多广泛而极具潜力的治疗及健康领域,同时其卓越的研发和生产能力处于全球领先地位。

 

尽管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制药公司,事实上也会面临发展瓶颈期。为了寻求增长,目前它也正在努力地挣扎着。毫无疑问,与大多数同行一样,由于专利权到期、独家产权丧失等原因,制药公司正在面临着销售业绩下滑的窘境。

 

因此,为了重新摘回销售的皇冠,辉瑞的管理层现在也面临巨大的压力,首席执行官(CEO)Ian Read 则需要从战略上比别人思维更加“逼格”才能获得董事会的认可。

 

据知情人士分析,辉瑞在2015年有2条备选策略:继续大并购或者回购更多股票。

哪里跌倒在哪里爬起来


辉瑞继续追求阿斯利康


去年,在生物医药10大热门事件中,令我们印象最深的感情纠葛莫过于“辉瑞——阿斯利康”这对冤家了。总部位于英国伦敦、研发总部位于瑞典的阿斯利康由前瑞典阿斯特拉公司和前英国捷利康公司于1999年合并而成,其在包括消化、心血管、肿瘤、中枢神经、麻醉和呼吸等治疗领域为患者提供多种医药产品,也属于全球领先制药公司。

 

去年,辉瑞意欲以每股55英镑的价格收购阿斯利康,但是阿斯利康与辉瑞期间通过三番五次的要价,很遗憾的是辉瑞做了一次次妥协后交易仍然告吹了。

 

当辉瑞决定放弃收购退出交易时,被誉为“英国巴菲特”的明星基金经理Neil Woodford(其重仓了阿斯利康和GSK 股票)预测:尽管随着阿斯利康的增长潜力,辉瑞一次性支付给阿斯利康股东的补偿可能性很小,但是仍然不排除辉瑞会再次收购阿斯利康,且他认为辉瑞做出这项决定的概率是一半一半的。

 

然而,从现阶段的行情来看,辉瑞公司的CEO似乎已经移情别恋,看上了葛兰素史克公司(GSK)。

 

GlaxoSmithKline PLC (GSK.L)


由葛兰素威康和史克必成强强联合成立于2000年12月的GSK在抗感染、中枢神经系统、呼吸和胃肠道/代谢四大医疗领域代表当今世界的最高水平,在疫苗领域和抗肿瘤药物方面也雄居行业榜首,当然毫无疑问的是2013年的丑闻让其在2014年遭受了一定挫折。

 

从SEC公开的资料来看,GSK现在市值724亿英镑(约合1122亿美元),这只比辉瑞去年对阿斯利康的估值(690亿英镑)略高;当然阿斯利康目前的市值已经不是这个价格。

 


AstraZeneca PLC (AZN)


不过也有传闻说,鉴于GSK估值比阿斯利康高,不排除辉瑞会进一步提高收购阿斯利康的价格。

 

此外,从辉瑞公司自身的实力来看,辉瑞在去年的第三季末的财报显示,公司净负债仅36亿美元,这与其总股东权益的780亿美元简直是九牛一毛,所以从资产负债表的角度而言,辉瑞是有足够的资金来进行提价收购的。

 

假使阿斯利康强者独居

辉瑞是否会转移目标?

 

分析人士认为,辉瑞牵手GSK或是阿斯利康的任意一方,由于2家企业皆为英属,英国政府(利益集团)都有可能进行阻挠。

 

确实如此,在去年辉瑞首次提出收购阿斯利康之后,英国政府就以“垄断”嫌疑进行调查。例如,在过去的几个月里,阿斯利康在开发新型疗法的地方确实取得了一些关键性疾病,例如治疗急性冠状动脉综合症(acute coronary syndrome, ACS)的抗凝血药Brilinta能降低心脏病患者的发病死亡风险,这将会为Brilinta带来新的应用前景。

 

2014年前9个月中Brilinta的销售额是3.43亿美元,基本可以实现2019年12.3亿美元销售额的目标。分析师估计,若今后给具有一年以上心脏病史的患者开具Brilinta处方,则处方量会是原有适应症的两倍之多,这将会极大地促进Brilinta的销量,预计将会预计将会给阿斯利康带来每年35亿美元的销售额。

 



此外,阿斯利康拥有8个关键性的资产(重磅弹药),在接下来的18个月里将会带来关键性的作用,同时阿斯利康表示在2016年,将有数十种药物会被批准。

 

如果辉瑞再次回来示爱阿斯利康,想必阿斯利康的在研药(pipeline)才是吸引其真正的杀手锏,因此阿斯利康高层也不傻,假使他们的pipeline能够让辉瑞锦上添花、强者恒强,想必其会继续咬住一个“杀手”的价格。

 

从另一方面看,但是依行内人士对辉瑞高层的了解,辉瑞收购GSK可能是一个相对容易的目标,他们很有可能为了补偿股东的收益而放弃未来在阿斯利康这支潜力股,不过也有人认为这个代价真心高昂啊!

 

虽然大家纷纷表示还看不出哪家会成为辉瑞的口中之物,但不可否认的是辉瑞今年鲸吞某家大药厂的势头不减。

而最新的辉瑞财报显示,辉瑞将有330亿美元的现金流用于资产并购,也有分析者认为它有可能将目标看向2014年的“白衣骑士”——阿特维斯(以660亿美元的现金和股票将艾尔健纳入囊中),或者是迈兰制药(Mylan Pharmaceuticals)以及威朗制药(Valeant Pharmaceuticals)。

 

你想在GSK或者阿斯利康中寻找获利机会?


事实上,就连最精明的投资者也表示,猜出哪些公司最终将落入辉瑞囊中仍然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那些股民或许已经觊觎很久并拭目以待从辉瑞的大并购中捞得渔翁之利,不过小编友情提醒您:谨慎谨慎再谨慎哪,否则的话你可能会走更多的弯路烧更多的钱。

 

巴菲特爷爷说过:世间最靠谱的投资即是价值投资,生物医药产业当然也不例外。与其靠着机遇豪赌一把,不如把眼光放在那些已经建立了投资组合的股票池,他们依赖靠谱的长期前景、公司辉煌的历史和一个稳定的红利。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