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lar例外”引发专利之争,《哈奇·维克斯曼法案》打开仿制药之门
仿制药的质量与安全问题再次引起了社会的关注。谈到仿制药概念的出现,其实也不算是太遥远的事情。 
2014-11-21 13:40:59
0
E药脸谱

本文转载自艾美仕


最近,仿制药的质量与安全问题再次引起了社会的关注。谈到仿制药概念的出现,其实也不算是太遥远的事情。
 
在制药业的早期,仿制药的概念并不存在。直到1984年,美国国会制订了一部卫生法规——《药品价格竞争与专利期限恢复法》(Drug Price Competitionand Patent RestorationAct),即《哈奇·维克斯曼法案》(Hatch-WaxmanAct)。
 
该方案的出现,源自一次药品专利纷争,使得大家认为制药业急需鼓励竞争和降低药物成本。与此同时,政策制定者也意识到,制药公司非常在意知识产权的维护。
 
尽管专利药企业在药品的研发过程中投入巨资并拥有专利权,但为了在处方药市场中注入价格竞争,哈奇·维克斯曼法案规定,仿制药可以与专利药同台竞技。


当年,仿制药仅占美国处方药市场的18.6%,由于经济上的利益冲突,这部法案很大程度上被人们看作是美国卫生政策的成名史。


这部法规的诞生,起到了几个方面的作用:一方面,由于低成本的仿制者带来的价格竞争对专利药企业的利润产生了威胁,降低了他们从创新药品身上所获得的回报,也刺激了这些专利药企业采取一些能钝化竞争的积极行动;另一方面,由于采取了价格竞争,也压缩了仿制药企业的利润,从而迫使他们寻找避开激烈竞争的方法。


“Bolar例外”背后引发专利纠纷


1983年,Bolar制药公司在罗氏公司生产的药物盐酸氟西泮专利到期前,从国外进口了该药物化合物并开展生物等效性等试验。结果被罗氏公司状告专利侵权。


纽约地方法院的一审判决结果是:因为Bolar制药公司的目的是试验,而实验研究并不违反专利法,因此判定Bolar制药公司不构成侵权。


罗氏再次上诉到美国联邦巡回上诉法院,双方展开激烈辩论,很多制药商认为,罗氏的专利应当得到保护,如果药物获得专利保护的实际时间过短,不利于药物的创新。也有美国的媒体报道,Bolar生产的仿制药,代表公众健康的利益,应该支持仿制药物尽快上市。


最终巡回法院审理后认为:进行生物等效性试验是有商业目的的;如果专利期届满后才开始仿制药相关试验,专利权人实际上将获得超过专利期的排他权,是变相延长专利期;但这只能要求国会通过立法解决这两者矛盾,基于现有法律Bolar公司侵犯了罗氏公司的专利权。


这一原研和仿制药专利纠纷十分典型,代表了原研药物专利权时间过短和公众需要仿制药物尽快上市之间的矛盾,这直接催生了《药品价格竞争与专利期补偿法》并获得国会的通过。根据1984年美国国会修改后的《专利法》,Bolar公司的行为不侵犯专利权,也就是说在专利期内进行临床试验等药品注册审批要求的试验研究,不侵犯专利权,这称为“Bolar例外”。


哈奇·维克斯曼法案出炉


1984年,通过和FDA的协商,新法案首先提出了仿制药的简化申请(ANDA),但要求生产企业必须保证其所生产的仿制药,与所含成分相同的专利药等效,并且严格按照FDA批准的工艺规程进行生产。这一条款免除了开展临床试验的需要。


第二,该法案允许仿制药企业在相关专利期满之前,在没有提交专利侵权声明之前,就可以提交申请和开展生物等效试验。


第三,该法案对如何解决仿制药企业和专利药企业之间的专利纠纷作出了详细的解释。


法案还规定:仿制药生产企业一旦挑战专利成功就可获得奖赏,包括第一个提交简化申请的仿制药公司能获得180天的市场独占期,但必须提交他们的产品没有侵犯任何现有专利的声明。


但是,如果在仿制药企业发表上述声明之后的45天之内,专利药企业提交了专利侵权申请,30个月之内,FDA将不会批准仿制药,之所以特设了30个月的等待期,之所以这样规定是为了使专利挑战通过法院系统蜿蜒前进,直到专利纠纷得到解决。


这些条款对处方药市场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但同时也引发了一些令人烦恼的诉讼。


一是这个条款导致了大量的专利侵权纠纷,主要是针对专利已有明确界限的争论。这些诉讼案中,更多的是专利药生产企业为了谋求最大利益而采取的策略,因为专利药企业一经提出起诉,就能延迟仿制药上市的时间,在仿制药被拖延上市的30个月里,专利药企业可获得巨大的利润。对此,2003年,美国国会采取一些措施,限制这一类的诉讼,同时,为了尽量减少竞争,专利药企业可为每个产品平均申请10个专利,而10年前,每个产品的专利仅为2个。


不但专利药和仿制药之间存在利益之争,仿制药公司之间也存在着价格竞争。仿制药生产企业也在努力获得与同行竞争中的有利地位,从而使自己的产品能获得更高的价格。


原研厂家的反击


随着新法案的出炉,原研厂家为了应对专利即将到期,开始千方百计地利用可相互起到增效作用的药物进行重组,或通过新型的工艺途径,对关键产品进行改良从而获得专利。其中包括缓、控释制剂和无需口服给药等新剂型。


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专利药生产商还有其他的方法。当一些产品专利将要到期时,这些企业通常会诱导患者转向使用其专利期更长的药品;或者在其他仿制药刚进入市场时,专利药企业先上市自己授权的仿制药,典型的例子有非索非那定、希舒美和普拉固。这几种授权仿制药品分别占据了同类仿制药品市场的30%—50%。


授权仿制药和仿制药之间的竞争目标主要是争夺市场独占权,这些授权仿制药为专利药企业赢得不少收入的同时,也破坏了仿制药企业所获得的180天的市场独占期,除减少了仿制药企业所获得利润外,也挫败了挑战者的锐气。


另外,还有一些原研药企与仿制药企业签订有偿延迟仿制药上市的协议。这类协议涉及到的产品包括有K-Dur、Cardizem、Nolvadex。这类协议在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和医疗保健支付者中间引起了强烈的反竞争争论,法庭判决也牵涉到其中。但最近法庭认定这些协议是合法的,目前案件还须由最高法院作最终判决。


而在大多数的情况下,专利产品与仿制药是在同一层次上竞争。对此,原研药企业在其产品专利到期之前,会想方设法来阻止利润的流失。专利药企业通过宣传自己产品的临床优势来说服医生和患者继续使用自己的产品。


可见,无论是原研药企还是仿制药企业,都出于自己的利润对哈奇·维克斯曼法案作出了积极的回应,也许正恰恰是当初这项法案的制定者们所期望看到的变化吧。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