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度盘点】2014那些鞠躬下野和欢欣上任的人事变动
2014年,几家欢喜几家愁。自大部制改革之后,CFDA人事调整仍未见放慢脚步;在产业界,四位“大佬”级人物告别昔日的风光,或被开、或请辞、或临囹圄之灾、或绝红尘之扰;换个视野:国药换血、默克雪兰诺重构、企二代接班,谁的职务变动最牵动你心?请跟随脸谱君一起,回顾2014年度人物: 
2015-1-8 16:22:14
0
E药脸谱

是的。又到了脸谱君每年盘点人事变动的例牌时间。2013年印象最深刻的是多家药企均选择在这一年更换了CEO或者董事长(详见【独家盘点】2013年最受关注的CEO去留),而2014年印象最深的则是非正常的重量级人事变动频频出现。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首先是政府官员职位的变动,除去备受关注的发改委人事巨震,自大部制改革之后,CFDA人事调整力度也超出了想象,总共70人次进行了职务调整。另一方面在产业界,多位“大佬”级人物告别昔日的风光,鞠躬下野,或被开、或请辞、或临囹圄之灾、或绝红尘之扰;而欢欣上台的也大有人在。

请跟随脸谱君一起,回顾2014年度人物,更重要的是看看这些人事背后的伏笔:

洒泪而别的人事剧情一再上演

华润的宋林、三精的刘占滨等等,这些非正常的人事变动,均成为业界新闻的头条 。简而言之,无论主动或者被动,他们的离开让各自公司均处于尴尬收场的境地。


==宋林==

4月17日18点30分,中纪委官方网站宣布,华润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宋林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4月23日,傅育宁空降华润集团,卸任自2010年起担任的招商局董事长一职,担任华润集团董事长。


宋林被调查祸起华润旗下电力公司在收购山西金业资产的百亿并购案中涉嫌利益输送,致使数十亿元国有资产流失。


宋林是“国有企业职业经理人”,他的职责是“国有资产保值增值”,而同时他又是一位中组部直管的“党管干部”,在行政上则享受副部长级待遇,这都是一些具有鲜明中国特色的名词,“商人+党员+官员”的“三位一体”,使得宋林的离职被调查绝不仅仅是产业界的原因。


但是对于旗下正待重组的医药资产来说,宋林被举报使得华润三九与华润双鹤重组事宜被无限期拖延,鱼跃医疗对华润万东的收购也随即被增加难度。而此后7月2日,被称为宋林“左右手”的华润医疗CEO张海鹏也正式离职。自2011年底张海鹏从华润集团战略管理部总经理的位置调任华润医疗CEO,他曾先后出击试图收购高州医院,但后因职工反对而告终;其收购的武钢总医院也爆出管理缺失、人员流失等情况;北京、天津、太原的项目最终并没有谈成,唯一成功的案例是对昆明儿童医院的收购。


年度伏笔:在央企大鳄们的江湖里,谁会是下一个?


==刘占滨==

5月16日,三精制药现任董事长刘占滨因涉嫌受贿被检查机关带走协助调查,期间刘占滨以身体不适要求治疗,5月18日E药脸谱网独家报道:刘占滨在医院跳楼自杀。


据一位黑龙江省检察系统的人士透露,刘占滨为检察机关目前侦办的“三精制药”和华润黑龙江医药有限公司系列腐败案中的重要一环。案件不仅涉及华润黑龙江医药董事长刘彦铎收受药企贿赂以及向医疗、医药系统行贿等内容,还与刘占滨等私自贴牌销售、收受广告回扣有关。传言称,刘占滨在跳楼被抢救过程中反复说的就一句:“我不想要,可不敢不要”。由于刘占滨跳楼身亡,一些线索被迫中断。


10月20日,人民检察院案件信息网发布了16则由黑龙江相关检察机关受理、与医药行业相关的重要案件信息。涉及人员包括哈药集团中药有限公司审计法规部部长陈晓东,哈药三精制药股份有限公司营销中心政府事务总监杨峰,哈药集团三精千鹤制药有限公司、黑龙江千鹤百盛医药有限公司总经理孙开敬,华润黑龙江医药有限公司总经理刘彦铎,哈尔滨万川华拓医药有限公司经理竺希全等。


==Chris Viehbacher==

赛诺菲前CEO魏巴赫(Chris Viehbacher)10月29日被离职是一场“人造的灾难”:不仅公司市值三天蒸发220亿美金,而且赛诺菲寻找下一任CEO人选也成了一道难题。几乎所有媒体和证券分析师都认为,赛诺菲就是没办法和法国籍以外的人共事。


在魏巴赫执掌赛诺菲的六年时间里,他所信奉的战略是“哪里不好改哪里”。他的行动赢得了投资者的认可,但也让董事会坐立不安:要知道,法国工会绝不会眼看着一家法国公司把公司重心转移至美国,并在总部所在地大规模裁员的。于是,魏巴赫的沟通方式成为了归罪点。


在没有魏巴赫、兼任CEO的日子里,董事长Weinberg先后三次对赛诺菲接下来的战略开腔:第一次,他表示将延续研发战略,值得一提的是其中大多为魏巴赫经手的项目,比如对健赞的收购以及与Regeneron的合作;第二次,Weinberg表示将在2014至2020年拿下18个新药批文,并称将未来五年能因此获得300亿欧元的收入;第三次这位兼任CEO彻底地站在了魏巴赫战略的对立面,表示不仅不会出售魏巴赫曾考虑过的成熟产品业务,更着手寻找那些增长稳健但相对缓慢的收购标的,这些领域包括消费者自主保健、兽药和疫苗。


年度伏笔:赛诺菲的下一任CEO在哪里?


==Takashi Shoda==

第一三共前董事长Takashi Shoda没能体面的退休:5月14日,这位年逾65岁的老人最终因为收购兰伯西失误而辞去董事长职务,从此担任高级咨询师。第一三共并购兰伯西成为医药史上典型的失败案例。


2008年,第一三共斥资46亿美元获得印度制药企业兰伯西超过半数的股权。在当时,兰伯西是印度最大的仿制药企业,主要产品均出口美国,该交易也成为当时印度制药史上金额最高的交易。但没过多久,兰伯西东窗事发,接连爆出的数据造假丑闻以及多个工厂GMP检查不合格的消息,第一三共也不得不面对高昂的代价:罚单、一落千丈的销售额……2014年4月,第一三共再也不愿意做擦屁股的人,宁可赔本6亿美金,以40亿美金的价格将其所持的兰伯西股份出售给兰伯西的印度对手太阳药业。


除了剥离兰伯西、董事长辞职以外,第一三共也调整了部分的高级管理层,称将采取“过渡管理”措施。


年度伏笔:日资企业的国际化战略为何总是负多胜少?


————这是一条吉利的分割线————

年度重磅换血

==中国最大制药企业易帅==

图:宋志平

4月15日,国资委副主任金阳代表国资委在中国医药集团总公司干部大会上宣布,宋志平在国药集团的任期届满,国资委副秘书长郭建新任国药集团董事长、党委副书记。


2009年5月,中国建材集团董事长宋志平受命同时担任国药集团董事长,成为唯一的中央企业双料董事长。对于卸任原因,宋志平表示“孩子已成长,该放手了”。


这不是最近一来国药系的首次人事变动:2013年11月11日,国药控股宣布,佘鲁林辞任董事长;执行董事魏玉林获任为新任董事长,任命李智明为新任总裁。同时,汪群斌辞任副董事长,该职位由陈启宇担当。2013年12 月31日,北京天坛生物制品股份有限公司任命郑晓丽为副总经理、李胜彩为财务总监。二者原来分别担任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上海生物制品研究所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2014年1月,国药股份和国药一致均增选国药控股新任总裁李智明为公司董事;5月3日,原上海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郭俊煜出任国药控股副总裁。

此外在2014年1月,国药控股曾披露两起公司丑闻:因涉嫌贪污,前副总裁施金明、全资附属公司国药控股分销中心有限公司前总经理徐益众被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检察院带走调查。此前,施金明已辞任国药控股副总裁、国药一致董事及其他所有职务。


高层频繁人事变动是否是正式启动内部整合的信号?2006年国药控股在香港上市时,中国医药集团总公司曾承诺将整个北京地区的医药资产注入到国药股份以解决同业竞争问题,一直到2009年3月都没有兑现,2011年3月国药集团又进一步做出承诺:将以国药控股作为医药商业运营最终惟一平台,争取5年内在条件成熟时解决同业竞争问题,2016年3月即是最后的期限。如今,派出“嫡系”总裁李智明出任三家上市公司高管,是否正是整合搭桥的意义所在?


7月15日,国务院国资委宣布,中国医药集团总公司将纳入首批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的试点,同时集团还将作为“开展董事会行使高级管理人员选聘、业绩考核和薪酬管理职权”的试点。有消息称,未来“将从哪个子公司开始进行改革,是采取高管持股模式还是职工持股模式?是否是集团层面出台一个框架原则,交给子公司自行操作?”一切谜底将在2015年初揭盅。


==默克雪兰诺女主登台==


图:葛丽鹤

2013年9月,葛丽鹤(BelénGarijo)从COO升任全球CEO,默克雪兰诺的战略调整就开始日益清晰起来。一个表象是,公司任命了数位新高管。


他们分别是:全球研发总监Annalisa Jenkins,首席生物类似物研发负责人Thierry Hulot,首席信息官Jim Stewart,首席医学官Steven Hildemann,战略及全球特许经营权总监Meeta Gulyani(从罗氏),生物类似药总监Simon Sturge(从勃林格殷格翰)。由于Annalisa Jenkins在2014年3月辞职加盟小型生物技术公司,葛丽鹤又从默沙东公司请来从事肿瘤免疫药物开发的Luciano Rossetti担任全球研发总监。


不难看出,默克雪兰诺在研发新药和新兴市场开发上都投入了新鲜血液。值得一提的是,默克雪兰诺十分钟情与在中国淘金和投资,先是从百济神州以最高1.7亿欧元的价格收购两个抗肿瘤产品,随后又在南通投资6.5亿开设新厂。那么,葛丽鹤新班子主动布局的结果究竟如何?我们拭目以待。


==企二代接班==


在中国制药行业里,大部分曾经叱咤商界的第一代创业者们都已年逾50岁,财富和企业的传承已是难以回避的命题。2014年医药企二代接班继2013年之后再度成为热议焦点,他们能否将父辈的事业推向更高的境界,新生代的背景又将给他们执掌的企业带来什么?


闫凯境(天士力)

3月28日,天士力董事长闫希军宣布辞任董事长职务,其独子闫凯境(曾用名“闫凯”)接任该职务。


这是继闫凯境2012年10月接任总经理之后的又一次“升职”。闫凯境有很强的金融背景,是英国雷丁大学国际证券、投资与银行专业硕士,曾任博科林药品包装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之外,闫凯境的金融背景在天士力的近20个亿的收购动作中有所展现。


熊伟(羚锐制药)


6月9日,羚锐制药发布公告称,担任羚锐制药22年的董事长熊维政正式离任,原总经理程剑军接任董事长一职,更引人关注的是,熊维政之子熊伟出任总经理。


据了解,熊伟曾在英国谢菲尔德学习营销专业,回国之后,熊伟并没有直接进入羚锐制药,而是进入上海复星医药产业发展有限公司市场营销部担任总经理助理一职。一年之后,熊伟回归羚锐制药,曾担任市场部总监、总经理助理、羚锐制药副总经理等职务。在熊伟担任贴膏剂销售部副总经理期间,羚锐制药贴膏部销售收入实现每年30%的增长。

曹飞(济川药业)

对于企二代曹飞来说,无论是接班还是另辟疆土,新的事业已经开始了。2015年1月,万鸿集团公告称,“80后”曹飞将取代何长津成为万鸿集团的实际控制人,股权转让对价为5亿元。


曹飞为济川药业董事长曹龙祥之子,曾任职于上海复星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13年12月26日,济川药业作价56亿元通过资产置换方式进入洪城股份,实现了借壳上市。短短一年多时间里,曹飞家族接连在湖北拿下两个壳资源。

————这是一条产业VS官员的分割线————


CFDA:2014年共有70人次职务调整


自2013年3月国务院发布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以来,CFDA官网上的人事信息一栏共披露了180人次的各级官员职位调整。人事调整的高峰发生在2013年6月5日,当日任命了包括颜江瑛等41名官员;另一次则发生在2013年12月30日,有24名官员接受任命。


纵观CFDA2014年来的人事变动,三个特征尤为明显:


其一,食品监管力量进一步增加,监管重点或向食品偏移。在人员配置上,免去吴浈、焦红担任的食品药品安全总监的职务,进一步明晰监管权责,任命孙咸泽、郭文奇分别担任药品安全总监和食品安全总监。在监管队伍的充实上,食品监管相关部门新任命10位官员,进一步显示CFDA对食品安全监管的重视。尽管药品和器械相关监管部门也均有7位官员履新,但其中大多为试用期结束转正。


其二,许嘉齐正式被任命为药品审评中心主任,此前引发热议的审评方式调整尚未落地。在3月7日E药脸谱网的独家报道《“技术派”许嘉齐会给CDE带来什么?》一文中,据接近决策层的高层人士透露,CDE将考虑“用市场的手段邀请更多的专家有效参与评审,或者向第三方购买服务”,这一说法此后在尹力的发言中获印证,但此后一直没有下文,直到10月23日CDE增聘20个非事业编制员工。


其三,9位老一辈食品药品监管官员在2014年内退休,其中包括原CFDA副局长刘佩智、原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院长李云龙、药品评价中心副主任郭惠普等。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