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支架滥用,您支持钟南山还是霍勇?
一个小小的支架“支”起的大利润始终无法被人们所忽视。 
2015-3-9 9:59:15
0
E药脸谱



钟南山

“广东某医院的一个心脏导管大夫为病人做冠状动脉照影,本来问题不大,但是最后给放了五个支架。”3月6日下午,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在广东代表团审议政府工作报告时,痛批当前一些公立医院医生不讲医德、违规创收的行为。

钟南山说,公立医院应该是公益性的,但现在我国公立医院医护人员的收入80%以上是靠医院创收。一些公立医院过度追求利润,跟开超市一样,不断增加连锁机构。一些公立医院院长之间互相攀比营业额,而不是比发展了什么新技术;彼此以创收高低论英雄,而不是看攻克了什么疑难杂症。

“当公立医院对医生的激励来自对病人的收益,当医生与病人之间的关系纯粹变成商家与消费者的关系,那么这种市场化导向必然会对医德形成挑战,一些乱开药、乱检查现象也就不足为奇了。”钟南山说。

他认为,医改进行多年以来,在解决群众基本医疗、实现广覆盖上取得的成绩举世瞩目,但在缓解看病贵看病难、构建良好医患关系以及调动医务人员积极性等方面,还没有取得明显突破,关键就在医生工资由谁埋单。

钟南山建议,公立医院要回归公益性,由政府承担医护人员的工资,可以有部分工资作为绩效考核,但关键是要切断医务人员收入与患者就医费用之间的关系。“这不是重新回去吃大锅饭 ,而是希望将医生的一些灰色收入转化为正当透明的收入。”钟南山说。



霍勇

患者是否需要放入支架,原本应严格根据手术指征来确定,但由于“你懂的”原因,一些原本没有必要进行支架术的患者被安放了支架。

多年来,“一定程度上过度”、“不恰当使用”等相对含蓄的词语,一直包围在心脏介入治疗的周围。对此,健康界在中国急性心肌梗死救治项目2期全国启动会上,专访了中华医学会心血管病学分会主任委员、北大第一医院心内科及心脏中心主任霍勇,作为全国政协委员,他断然否定了中国存在“支架滥用”的现象。不仅如此,中国的心脏介入手术,总体上数量严重不足。

“中国有95%的心肌梗死患者得不到治疗,只有5%的患者得到了及时的救治。”霍勇告诉健康界,2013年全国冠心病介入治疗“平均每例次1.51枚”的数据是正确的,这其中心肌梗死患者为每例次1.2枚,而全世界的数据为平均每名心梗患者放1.5枚支架,欧洲等地一些发达国这个数字甚至高达1.7,也就是说,中国患者放支架的数量总体上要低于世界平均水平。

霍勇认为,“支架滥用”这个说法是非常不负责任的,不能仅看到个别患者被放置过多数量的支架就认为支架在中国整体被过度使用。“不排除个别医生受利益的驱动、对疾病存在认识上的不足或是水平不高等原因给患者多放了支架,但这肯定只是极个别的现象,不能把个别情况放大到整体中去。”霍勇对健康界说。

然而,一个小小的支架“支”起的大利润始终无法被人们所忽视。在一些大医院里,国产支架在几年前平均价格就已经达到1.1万元,进口支架约为1.7万元至2万元。与会的专家中,并没有人愿意谈论这一话题。对于国产与进口支架的质量问题,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心内科主任陈韵岱对健康界表示,国产支架在质量和使用年限上,与进口支架并无差别,公众“国产支架使用时间少于进口支架”的说法是错误的。

救治心梗患者 全国19家医院通过胸痛中心认证

事实上,无论支架是否滥用,对于急性心梗患者来说,急诊介入治疗仍然是挽救生命的唯一方式,而胸痛中心是为急性心梗、主动脉夹层、肺动脉栓塞等以急性胸痛为主要临床表现的急危重症患者提供的快速诊疗通道。为了让此类患者及时得到救治,中国“胸痛中心”认证工作于2013年9月正式启动。在一年多的时间里,中国“胸痛中心”认证组织机构完成了4批次认证工作,共19家医院获得了认证资格。

这19家医院为广州军区总医院、上海交通大学附属胸科医院、吉林大学第一医院、烟台市烟台山医院、厦门市心脏中心、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武警总医院、武汉亚洲心脏病医院、成都市第三人民医院等。据了解,目前,第5批胸痛中心认证工作已经启动。

E药脸谱网
分享: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