雇主:中国医疗变革的另一个推手?
美国互联网医疗的发展除了得益于保险公司的推动,另一支付方——雇主的作用也不可小视。 
2014-11-5 15:44:18
0
西潮


本文转载自村夫日记


美国互联网医疗的发展除了得益于保险公司的推动,另一支付方——雇主的作用也不可小视。作为商业医保的主要购买方,雇主对员工的健康程度有着关乎切身利害的关注,只有员工越健康,雇主才能在下一年的保费支出上减少支出,降低公司的成本。而雇员一旦健康问题增多,公司的医疗成本将上升,增加了公司的压力。

互联网医疗能加强疾病的预防和控制,进而控制医疗费用支出。因此,雇主和保险公司一样,大力采购互联网医疗的服务,推动了互联网医疗在美国的发展。其实,在互联网医疗出现前,雇主也在一直采购各类医疗的项目来增进员工的身体健康并控制疾病的发生。但互联网医疗的发展大大增加了供给,给了雇主更多的选择。

随着中国医改的真正展开和医疗投资的逐步升温,中国医疗市场的变革才刚刚开始。医疗体系的核心支付方——保险和雇主能否成为这场变革的核心推动力?

按照美国的经验,雇主的动力主要来自医疗保险费率的升降。因此,雇主能否成为医疗支付方主要看保险公司是否会成为医疗支付的主力。就目前来看,中国医疗商保还不能成为市场的主要推动力。中国的市场依旧依赖于政府的医保体系。

但是,这并不是否认了雇主在目前的体系中不能有所作为,成为推动医疗变革的一股力量。

首先,大公司开始面临员工就业状况的变化。随着中国环境的恶化和个人生活方式的巨大改变,慢病日益年轻化。随着90后进入劳动力市场,很多年轻人不再是以前那样任劳任怨,对工作环境各项要求高。随着各类疾病的高发和个人权利意识的高涨,雇主需要改变以前的人力管理策略,更多的为员工提供健康服务。健康服务已经不仅仅是以前的那种福利,而是能够切实降低用工成本的一种方式。

按照现行的体制,雇主只负责为员工缴纳员工工资7%左右比例的医保统筹金,好一点的公司还会为员工购买补充医疗保险(主要是为员工报销医保看病的支出)和体检服务。不过,类似麦肯锡那样的高端外企一直在为员工购买除医保外的高端健康险。但这毕竟只发生在少数利润比较高的公司,高端市场规模毕竟有限,广大的中端市场都被忽略了。

随着中国中产人群的扩大,大部分中端人群都对健康有着更高的要求,现在的医保显然无法满足他们的需求。但每年2-3万的高端保险对他们来说又有着一定的支付压力。因此,当前有一些健康险公司已经开始设计和推出符合中端人群的产品。这类保险产品可能会有定点医院,提供医保补充等,并提供健康管理产品来加强员工的健康程度。

虽然,大环境对商保还没有很大的利好政策,但是,小型的创新产品已经开始出现,这主要源于用户的需求。如果政策能在一定程度上跟进,这块市场将会获得较大规模的发展,中国互联网医疗的发展也将得到有力的支付方来支持。

退一步来说,在现行的体制下,即使在未来的3-5年没有相关的政策,中端市场的医疗保险产品仍然会获得较大的发展,因为市场的需求已经到了临界点。对于中端人群来说,为了能获得优质的医疗服务,付出一定的溢价是合情合理的。而中端的保险产品价格并不贵,公司支付大头后,自己只有少量支出,这总体来说还是比较符合自身的心理预期。

总体来说,雇主将在未来的医疗市场逐步拥有一定的话语权,虽然还非常弱小,但将会逐步增加。

E药脸谱网
分享: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