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度最忙院士——施一公
2008年,施一公辞去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终身教职,回到祖国,担任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进入2015年,已经是施一公教授回国的第8年。回国后,他入选中国科学院院士,获得瑞典皇家科学院颁发的爱明诺夫奖,出任清华大学校长助理,挂职北京卫计委副主任……过去的一年,是他最繁忙的一年! 
2015-2-12 13:50:54
0
E药脸谱
本文转载自生物探索


施一公的成长历程与科研之路

1967年5月出生于河南郑州。

1969年10月举家迁至河南驻马店。

1985年9月以数学竞赛河南赛区第一名保送进清华大学生物系。

1989年7月提前从清华大学毕业并获取“双学士”。

1990年年初赴美国攻读PhD。

1991年首次听说关于“细胞凋亡”的研究并开始重视。

1992年在博士二年级时与赵仁斌女士成婚。

1995年获得PhD学位,转战美国另一所大学进行博士后研究,并首次回清华探访。

1997年4月在尚未完成博士后研究课题时被普林斯顿大学分子生物学系聘为助理教授。

1998年初在普林斯顿大学创建独立的实验室,以结构生物学为手段对细胞凋亡机理的研究。

2000年左右联手王晓东实验室研究“细胞凋亡抑制因子”SMAC蛋白,让癌细胞“自杀”。

2003年成为全球生物蛋白研究学会颁发的“鄂文西格青年研究家奖”首位华裔学者,被普林斯顿大学被聘为正教授。

2004年诞生一对龙凤胎,取名“施慕华”和“施清华”。

2005年当选华人生物学家协会会长。

2006年5月回国参加国内四年一度的生物物理年会,清华大学党委书记首邀其回国。

2008年2月成为“千人计划”首批国家特聘的回国专家,担任清华生命科学院副院长;12月全职回到清华大学,同时辞去普林斯顿的终身教职。

2010年获得赛克勒国际生物物理学奖。

2011年12月落选中国科学院院士。

2013年4 月当选美国国家科学院(NAS)外籍院士及美国艺术与科学学院院士;12月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

2014年1月出任清华生命科学与医学研究院院长;3月作为全国人大代表参加两会;4月获瑞典皇家科学院爱明诺夫奖;7月当选科学中国人(2013)年度人物;11月出任清华大学校长助理;12月挂职北京卫计委副主任。

……人物故事持续更新中!

科学大牛背后的故事



2010年,刚过元旦,一篇博文让很多河南人知道了施一公,也记住了他“河南人”的身份。

家世复杂的他,籍贯是云南大姚(他爷爷的出生地),他的父亲出生于浙江杭州,但生长于江苏、上海等地,后来在哈尔滨工业大学读书;他的母亲来自江苏丹阳的吕城镇,高中毕业后考入北京矿业学院。父母大学毕业后选择到条件较为艰苦的河南工作。

施一公在博客里写道,他于1967年出生于河南郑州。施一公父母亲给他取名“一 公”,希望他“一心为公”。1969年10月的一天上午,年仅两岁半的施一公随父母下放到河南省中南部的驻马店地区汝南县老君庙乡(当时称光明公社)闫寨 大队小郭庄。尽管出生在河南、成长在河南,然而小时候的邻居和同学也总认为我们家是“南方人”。然而去年他作为全国人大代表,为河南建言献策,并接受媒体专访。在专访结束时,他用标准的河南话说,“我是河南人,中!” 关于这位大牛的更多故事,生物探索网站皆有介绍,详情请点击[详细…]

施一公的八大癖好,颠覆常人认识

是什么让他成为普林斯顿大学的终身教授?又是什么让他放弃美国千万美元的优厚科研待?已经贵为科学大牛的他似乎不像严谨意义上的科学家,他创造的是一个又一个颠覆。好吧,他就是传说中的别人家的孩子。


早在2012年,北京电视台科教频道《非常向上》栏目对施一公一家四口进行了专访;在2013年7月,CCTV《新闻联播》用长达“5分钟”的时间对施一公做了专题报道。也是从对施一公的一系列近景访谈中,我们认识到施一公教授不同于其他人的癖好。



颠覆一:谁说第一是浮云?

“小时了了,大未必佳”,“将来有出息的都不是前几名的”,“第一名是浮云啊”….. 相信这样的叙述大家都不陌生,但这些在施一公身上都没有应验,因为他是从小的尖子生。

颠覆二:谁说学霸少努力?

常常第一,各种竞赛获奖如便饭,按照现在的话说,施一公是名副其实的“学霸”了。所谓天生聪慧自成才,学习和科研对于施一公来说想必目标明确,得心应手了?那么你就大错特错了,最初的他其实对科研并不感冒,而他付出的是比旁人更多的努力和汗水。

颠覆三:谁说尖子都书呆?

“尖子生有啥用,都是书呆子,啥都不会,只会学习。”好吧,你又错了。施一公酷爱运动,是个运动健将。跑步、游泳、竞走、滑雪……都不在话下。

颠覆四:谁说偶像需巨人?

施一公的偶像是谁?是牛顿、爱因斯坦?不,都不是,他的偶像是他的父亲!他不止一次地在公开场合骄傲地说:“我的偶像是我的父亲。”

颠覆五:谁说读博毁一生?

“单反穷三代,读博毁一生。”都说走上读博这条不归路后,爱情家庭越行越行?施一公又要来颠覆了,因为他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他有一个貌美能干的妻子,同时有一对活泼可爱的龙凤胎儿女。

颠覆六:谁说国内难科研?

施一公在回国后短短5年,施一公先后把70多名世界范围的优秀人才引回清华大学全职工作,并在《自然》、《科学》、《细胞》三大国际顶级 的期刊上,也发表了13篇论文。清华大学的生命科学学科从只有40多个独立实验室增加到了120多个。在施一公看来,现在实验室的总体水平,做科研的深 度、系统性等,已经全面超过他在普林斯顿2006年鼎盛时期的水平。

颠覆七:谁说美国绿卡是梦想?

2000年,为了把母亲接到美国治病,他加入了美国国籍,但母亲在美国生活一直不习惯,之后母亲回到国内,他就自然地把国籍改回来。但在 美国签证官那里,却遇到阻扰,因为他们看来美国绿卡是众人梦寐以求的“梦想”,在施一公看来,自己是一个中国人,恢复中国国籍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

颠覆八:谁说教授偏爱“乖”孩?

你是否认为教授喜欢的是循规蹈矩的“乖”小孩?那施一公又一次颠覆你的观点了。施一 公喜欢学生有理有据地与他唱“反调”, 他常常鼓励、甚至怂恿他的学生,向他挑战我,向他发问。在他看来,有个性的学生做研究的潜力较大,而八面玲珑的学生尽管讨人喜欢却常常在研究上坚持不下 去。如果不从基础上改变鼓励“乖孩子”的教育习惯,就很难持续大规模地培养出拔尖创新的人才。”

基础研究进入临床试验阶段

1991年,霍普金斯大学的分子生物学老师讲课时说:“细胞凋亡领域已经开始发展了,其中有一系列生命科学的重大问题,你们应该关注一 下。细胞生长已经被研究了许多年,但研究凋亡的人还很少。其实,凋亡与生长一样重要。”这是他第一次听说关于“细胞凋亡”的研究。1998年初,施一公在 普林斯顿大学创建了自己独立的实验室,以结构生物学为手段,开始了对细胞凋亡机理的研究。2000年左右,施一公与王晓东实验室联手,对一种神秘的抑制 “细胞凋亡抑制因子”的蛋白SMAC展开了研究,并弄明白了SMAC是如何起作用的。针对他们当时发现的致癌因子的弱点,目前已有两家制药公司 (TetraLogic Announces和Bioduro)设计的靶点药物进入了临床试验阶段。

谈到自己的成果被拿来应用,施一公很高兴,但忘不了补充几句:“对做生命科学基础研 究的人来说,如果每天一门心思去找那些跟癌症、生产新药——总之能拿专利、赚钱的东西去研究,我觉得有拔苗助长之嫌。因为很多科学发现,并不是你计划之后 发现的,而是在充满兴趣的研究中,有意无意才发现的。而这些发现,常常对分子制药产生巨大影响。”

回首2014年:施一公很忙


2014年是国际晶体学年,为了表彰在晶体学领域做出重要贡献的科学家,去年4月,负责每年诺贝尔奖评选的瑞典皇家学院将开奖17年来的爱明诺夫奖首次颁给了华人,施一公教授获此殊荣。

施一公教授展望2015年


在2014年年末,媒体采访到施一公先生,当谈到其对2015年的展望时,他表示充满期待:“希望学院的科研和人才培养有大的突破,清华 的教育教学改革进一步深化,朝着世界一流大学的目标坚实迈进。从科教体制到大学教学和科研水平,中国与世界一流相比还有差距,希望咱们国家的科教领域百花 齐放、蓬勃发展,早日成为教育强国、科研强国。”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