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医疗设备公司把6家医院院长拉下水
一家医疗设备公司居然把陕西6家公办医院的8名正副院长拉下了水。 
2015-5-4 14:36:05
0
薛振宇
本文转载自华商报

4月28日上午,安康市文昌路。

曾经是江苏国安医疗设备有限公司安康分公司办公场所的临街单元房位于二楼,防盗门锁着,门口还堆放着药品的宣传材料。

附近居民说,这家公司搬走约有半个月了,两三天后,曾有警察上门调查过。居民们和这家公司打交道不多,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这家公司居然把陕西6家公办医院的8名正副院长拉下了水。

淳化的一起医院院长受贿案牵出涉及三市的受贿串案


据新华社4月26日报道,经陕西省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咸阳市检察院近日查办了一起受贿串案,咸阳、安康、汉中3市6家公办医院负责人被卷入其中。今年3 月,淳化县纪委在调查本县医疗系统有关违纪情况时,发现在医疗设备采购中存在严重违纪违法问题,咸阳市检察机关提前介入,立案查办了江苏国安医疗设备有限公司经理黄国安在向该医院推销医疗器械过程中,向淳化县中医院院长郭恒权行贿10万元案件。经顺藤摸瓜,检察机关查明,黄国安先后向我省6家公办医院12人行贿260余万元的犯罪事实。

据称,涉嫌受贿的嫌疑人除淳化县中医院原院长郭恒权外,还有紫阳县人民医院原院长蒋伟、放射科原主任余文功,石泉县中医医院原院长陈平春、原院长钟泽清,汉 阴县人民医院原院长邹志国、原副院长杨立平、CT室原主任王安武,安康市汉滨区第一人民医院原院长杨纪林、原设备科科长李立、原放射科主任张龙志,留坝县人民医院原院长杨忠明等人。另外,江苏国安医疗设备有限公司经理黄国安、安康市永康医药有限公司经理张彤、安康市恒泰医药有限公司负责人叶赟涉嫌行贿,也 受到调查。咸阳市检察院决定对其中8人执行逮捕。

另有消息称,汉阴县人民医院原院长邹志国涉嫌受贿120万元;汉滨区第一人民医院原院长杨纪林涉嫌受贿30万元;紫阳县人民医院原院长蒋伟涉嫌受贿30万 元;紫阳县人民医院放射科原主任宇文功涉嫌受贿16万元;石泉县中医医院原院长陈平春涉嫌受贿10万元;留坝县人民医院原院长杨忠明涉嫌受贿10万元;汉阴县人民医院原副院长杨立平涉嫌受贿8万元;安康汉滨区第一人民医院放射科原主任张志龙涉嫌受贿5.6万元。

汉阴县医院原院长邹志国此前被举报借设备采购捞钱

汉阴县人民医院院长邹志国涉嫌受贿120万元的消息传到汉阴县的时候,引起的争论似乎有些不同。

媒体发现,网上关于汉阴县人民医院院长邹志国的举报帖至今存在,有举报者说邹志国是“一个不懂医的外行,不具备当院长的素质”。还列举了一些“罪状”:“花40万元买官,在人事、药品、设备采购、基建等方面大肆捞钱。”

不过,在汉阴县人民医院办公室,一名工作人员称:“我不了解邹院长的事情,但案发前,觉得这个人还是很不错的。”

据介绍,邹志国是今年3月底在西安开会期间被带走的,4月初,汉阴县委组织部工作人员到汉阴县人民医院宣布,邹志国和县医院业务副院长杨立平正在协助调查,医院工作由另一位副院长廖某主持。

汉阴县人民医院和汉阴县卫生局都表示:邹志国的案件还在调查中,不便做出评论。

据称,邹志国曾经在汉阴县政府办工作过,后来做过乡镇干部,然后被调到汉阴县卫生局任副局长,2007年被任命为县医院院长。

一位和邹志国有过共事经历的县委干部表示,邹志国给他的印象还是很好的,虽然此前网上有关于他的举报,不过县上调查没发现证据。而当邹志国涉嫌受贿120万元的消息传来时,他的第一反应是这个数字不一定准确。“邹志国怎么能受贿这么多钱呢?这个医院一共才买了多少钱的医疗设备呀?”

2013年,汉阴县人民医院在网络上的介绍称,医院拥有先进的核磁共振、美国Antares和德国西门子G60彩超、日本奥林巴斯电子胃镜等大型设备,价值达4000余万元。到了2014年12月,医院大型设备有所增加,价值达到9000余万元。

汉滨区第一医院原院长杨纪林出差回来 下高速时被带走调查

资料显示,位于安康市城区西大街的汉滨区第一人民医院是一所二级甲等综合医院。医院目前开放病床260张,员工136人。

今年3月份的一天,汉滨区第一人民医院院长杨纪林出差回来,车下安康高速时,直接就被检察院带走调查。随后设备科科长李立、放射科主任张龙志也被检察院带走调查。当时,医院里的同事就猜测是因为药品设备采购中的回扣问题,估计数额不小。

再后来的消息没有从主管部门发布,而是从媒体上得到的,杨纪林涉嫌受贿30万元,李立涉嫌受贿5万元,张龙志涉嫌受贿5.6万元。

这是2015年汉滨区第一人民医院第二次因类似事件进入公共视野。今年1月,该院门诊收费科员工黄炬正在收费时,被检察院带走。2月3日,安康市人民检察院官网信息显示:安康市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贪污罪对汉滨区第一医院收费员黄炬决定逮捕,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当时,该院一位负责人表示,医院将进一步加强党风廉政建设,杜绝此类事件发生。

谁也没有想到,短短3个月后,院长也出事了。不难看出,院长出事和普通员工出事给医院造成的压力还是有些不同的,这一次,医院的领导们见了媒体就躲到门外,嘴里全是“无可奉告”之类的辞令。

有医院职工告诉媒体,涉案的设备科科长李立还在上班。媒体向院方核实,一位领导称:“没有理由不让人家上班。”媒体赶到设备科时,办公室的门锁着,旁边的基建科工作人员称:李立刚才还在。

有知情人称,早在2011年,该院职工就在网络上举报医院设备、药品采购中“暗扣”的事情,相关部门介入调查,但最终没有公布处理情况。这一次,算是“拔出萝卜带出泥”了。

医疗器械回扣空间大 专家建议完善医疗器械采购制度

医疗设备采购为何屡屡成一些医卫干部贪污的寻租目标?专家称,采购、定价等环节存在较大“可操作空间”,致使不正当利益链丛生,填补医疗设备采购的监管漏洞迫在眉睫。

多名办过类似案件的检察官表示,在现行医疗体制下,医疗单位很多计划和决策往往是“一把手”做主,缺乏民主监督制约,而且医药领域仍存在执法力度不够的问题。国家一直明令禁止医药从业人员收受“回扣”,但真正追究刑事责任的很少。

另外,医疗行业专业性强,外行很难进行监督。有的医院的主要医务人员结成紧密的利益团伙,不易监督。

此外,涉案医药代表在与医院签订供药合同期间,还会通过统计临床医生开出的药方并给予回扣。从调研的案例来看,一般药品“回扣”为10%-15%,医疗器械可达20%-30%。

专家们表示:“应完善医疗器械定价、采购制度和标准,加大监管监督力度,铲除寻租空间。对容易诱发受贿腐败的部位和环节,权力要适当分解,变‘个人说了算’为集体决策,避免个人专权。”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