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九教父”赵新先:永不落幕
今年春节,赵新先在深圳笔架山下三九南方药厂职工宿舍的回忆。 
2015-4-14 10:02:46
0
赵新先

本文转载自环球企业家

赵新先,三九教父,中国中药之父。 1964年毕业于沈阳药科大学,参军入伍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军医大学南方医院从事临床药学工作,是“三九胃泰”、“正天丸”、“壮骨关节丸”的主要发明人,被授予解放军“二级英模”并荣立二等功。1985年,他拿着三九胃泰等三个科技成果,借了500万兴办了南方药厂。90年代初,他以药厂为基础组建三九集团,有力促进了中国现代中药产业的发展。



2015年是我离开广州第一军医大学到深圳特区创建南方药厂和三九集团的30周年。在三九事业这个人生舞台上,我整整奋斗了20年。在这期间,我有幸接触到开国元勋徐向前,曾任政治局常委兼军委副主席刘华清,曾任二届军委副主席张震,曾任中央政治局委员、军委副主席张万年,曾任中央政治局委员、军委副主席迟浩田,曾被二次授予上将军衔、总后勤部部长洪学智,曾任中央军委委员、总后勤部部长赵南起、傅全有、王克,曾任中央军委委员、总政治部主任于永波。

这是难忘的14年。在与他们近距离接触中,我强烈感受到他们对邓小平推动的改革开放的深刻理解和全力支持。他们都经历了新中国夺取政权的革命历程,也经历过十年动乱,他们认识到中国需要经济发展,而没有改革开放经济不能发展。他们懂得邓小平让解放军“忍耐”的深刻含义,也理解邓小平提出解放军可以搞生产经营的真正目的。

既然全军搞生产经营对做好忍耐工作有着重要性,就必须解决在新形势下做好全军生产经营工作的问题。这属于解放军三总部中总后勤部主管,也是军委副主席的重要工作。所以,南方药厂一出现,就引起从军委副主席到总后勤部各级领导的关注。

在成立三九集团前,南方药厂还属于第一军医大学管理时,刘华清上将就到南方药厂做了调研和考察,洪学智上将也两次到南方药厂,赵南起上将共四次到南方药厂,还在厂里召开过总后生产经营现场会议。傅全有上将、王克上将也多次到深圳视察三九集团及南方药厂的工作。周克玉政委到南方药厂三次,周坤仁政委到了两次。

他们对南方药厂在认识上和实施的政策上是高度一致的。例如,企业由我个人负责的管理制度,历届总后部长都没有疑义。虽然三九离开军队后,我为“个人说了算”付出了惨痛代价,但我不后悔。为了适应三九的高速发展,他们还专门成立小生产部,主要为三九做服务工作,总后党委指定一位副部长、一位副政委亲自管理。这样的管理方式和机构,在总后是从来没有过的,在全军也是独一无二的。他们对三九在市场经济发展中形成的“三九精神”、“三九机制”、“三九文化”等都给予了高度的肯定。

在发展现代中药产业、振兴中药走向世界方面,他们积极鼓励我、肯定我,授予我“军队优秀企业家”称号,这在全军是首次;授予我“二级英模奖章”以及“二等功”。当时总后党委做出决定,号召大家向我学习,并选举我为全国八届、九届人大代表,批准我为文职二级、技术三级,还准备授予我少将军衔。

上级领导给了我很多荣誉,但他们和我自己都忽略了房子问题,造成我现在还在请求华润解决住房难题。我退休后不久,发生了对我的刑拘事件。一年十个月后,我走出了看守所,周克玉政委、许胜副政委都给予了我关心,他们对我的问题不表态,对我的困境表示同情,对我提出的问题都想方设法去帮助解决。虽然我的遗留问题没有解决,但他们是支持三九事业的,而且没有一点私心。

回想总后机关当年的规定,不允许干部在三九集团安排任何亲属任职。总后机关做到了,包括洪学智、赵南起、傅全有、王克都没有安排子女亲友到三九工作,或者跟三九做生意。那时我到北京去他们家里看望,仅仅是带一些荔枝、香蕉等南方水果,没有名贵的礼品,更没有红包。他们是正气、清廉的领导,他们的事业之心是高尚的、是全心全意的。

1996年,国内证卷市场稳定下来,大家都看到上市对企业发展的重要作用。我希望三九在国内有上市的机会,同时也力争三九在香港上市。为此,集团向总后递交了报告:要求将三九部份优良资产移到香港。总后做不了主就打报告给中央军委。由此,我有幸参加了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中央军委会议。

会议在军委老办公地址三座门召开,军办秘书先把我安排在休息室等待,不久便请我到会议室。会议由军委副主席张震主持,参会的还有总参谋长傅全友,总政治部主任于永波,总后勤部部长王克。在会上我简单扼要汇报了申请,说明了香港上市对三九发展的好处。张震副主席问到H股和A股,我做了一个比喻:有大陆户口的青年参军是A股,有大陆户口的青年参加驻港部队是H股。会上傅全有总长、王克部长表示支持,张副主席表示要请示朱基总理。然后会议便结束了。

毛泽东在革命战争年代说:“解放军是一支战斗队、工作队、生产队。”三九集团是解放军在特殊年代里产生出来的特殊生产部队。三九集团特殊在哪里?一是,那么多的解放军高层领导关心这支“部队”,包括杨尚昆接见一次,刘华清视察一次、接见一次、贺电二次;张震接见二次、贺电一次;张万年接见二次,其中一次在家里。迟浩田视察一次,接见三次,其中一次在家里;二是,三九集团归属总后勤部管理,而骨干来自五湖四海,包括解放军三总部、空军、海军、二炮以及四大军医大学等。三是,三九集团近3万人,除了我一人是现役文职人员,归属部队管理外,其余全部是招聘制人员,其中绝大多数是各大学毕业生。

三九集团是在中国改革开放大潮中产生于解放军这所大学校,是解放军遵照邓小平关于军队搞好生产经营而发展的。应当说,它开始于第二代领导集体,虽然现在军队不搞生产经营了,但“三九胃泰”等产品依然还在,三九品牌(999)依然存在。

百年甚至更长时间后,中国医药经济发展史上,会留下三九浓重的一笔。这些成就归功于我所回忆的那些元帅、将军们的支持。我相信,他们对三九事业的贡献将与三九精神、三九产品、三九品牌一样与世共存。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