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巴斯德巅峰之作:狂犬病疫苗拉开免疫治疗大幕
狂犬病是一种古老又可怕的传染病。人和家畜被狂犬咬伤之后,都会患上狂犬病。这几乎是温血动物的噩梦。而且时至今日,也没有药物可以治疗发病后的人畜。 
2015-3-11 12:13:14
0

本文转载自艾美仕

在19世纪,狂犬病每年都要夺走数以百计法国人的生命,由于当时没有疫苗,也没有免疫球蛋白,对付狂犬病,人们只能使用烧红的铁棍烙烫伤口。因为欧洲人相信,火焰与高温可以净化一切事物,包括肉眼所看不见的细菌。

只要是被狂犬咬伤的人们,都会被村庄中的壮汉们强制压到铁匠铺,请铁匠用烧红的铁棍烙烫伤口,想藉此“烧”死看不见的细菌,但是如此原始、残酷的作法,并没能有效的治疗狂犬病,反而常常加速患者的死亡。

巴斯德发明疫苗,从动物开始

法国著名科学家巴斯德,在很多领域都取得过巨大成就,30多岁时就已享誉世界了。

1880年,法国农村流行着可怕的鸡霍乱,鸡群的死亡率高达90%以上。法国政府邀请巴斯德去参与对这一疫情的研究,巴斯德也决心去攻克这种瘟疫。

研究中,巴斯德发现,这种致病的微生物能在鸡软骨做成的培养基上很好地生长,一小滴新鲜的培养物就能迅速杀死一只鸡。研究过程中最幸运的发现是:当某些鸡用老的、不新鲜的培养物接种时,它们几乎都只有些轻微的症状,并很快恢复健康。

1881年,巴斯德全面改进了减轻病原微生物毒力的方法,实践证明,凡是注射过低毒性培养基的鸡,再注入毒睡足以致死的含有病菌新鲜培养基时,就会具有抵抗力,病势轻微,甚至毫无影响。这说明患过某种传染病并得到痊愈的动物,以后对该病有免疫力。预防鸡霍乱的方法由此找到了,将减毒培养基做成的疫苗给鸡注射,及时地控制住了疫情。

当时还曾出现了一种侵袭牛和许多其他动物包括人在内的严重传染病。巴斯德证明了炭疽杆菌是这种病的致病因素。在这一细菌的基础上,他吸取古代免疫手段的经验,发明了一种弱株炭疽杆菌,用这种弱株给牛注射,会使这种病发作轻微,而无致命危险,并且还会使牛对此病的正常状况产生免疫力。

巴斯德公开演示证明了他的方法会使牛产生免疫力,引起了巨大的轰动。人们很快就认识到他的方法可用于许多其他传染病的预防。

这一连串的发现,导致了巴斯德对减弱病免疫法原理的确认,使他产生从事制造抗炭疽的疫苗的设想。

巴斯德把炭疽病的病菌培养在温度为42~43℃的鸡汤中。这样,此病菌不形成孢子,从而选择出没有毒性的菌株作为疫苗进行接种。巴斯德是世界上最早地成功研制出炭疽病减毒活性疫苗的人,从而使畜牧业免受灭顶之灾。这个方法大大激发了科学家的热情,人们从此知道利用这种方法可以免除许多传染病。

冒死攻关,狂犬疫苗终诞生

早在1880年底,就有一位兽医带着两只病犬来拜访巴斯德,并询问:“能不能利用病犬的唾液制成狂犬疫苗呢?”

1881年,巴斯德组成一个三人小组开始研制狂犬病疫苗。他们希望从采集病犬的唾液进行研究,但这种采集十分危险。巴斯德和他的团队冒着被咬伤的危险采集狂犬的唾液,一次,巴斯德为了收集一条疯狗的唾液,竟然跪在狂犬的脚下耐心等待。

然后巴斯德把采集到的唾液注射到健康犬只的大脑中,过了一会,这只健康的犬就发病死亡了。

不过,本轮动物实验后证明病毒并不是从犬的口腔分泌出来。之后,在经历了许多困难与失败后,巴斯德在患狂犬病的动物脑和脊髓中发现一种毒性很强的病原体(现经电子显微镜观察是直径25纳米~800纳米,形状像一颗子弹似的棒状病毒)。从而推论出狂犬病病毒应该都集中于神经系统。

在细菌学说占统治地位的年代,巴斯德并不知道狂犬病是一种病毒病,但从科学实践中他知道有侵染性的物质经过反复传代和干燥,会减少其毒性。

因此他大胆地提出一个设想,利用兔子来减低狂犬病毒的活性,巴斯德把分离得到的病毒连续接种到家兔的脑中使之传代,然后再从患狂犬病死亡的兔子身上取出一小段脊髓,悬挂在一支无菌烧瓶中,使其干燥,看它是否有致命的危险。

多次实验发现,没有经过干燥的脊髓,是极为致命的,而经过干燥的脊髓,却没那么致命。如果将未干燥脊髓研磨后将其和蒸馏水混合,注入健康的犬只体内,狗必死无疑;相反的,将干燥后脊髓和蒸馏水混合注入狗的身上,却都神奇的活了下来。

巴斯德于是推断出干燥后脊髓的病毒已经死了,至少已经非常微弱。因此他把干燥的脊髓组织磨碎加水制成疫苗,注射到犬只脑中,再让打过疫苗的狗,接触致命的病毒。

经过反复实验后,接种疫苗的狗,即使脑中被注入狂犬病毒,也都不会发病了!在试验取得进展之后,巴斯德开始着手制备狂犬疫苗,他把多次传代的狂犬病毒随兔脊髓一起取出,悬挂在干燥的、消毒过的小屋内,使之自然干燥14天减毒,然后把脊髓研成乳化剂,用生理盐水稀释,制成原始的巴斯德狂犬病疫苗。

生死对决,狂犬疫苗获认可

刚刚问世的狂犬病疫苗在生产技术上并不成熟,而在科学界,巴斯德也有很多敌人,他们反对这种狂犬疫苗,质疑它的安全性和有效性,虽然疫苗问世了,科学界的争论使得它并没有被应用。但是几年后,一个患者的出现改变了这一切。

1885年,一位几乎绝望的母亲,带着被狂犬咬伤的9岁小男孩梅斯特,来到了巴斯德实验室门口,哀求巴斯德救救她的孩子。

为了不眼睁睁看着男童死去,巴斯德决定为梅斯特打下人类的第一针狂犬疫苗,这时距离约瑟芬被狗咬伤已经4、5天了;就给这个孩子注射了毒性减到很低的兔骨髓乳化剂,然后再逐渐用毒性较强的乳化剂注射,巴斯德的想法是希望在狂犬病的潜伏期过去之前,使他产生抵抗力,结果巴斯德成功了,孩子得救了。

每天晚上,巴斯德都彻夜不眠的等待,5天、10天过去了,少年注射了十几针的乳化剂,一个月后,少年健朗如常,安然返回家乡。巴斯德成为世界上第一个能从狂犬病中挽救生命的人。消息传开,国内外络绎不绝的患者蜂拥而至前来注射疫苗,狂犬疫苗取得了空前的成功。

在狂犬病疫苗研究上的努力使得巴斯德更加赢得法国民众的尊重,1888年,法国政府为表彰他的杰出贡献,成立了巴斯德研究所,他亲自担任所长。1889年,生产工艺已经比较成熟的狂犬病疫苗正是由巴斯德研究所推向市场,并开始广泛使用。

巴斯德研究鸡霍乱、炭疽杆菌以及狂犬病上的指导思想日后成为免疫学的基石,其他科学家应用巴斯德的基本思想先后发展出抵御许多种严重疾病的疫苗,能够预防斑疹伤寒和脊髓灰质炎等疾病。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