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风故事
麻风杆菌被发现142年来,至今尚未体外培养成功。 
2015-7-13 10:59:59
0
烧伤超人阿宝

本文转载自微博


1177年,伊斯兰世界的旷世英雄萨拉丁,率领3万军队,向耶路撒冷进发,准备收复圣城。

     
此时的圣城耶路撒冷,已经基督徒占领了78年。


1099年7月7月15日,经过整整8天的攻城战,法兰克王子哥德弗德率领的十字军,在付出惊人的七成伤亡后,终于占领耶路撒冷。杀红了眼的十字军将城中的穆斯林屠杀殆尽。次年,哥德弗德去世,他的弟弟鲍德温加冕耶路撒冷国王,建立起了撒冷王国。此后历代国王不断开疆拓土,势力不断扩大。到1177年萨拉丁出兵时,耶路撒冷王国的基业已经传到第四代。


39岁的萨拉丁正当盛年,雄才大略的他此前一直无往不利,这一次,他同样充满信心。他知道,他的对手,耶路撒冷王国的国王鲍德温四世,只是个16岁的少年,而且身患麻风病多年,全身溃烂,平时出门需要以银面具遮面。


然而,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全身溃烂的16岁少年,竟然愣生生挡住了一代霸主的前进之路。


在蒙吉萨,16岁的鲍德温四世,以不足500人的骑兵和3000步兵,几乎全歼萨拉丁3万骑兵。逃出生天的萨拉丁放出消息声称自己获得胜利,并抓紧时间重整势力,才避免了覆亡之祸。


萨拉丁是伊斯兰世界不世出的英雄,在此之前,他从未遭受如此惨败,在此之后,也没有遭受如此惨败。


此后,这个病入膏肓的少年,就这样凭借不断腐烂的残躯,牢牢挡在萨拉丁前进的路上,令后者一筹莫展。


令萨拉丁感到幸运的是,这个才智不弱于他的国王重病缠身,仅能自保而无力扩张。


萨拉丁只能暂时按捺野心,耐心的等待这个对手倒下。


8年后,鲍德温四世死于麻风病。鲍德温四世去世2年后,耶路撒冷被萨拉丁攻占。耶路撒冷陷落的消息传到欧洲,教皇乌尔班三世当场猝死。


伊斯兰文明与基督教文明的对抗形式,就这样因为一个疾病而改变。


萨拉丁占领圣城400年后,东方的日本正处在战国时期。日本战国时期的征战规模与中国的战国差着整一个数量级,所以很多人不无讥讽的称日本战国时期实际是一群村长乡长和县长的战争。但是仔细读一下日本战国史不难发现,虽然和中国的战国比有很大差距,但日本战国确实也是一个名将辈出群星璀璨的时代。


在这群璀璨的战国将星中,有一个麻风病患者,叫大谷吉继。


纵观大谷吉继的一生,可以用三个字来形容:识时务。


大谷吉继这人极具战略眼光,对大势把握非常准,因而也从来没怎么站错队。一开始他跟着织田信长混,后来织田信长被杀他又投奔丰臣秀吉,丰臣秀吉死后他又投靠德川家康。虽然恶疾缠身,却也一路混的顺风顺水。


但最后,大谷吉继却做了一个自己都知道不明智的选择,并为此丧命。


大谷吉继有麻风病,平时以布蒙面。一次诸侯聚会大家一起喝茶。那时的习俗是大家用一个茶杯轮流传着喝。大谷吉继喝茶的时候脸上的脓液不小心滴尽了茶杯里,大家都嫌弃不肯接他的茶杯。正难堪之时,大谷吉继的朋友石田三成接过茶杯一饮而尽。从此,石田三成就成了大谷吉继的生死之交。


后来,石田三成起兵反对德川家康,邀请大谷吉继一起干。而此时的大谷吉继,各德川家康关系非常好,深受其器重。大谷吉继认为石田三成没有胜算,苦劝其改变主意无果后,终因不忍背叛好友而加入了石田三成的西军。


1600年,关原之战,双目已盲坐在轿中指挥作战的大谷吉继兵败,切腹自杀。临终遗言:为友情,六道轮回先行一步又何妨。


麻风,就这样改写了日本的战国历史。


麻风病是由麻风杆菌引起的一种慢性传染病。主要侵犯皮肤、粘膜和周围神经,也可侵犯深部组织和器官。由于周围神经系统破坏,麻风病患者感受不到疼痛,非常容易受伤。麻风病还可导致全身溃烂和可怕的毁容。


麻风的传播方式包括直接传播和间接传播, 直接接触传染是健康者与传染性麻风病人的直接接触,传染是通过含有麻风杆菌的皮肤或粘膜损害与有破损的健康人皮肤或粘膜的接触所致。间接接触传染这种方式是健康者与传染性麻风患者经过一定的传播媒介而受到传染。例如接触传染患者用过的衣物、被褥、手巾、食具等。


值得一提的是,有95%的人对麻风天然免疫,即使时接触了麻风杆菌也不会被感染。这某种程度上恰恰是麻风杆菌的狡猾之处,如果他造成绝大部分人的感染和死亡,反而不利于自己的传播。这种放过大部分人只感染一小部分,而且被感染后病情进展较为缓慢,患者可以长时间存活的模式,其实对病菌最为有利。


麻风载于史册的记录至少可以追述到三千年前,人类没有一个国家,没有一个地区幸免于麻风的荼毒。最近的基因研究显示,人类十万年前走出非洲的时候,麻风病菌就相伴而行。


麻风在世界范围内流行甚广,据估计全世界现有麻风病人约一千万人左右主要分布于亚洲、非洲及拉丁美洲。


麻风患者,千百年来饱受歧视和欺凌,在中世纪,麻风病人甚至会被赶出家门,强迫穿上独特的衣服,并摇铃或者吹笛提醒别人不要靠近自己。


《圣经》上面记载了很多耶稣的神迹,其中有一个著名的神迹,是治愈了十名麻风患者。


路加福音十七章十一到十九节:耶稣往耶路撒冷去,经过撒玛利亚和加利利,进入一个村子。有十个长大麻风的迎面而来,远远地站着,高声说:'耶稣,夫子,可怜我们吧!耶稣看见,就对他们说:'你们去,把身体给祭司察看。他们去的时候就洁净了。'内中有一个人见自己已经好了,就回来大声归荣耀与上帝,又俯伏在耶稣脚前感谢祂。这人是撒玛利亚人。耶稣说:洁净了的不是十个人吗?那九个在哪里呢?除了这外族人,再也没有人回来归荣耀与上帝吗?就对那人说:'起来走吧!'你的信救了你。


治愈麻风患者,被认为是主耶稣的神迹,我们由此可以想象麻风在那个年代是一种何等可怕的疾病。世界卫生组织曾指出:“没有任何一种疾病能在社会上引起这样的不良反应,并且对病人及其家庭造成如此多的痛苦和不幸。”


揭开麻风病真相,让麻风病变得不那么可怕的人,名字叫格哈特·亨里克·阿莫尔·汉森。


1868年,29岁的汉森来到挪威ST.Jorgen医院,在当时著名的麻风病权威,麻风内科主任Danielssen手下工作,后来,他还成了Danielssen的乘龙快婿。


有意思的是,汉森对于麻风病的观点,和他上级兼岳父的截然不同。


当时学术界的主流观点是Danielssen的主张:麻风是遗传病,而当时防治麻风的措施也是根据这一理论进行的。


公正的说,Danielssen的观点在当时看来并非不合理,除了麻风有家庭聚集的倾向之外,还有实验结果的支持。Danielssen曾反复多次将麻风结节接种到正常人人体上,被接种者均未出现麻风,(还记得我们提到过95%的人对麻风天然免疫吗?)。由此,Danielssen认为麻风不是传染病,而是遗传病,应该采取男女分居禁止生育的方法来预防。


汉森在研究大量资料后发现:一旦麻风家庭分裂或者成员分居,其他人就不会再得麻风病,由此他提出了全新的观点:麻风是一种传染病。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是传染病,病原是什么呢?


汉森对此进行了长期的探索研究,1873年,在我们现在看来极为简陋的条件下,借助显微镜,汉森从麻风组织中发现了一种杆状物质,并认为该物质即麻风病原体。这是人类第一次看到麻风的病原体:麻风杆菌。不过,当时出于严谨的考虑,汉森在发表研究成果时措辞极为谨慎,没有使用麻风杆菌这个词。


在汉森首次发现麻风杆菌6年后,也就是1879年,不久,有一个大名鼎鼎的人来拜访了他,这人就是发现了淋病致病菌奈瑟球菌的波兰人奈瑟。


汉森毫无保留的介绍了自己的研究成果,并向奈瑟提供了麻风结节的标本。汉森当时对细菌的染色并不成功,希望奈瑟帮忙解决染色的问题。


奈瑟确实解决了这个问题,然后他给汉森制造了一个新的问题:奈瑟宣布是自己首先发现了麻风杆菌。


气坏了的汉森在岳父的支持下展开了维权之争。好在事实清楚是非分明,在挪威人民的支持下,最终国际社会承认汉森是麻风杆菌发现者,并将麻风病命名为汉森氏菌。


其实,奈瑟的贡献也是非常巨大的,如果他不是那么贪,二人完全可以分享发现麻风杆菌的成果,最后偷鸡不成蚀把米,令人感慨。


汉森终于向世人证实了:麻风不是所谓的天神的惩罚,而只是一种感染性疾病,这彻底颠覆了几千年的认识,对麻风病的治疗和麻风患者境遇的改善,有巨大的意义。


1942年,在汉森发现麻风杆菌69年后,人类终于第一次寻找到治疗麻风的有效药物:氨苯砜。


1960年,在汉森发现麻风杆菌87年后,人类第一次在动物身上接种麻风杆菌成功。将麻风杆菌接种到正常小鼠的脚垫上。麻风的研究先开崭新的一页。此后,利福平,苯氯噻吩等有效药物被开发出来用于麻风治疗。


1981年,在汉森发现麻风杆菌108年后,世界卫生组织提出了联合化疗方案,该方案可防止耐药,增强疗效,防止复发。


麻风病,终于由耶稣才能治愈的顽疾,变得可防可治。全世界麻风病虽然没有被灭绝,但已经得到有效控制。在绝大部分国家,已经不再成为严重公共卫生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麻风杆菌被发现142年来,至今尚未体外培养成功。谁能第一个攻克这一难题,谁就将获得巨大的荣誉。这荣誉最终花落谁家,我们且拭目以待!

E药脸谱网
分享: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