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BMS中国被裁员工们为何也学起GSK拉横幅抗议了?
法官在庭上不解地问:“BMS为什么就不能让员工开开心心地走呢?” 
2015-6-15 16:40:32
0



传送门:《百时美施贵宝中国大裁员》

6月15日上午8点50分,21名“全副武装”的人士出现在上海施贵宝会德丰大楼门前。他们头戴白帽、脸带口罩,身穿的黑色T恤上印着“抗议裁员”、“施贵宝还我公道”,手持“施贵宝公司还我公道,还我尊严”等字样的横幅和“强烈抗议BMS恶意非法解除三期员工”等字样的易拉宝。这样场景是否让人觉得似曾相识?他们就是在2014年7月至2015年4月被BMS被裁掉的总监、大区经理、地区经理们。


BMS被裁员工也来示威了,他们不是在法律维权吗?

据E药脸谱网记者调查得知,此次活动其实已经策划了近半个月。这21人当中,大部分是6月14日从长沙、沈阳、北京、南京飞抵上海,其余来自上海本地。而也是在半个月前,这些被裁员工与BMS的一审诉讼进入等待判决阶段。BMS代理律师在庭上并未呈现和仲裁阶段有任何不同的证据。一位亲自参与庭审的BMS被裁员工介绍说,他的开庭日期在5月下旬,而跟他同一天开庭的有十几场,在那一周开庭的总共有四十多场。不断接到相同案例的法官在庭上不解地问:“BMS为什么就不能让员工开开心心地走呢?”

对于这些被裁掉的员工们来说,他们“不想再等了”。无论这批被裁员工如何尝试与BMS建立沟通,均以对方毫无回应作罢;联名向美国劳工部提交的申诉也至今没有结果。


促使这批被裁员工选择以这样一种方式再次出现的还有来自现实的压力。据了解,被裁的管理人员当中有高达80%至今仍未找到工作。在了解到他们是被BMS以不合规理由裁掉之后,猎头往往会礼貌地收起介绍工作的兴趣;而能够做到管理层,他们的年龄也已经在40岁上下。


在《致中美上海施贵宝制药有限公司及百时美施贵宝公司高级管理层的公开信》中,BMS被裁员工列出了四项具体行动:第一,在被妥善处理之前,他们会到施贵宝总部、北京等相关办事处、劳动监察部门以及相关法院持续提起抗议;第二,持续在施贵宝开会的场所进行抗议;第三,搜集BMS相关违法活动,向媒体举报;第四,持续想北京劳动监察等相关机构上访。


这封信是6月14日晚上,BMS前员工们聚齐之后临时赶出来的。过程很顺畅,因为他们的诉求依旧是恢复劳动关系,如果无法恢复则进行合理补偿。而新的诉求是BMS立即撤回诉讼,并恢复被裁员工的名誉。讨论时,有人甚至表示,只要BMS进行登报道歉,他可以不要赔偿。一位被裁的高层管理人员介绍说,自己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在这样一个年纪,在这样一个位置上被扫地出门。很显然,大家最为不满的是BMS裁掉他们的方式。


在不断的等待和交涉下,BMS终于让两名被裁代表上了楼。但因为“高层领导都去开会了”,所以出面跟他们谈的只有一名HR和一名副总裁。对方表示会把他们的诉求反映给高层,并对他们的情况已经了解,具体的答复会在明天下午(6月16日)或后天上午(6月17日)给出。


午饭过后,这批被裁员工离开BMS上海总部大楼,来到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门前,因为大多数的劳动仲裁和一审判决都在这里,所以他们希望法院能够公正判决。据悉,他们之后还会到上海市中级人民法院门前。


记者致电GSK被裁高层管理人员了解他们的境况时,受访者表示,虽然他们在多地采取了拉横幅等行动并获得了一些关注,但其实GSK一直未主动与他们取得任何联系,他们的处境也并非乐观。当初被裁的同一批管理层当中,仍有近半数未能找到工作,原因同样是“背有污点”。因此大家多数已经开始走法律程序,提起劳动仲裁。目前正处于仲裁调节阶段,而只有一小部分人同意与GSK和解。和解的条件之一就是更改离职信息,由“因不合规问题接触劳动关系”改为“主动离职”。

记者采访一位法律人士认为,BMS存在滥用诉讼权利的嫌疑。因为在没有新的证据证明自身裁员行为合法的前提下,BMS理应尊重仲裁决定,而现在它却依旧利用企业强大的律师和财富能力穷尽司法资源;但目前法律对这种行为并没有解决办法。据其介绍,一般情况下,从仲裁到二审至少需要一年时间。而此次涉及人数众多,因此有可能需要两年或者更长时间。对于大部分以恢复劳动关系为目的的诉讼,在第一个官司之后,还会有一个赔偿诉讼,因此可能需要四年左右的时间。


虽然已经有被裁员工选择不参加抗议活动,但是多数受访者明确告诉记者,他们会“坚持到底”。而且抗议的行为得到全国其他多地被裁人员的声援,他们表示,会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积极参与。

半年以来,E药脸谱网陆续独家报道了GSK管理层裁员和BMS中国大裁员。这两个事件看似独立,但我们不难看出其中的相似性。合规压力骤增所带来的经营风险是悬在所有跨国制药企业头上的一把利剑。无论中国市场前景如何美好诱人,风险一旦曝出,缩减人员、节制运营对于跨国药企来说都是规定动作。中国员工必然成为这些规定动作的代价,而且是跨国药企完全可以支付的代价。但显然这个过程当中,利益的争夺与妥协,强势方和弱势方在法律和媒体之上的博弈都会不可能平静。其实说到底,没有谁是真正的赢家。


从GSK到BMS,裁员风波使得大量医药代表们有唇亡齿寒之感,但是需要提醒的是,除了旁观,是否应该思考一下“医药代表们大量转行的时代早已悄然开 始”。首先,合规是所有跨国制药企业当下的关键词,与国际接轨,跨国大佬们纷纷提出了对于违反合规的行为零容忍的态度,而施贵宝的举措只是当前医药行业的 一个缩影。其次,在传统的医药营销模式已经陈旧、低效的情况下,医药代表也不得不面临一个问题:他们未来的职业发展应该何去何从。随着外资医药企业不断加 强注重创新药物引入中国,企业对于运营模式、人员素质也不断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在行业大转型的前提下,每个医药代表都应该问自己,如何才能不断更新知识结 构,适应甚至引领行业发展,不被时代所淘汰。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