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吴一龙解读盈利性药企的“贪婪”本性
一项临床研究的设计,必须要先知先觉,那才叫高手。 
2015-6-23 10:38:22
0
吴一龙




马克思、恩格斯两位共产主义老前辈在《资本论》中有一个观点----资本主义总是贪婪的。我觉得,把他们的意思改为“盈利性企业总是贪婪的”也十分贴切。以下我要与各位分享的EGFR突变及其抑制剂的故事,就演绎着跨国企业显露出来的“贪婪”的一面。


在今年的ASCO大会上,法国某教授报告了第二代EGFR靶向药物阿法替尼在鳞癌中的的研究结果。这项名为LUX-LUNG8的临床研究,入组了近800名患者,每组400人左右。结果显示,和厄洛替尼比较,阿法替尼将中位PFS期从1.9个月延长到2.6个月,总生存(OS)期从6.8个月延长到7.9个月。



尽管从统计学上讲,这个差异有意义,但我听到这个报告后,如鲠在喉,现在不吐不快,这是啥玩意啊,纯粹一数字游戏罢,哪有什么临床意义?!


一项临床研究的设计,必须要先知先觉,那才叫高手。LUX-LUNG8启动之前的2010年,讨论是否开展鳞癌的研究时,我就表示了强烈的反对意见。但那时主张派也有理由,说NCCN指南上靶向药物厄洛替尼可用于二、三线的鳞癌治疗,作为二代的阿法替尼,有信心胜出一代的厄洛替尼。


我反对无效,只好冷眼做壁上观。我总觉得这个研究不符合科学观。几年之后的2013年,有3项针对EGFR野生型患者的研究结果公布了,基本否定了EGFR抑制剂在野生型腺癌中的应用。后来,美国几大学会包括ASCO也提出“不要在没有突变的癌症患者中使用靶向药物”。


靶向药物用于非靶癌症,已经出现了几项惨剧:①2014年MetMab和ARQ197就惨不忍睹;②今年的这项LUX-LUNG8也胜之不武。追根溯源,源头就是2005年发表的厄洛替尼与安慰剂比较的经典研究:PFS期为2.2个月对1.8个月,OS比安慰剂延长了2个月。基于当时不清楚EGFR突变与EGFR抑制剂疗效关系的情况下,厄洛替尼成为了所有肺癌二、三线的标准治疗选择,这纯粹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的情境。


但现在是2015年了,都过去12年了!今天的我们已经非常清楚地知道了EGFR抑制剂的作用机制,还给野生型的癌症患者应用,什么目的??


如何解释“贪婪”?利字当头!生产企业当然希望他们的药物能用于所有的患者,尽管明明知道获益极少还要力推。这就是那么多的厂家,推广自己的药物时,喜欢所有人而不喜欢靶向选择,喜欢一线使用而不喜欢随别人的药物后使用的原因了。应该警惕的是,目前还有很多的靶向药物甚至“大热”的检测点抑制剂屡次希望研究设计纳入所有人群,而一旦获得了适应症,就不愿细分人群继续深入研究了。


在今年的ASCO会议上,我特别记住了纽约某教授直言不讳的点评“反正我是不会将EGFR抑制剂用于鳞癌的。……拜托了,请不要在野生型腺癌或鳞癌的临床试验中采用厄洛替尼作为参照药物了。”这才是真正有良知的医生!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