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会报道】于明德:药企不应忙于应对政策不确定性,而应忙于市场不确定性
中国的企业家总是忙于应对政策的不确定性,忙于制度创新,而西方企业家总是忙于市场的不确定性,忙于技术和商业的创新,区别很大。 
2015-8-22 14:49:03
0
E药脸谱

8月22日下午,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会长于明德为2015中国医药企业家年会的“企业思想家”论坛做了开场报告,直言中国企业不该忙于应对政策不确定性,而是市场不确定性,服务于消费者。以下为演讲实录:



中国的企业家总是忙于应对政策的不确定性,忙于制度创新,而西方企业家总是忙于市场的不确定性,忙于技术和商业的创新,区别很大。希望下一个30年内,中国的企业家主要精力真正花在应对市场的不确定性上,研究消费者的偏好,研究市场的变化,研究技术的变化,而不是继续忙于应付政府政策的不确定性。我非常赞同这些的分析,其实我也在做着这个梦,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要达到这个境界,我看还需要25000里长征。你看一个本来体现公平、竞争择优精神的药品招标采购的政策实行16年了,由于少部分人权力和欲望的膨胀已经扭曲得面目全非。因为16年前我参加过这个稿子的起草,稿子现在拿出来看和现在的现实十万八千里,面目全非,充满了歪理邪说的各级招标部门的种种规定多如牛毛,花样繁新的政策频出,企业应对这样政策不确定性苦不堪言又很无奈,走偏了的药品招标政策祸害了一个好好的健康产业自身不健康。我们呼吁那小部分借助政府招标的名义膨胀政府权力,还不放手不收敛的人识大体、顾大局,还要洁身自好。不放手不收敛是王岐山的话,不是我的话。中央、国务院三令五申要求简政放权,减少事前审批,加强事中事后的监督,而药品的买和卖本身就是市场交易的微观经营活动,招标不买药不卖药,不付钱也不承担责任,为什么它事事都要管呢?政府不干预招标,只是加强检查,难道不可以吗?非得要制定审批招标入门价,审批招标目录等等,非得要制定这些吗?招标中寻租腐败案件频发,全国究竟有多少干部因违法违纪落网?太多了,恐怕一时还很难统计清楚。我记得仅湖南省招标腐败一个案牵出来的药监、物价、卫生、社保等部门一共有22位官员,这是一个十分惨痛的教训,难道其他省还想重演吗?

诸如此类的事情还不少,我们都需要研究、讨论和思考。例如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现象。如果从1996年彭为云国务委员亲自带队总结的镇江、九江医改两江经验算起,至今29年了,现在医改还处在试点阶段。据说现在有4个省是国家采购试点省,还处在宣布医改是世界级难题阶段,国家的3万亿元已经投入了,医改似乎还在初始阶段。从2009年开始的新医改到现在也已经是第6年了,除了某位医改办的同志自拉自唱、自我表扬以外,还有多少人能为体制机制的变化而鼓掌呢?我想我是肯定不鼓掌的。改革摇摇摆摆、停滞不前,这些都是困扰我们医药行业健康发展的绳索,绳索不除,我们的步伐不可能快,也不可能走得好。各位企业家,你们虽然不情愿,忙于应付有关部门花样翻新的政策,但当前却又不得不抽出精力、人力、物力去公关、汇报、游说。四川话说叫“勾兑”,这就是我们面对的很无奈的现实,不愿意也得做,我们就是这个阶段,我们希望有一天会结束它,必须共同持续不懈的努力。

医药行业发展中政策是第一要素,是影响最大的要素,我们希望各位企业家抓大势,所谓大势就是共性关键性的问题,影响行业发展的大局的共性观念性的问题上我们要调查研究、深入讨论、达成一致。例如8月18日,国务院国发2015(44号)文件正式发布了药品医疗器械注册审批的方案,这是一个改革力度空前大的文件,上午大家听了解读。我认为非常好,它吸纳了社会各方面的积极建言,有很多都是企业家们一条条反反复复提出的建议,预计这个文件的落实可望极大提高注册效率,促进行业发展。还有一些,比方说推动开放处方药互联网交易,对化学药品进行质量一致性评价,招标采购的二次议价。上午大家可能也听到了不少领导讲的一些意见,尽管那些意见大家不尽相同,但是这正是需要我们讨论的地方。我们也经常和发言领导交流,你们说的这样那样的理论都是不成立的,有朝一日你会发现你走的路就是发改委现在放弃的路,希望你们不要为此付出这么沉重的代价。但是你想想,如果一个支付标准对一个通用药品同名不同户的话,你必然走到那条路上去。因为道理很简单,的靠经济学评价,经济写评价在哪里?有标准吗?政府会认可吗?有公平公开公正的原则吗?都没有,有什么呢?有自由裁量权。自由裁量权大的地方,我觉得都是很危险的地方。这些都是我们共同面临的最重大的政策问题,各方还有不同的意见,看到了一些新政策的征求意见稿,感到离中央提出的科学发展观的要求还很远。面对政策的不确定性,我们大家都是主人,不是旁观者,完善政策匹夫有责。比方说药监部门提出,处理审评积压规定的征求意见稿,我们积极作出了认真讨论和回应,我们觉得很多条款是很积极的,要解决积压问题,实现2016年基本平衡,2018年全部解决,这是很重大的问题,这里边也有很多问题需要正确讨论。比如说这里边提出需要会同有关部门发布限制审批仿制药的目录,提出了四个条件,其中一条叫包括对市场供大于求的品种要限制申报等等。其实我们非常不赞成,我们觉得不仅药监局没有这个能力,加上吴司长,加上发改委,加上还有谁都可以加入,都没有加入,统统没有这个能力,这就是市场,这不可能由政府来决定今年短缺明年不短缺,怎么供大于求,这个东西就太复杂了,这个东西一旦成文的话那就很成问题。我觉得这里会使行使权力的人拥有最大的自由裁量权,历史经验证明自由裁量权害人害己害国家,我们要尽量减少。

上午我听到了一个新的说法,说限制不是禁止,我觉得这个说法倒是挺好。但是从文件文字的理解上来看,限制就是禁止,限制你出国你出不了就是禁止,限行你行得了吗?就是不能走,限就是禁,禁就是限,限制不是禁止我挺拥护,但是我觉得表达还是有问题。将给医药行业的健康发展带来偌大的影响,像这样的问题其实还能举出不少,请大家一起来积极思考、建言献策,伪科学制定政策而尽一份力量。实际我们的力量并不白费,政府有很多非常好的文件,其实它的来源是来自企业的建议,比如这次报批简化就是企业提出来的,而且提了很多次,包括上市人制度的提升也不是今年的事情,是四五年之前提到的。我们积极建议就有可能被政府吸纳,比如取消药品价格的管制,从2005年甚至于更到一点的时间这个问题的争论已经开始,只是没有结论,现在出来了就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

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将一如既往坚持16字工作方针,即“宣传政策、交流信息、加强纪律、维护权益”积极和大家团结在一起,积极建言献策,为医药行业的健康发展贡献力量。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