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0到1》作者Peter Thiel :我是这样投资生物科技公司的
Stemcentrx公司却仅仅是坐落于旧金山的一家生产抗癌药物,名不见经传的私人企业。 
2015-9-16 10:03:27
0
E药脸谱
本文转载自奇点网

2012年Peter Thiel的投资基金向Stemcentrx公司投了2亿美金,这是该基金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豪赌。此次投资金额,是Thiel投资的另外25家生物技术公司总额的3倍左右。然而,Stemcentrx公司却仅仅是坐落于旧金山的一家生产抗癌药物,名不见经传的私人企业。但是,本周它获得了令人咋舌的10亿美金的估值。

Stemcentrx作为一家药品刚刚进入测试阶段的公司,竟有如此之高的估值,这到底是不是在炒作呢?这一现象在Twitter上也引起了热议。毕竟,有一个名为OncoMed的生物技术公司,使用类似的方法和药物治疗癌症,可是它的估值却远远不及Stemcentrx。

实际上,生物科技股已经被投资者哄抬到难以置信的程度。在过去的3年里,有大量的生物科技公司走上IPO之路,纳斯达克生物科技指数比历史同一时期上涨了250%。这部分原因要归功于大家对新疗法的乐观态度,比如一款治疗丙型肝炎的药物打破了以往药物的销售记录。股市暴涨的一个副作用是,大量的资金迅速流转到小型私有生物技术公司。

Thiel是PayPal的联合创始人,现在是投资公司Founders Fund的负责人,对于生物技术领域来说,他还是一个新人。因此MIT的记者就Thiel在生物技术领域的投资方法,对Thiel展开了采访。以下是采访内容的节选。

这是Founders Fund有史以来给单一公司投的最大一笔资金,你喜欢这家公司的什么?

我喜欢Brian和Scott。这两个创始人都非常强大,并且他们是互补的。我认为他俩的组合是经典硅谷创业模式,一个强大的技术加上一个强大的商业团队。现在我们很难再看到像他们这样强强联合的组合。

另外,Stemcentrx作为一家生物技术公司,看起来却像软件公司。我们认为,软件公司都有非常高的资本效率,资本可以获得难以置信的回报,这就是我们投资的原因。

投资生物科技类公司有哪些挑战?

Bill Gates曾经说过一句话,他说他像喜欢小孩子一样喜欢编程,因为你说什么他们就会做什么。软件和生物技术有个很大的区别:软件会根据你的指令办事,但是生物学研究不会。

生物技术研究面临的一个挑战是,生命科学太复杂,又很随机。有太多的意外因素导致研究失败。比如说,你现在在做一个小研究,取得了很好的结果。但是接下来还有另外的5个研究,需要你继续取得好结果。

你如何知道一家初创公司价值几何?

如果一家公司能够生产一种特效药,这种药可以治愈一大类无药可治的疾病,那么这家公司就值10亿,甚至100亿美金。当然,如果这家公司失败了,那就一文不值了。

一般来讲,药企生产一种药,必须通过基础研究,临床前,I期,II和III试验,最终上市。每一步都充满了风险,关键的问题在于你怎么折算每一步的成功的概率。假如你认为每一步的成功概率是二分之一的话,经过6步之后,成功的概率就是六十四分之一,那么这家公司的估值要达到10亿美元的话,它的初始价值必须达到1600万美元。

作为一名投资人,我很不喜欢这一点儿,因为这些数字完全是随机的。以我们对生物技术公司的感觉来看,人们远远低估了失败的概率。那些公司告诉你成功的概率是二分之一,但实际上它可能是十分之一。如果哪怕是其中仅有一步是十分之一,就会给你带来极大的麻烦。如果我投资一家公司,这家公司说这件事情要做成的话,需要“这里要正常,这里要正常,这里要正常,这里也要正常”,那么,我就会疯掉。

那么,Stemcentrx有什么不同?

现在的问题是,你是否能够改变这些数字?我们之所以以如此高的估值投资Stemcentrx,是因为它的每一步成功的概率都接近1,他们尽最大的努力避免意外的发生。Stemcentrx公司的这一点,让我们深感欣慰。

Stemcentrx为了配合药物的研发,他们将人类肿瘤移植到小鼠身上,这是非比寻常的一件事。在小鼠身上研究人类癌症要比研究培养的癌细胞昂贵多了。虽然这个体系很难建立,但是使用小鼠模型测试的药物,更有可能在人体起作用。他们告诉我,很多使用癌细胞研究抗癌药的试验,最终都失败了。他们这种尽全力降低意外事件发生的做法,让我们觉得Stemcentrx是一家有价值的公司。

公司的高估值会告诉想要投资的投资者什么?

它会告诉你,这家公司对它的资本有很好的部署。而且,它的效率更高。Facebook现在市值超过2000亿美元,这是它融资总和的8到10倍。这是因为在某种程度上,他们会通过非常有效地投资扩大业务。但是,如果生物技术公司倾向于投资那些伪随机事件,那么大量的资金会被浪费。对于这种浪费,生物科技公司的标准借口是这样的,“我们不知道是否会成功,所以我们必须按这种方式做。”

Stemcentrx是一家独立自主研发药物的公司。但是我们注意到,你也投资了 Emerald Therapeutics,这家公司有一个“云实验室”,所有人都可以通过它外包科学项目。这两个项目有没有矛盾呢?

实际上,有很多实验是可以外包的。但是,如果你想建立一家终端对终端的下一代制药公司,那么大部分的研究最好自己做。统筹不同部门业务这种能力在很多企业都被轻视。我认为Elon Musk在Tesla做的最好的事情,是自主完成各个阶段的生产装配。Tesla的很多竞争对手将核心部件的生产外包给别人,最终他们将死在这些外包上。

投资生物技术这类公司就需要面对统筹这种烦人且复杂的问题,你需要把方方面面都融合到一起。Stemcentrx的团队总是跟我们讲,“这些我们要自己做”。这是我想要分享的一种思维定式。在2012年我们投资了Stemcentrx之后,这个想法就深深的印在我的脑海中。我不想指名道姓,有些公司,在某些方面,这是他们失败的关键的因素。

现在有一个有趣的现象,有很多的科技企业纷纷进入生物科技领域。谷歌已经启动了一系列计划。你在长寿研究方面也有一些投资。你觉得是什么导致程序员涉足生物科技领域?

从大处看,这个问题在于生命科学是否可以信息化。那些看上去混乱、完全随机的东西,能不能转换成更加确定可控的东西。

我认为,衰老,或者仅仅是死亡是随机事件导致的问题。你年纪越大,就会有越多的随机事件发生,你就会受到越多的伤害。即使不得癌症,你也有可能被陨石击中。因此,在一定程度上,技术是用来克服那些自然的随机性。把这个问题放在公司层面来讲的话,就是你在创建公司的过程中能不能摆脱随机性。但是从哲学的视角看待这个问题就是,我们是否从整体上摆脱随机性,并且克服自然随机性中恶的那一部分。


2015年拉斯克奖获得者:他发明了癌症杀手级疗法


缺乏付费方,移动医疗纷纷逃离英国
E药脸谱网
分享: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