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集团系列报道(3):分级诊疗坚冰能否被撬动
今天,我们将讨论以挂号网微医集团为代表的医生协作平台,在这个大变革时代中,能给医疗带来什么。 
2015-6-24 14:43:05
0
温泉

本文转载自网易科技报道



在医生集团系列报道第一篇《体制内医生集团:“滴滴医生”如何运转?》中,我们详细介绍了由北京阜外心血管病医院心血管外科副教授、副主任医师孙宏涛所创办的大家医联的商业模式;随后在医生集团系列报道第二篇《万峰16年探索的经验》中,我们介绍了作为中国医生自由执业最早探索者之一的万峰,在这16年来的经历以及互联网时代带来的机遇。

今天,我们将讨论以挂号网微医集团为代表的医生协作平台,在这个大变革时代中,能给医疗带来什么。

医生集团系列报道:

互联网医疗新格局:顶级医生入场

体制内医生集团:“滴滴医生”如何运转?

万峰16年探索的经验


6月3日,挂号网宣布,来自中国排名前20的医院的100名专家率团队同时入驻微医集团。这是自今年3月28日,挂号网旗下的医生协作平台“微医集团”成立以来,挂号网首次向外界公开披露微医集团进展。

网易科技记者看到,截至6月6日晚20:00,在挂号网PC端页面上可以看到的专家团队已经达到157个,另据挂号网透露,目前微医集团的后台审核中的专家团队还有几百个。事实上,微医集团的计划是,在2015年接入5000个专家团队。对于这一进度,挂号网的解释认为,微医集团极力倡导的“团队医疗”协作的概念在近几个月内还处在概念推广和普及期,伴随着前期上线专家的口碑传播,下半年微医集团的数量将迎来“几何级”增长。

挂号网创建于2010年,据其官网介绍,已经与全国23个省份、1400多家重点医院的信息系统实现连接,2014年为1.6亿人次提供服务,是国内较大的互联网医疗平台,并于2014年10月获得腾讯投资。

去年年末,接受网易科技采访时,挂号网CEO廖杰远即称挂号网的目标是“做全国的分级诊疗平台”。然而在过去,这个目标短期内看似很难实现。但是现在,在推出微医集团之后,挂号网是否离目标更近了一步?

现状:顶级团队密集入驻

目前来看,微医集团接入专家团队的进展是颇为顺利的。

微医集团成立的消息3月28日公布,一个月之后的4月底,专家团队的信息在挂号网便陆续上线,5月初以来,挂号网对外宣布的消息也密集起来。

基本上每有顶级专家入驻,挂号网都会专门发布消息。这些专家阵容相当豪华,其中有:北京协和医院头颈肿瘤外科专业创始人、北京世纪坛医院耳鼻喉科主任、被誉为“甲状旁腺肿瘤克星”的魏伯俊,“国医大师”禤国维,中国工程院院士谢立信,“中国细胞刀第一人”、北京宣武医院李勇杰,曾为奥运冠军刘翔治疗脚伤的顶级运动医学专家陈世益、被誉为“世界跳动心脏外科的先锋”的中国著名心脏外科专家万峰等。

微医集团的推进起始于2014年第四季度。挂号网联合创始人张晓春告诉网易科技,挂号网上现在已有15万名重点医院的专家,未来挂号网的专家要发展到35万名,这样全国的专家差不多就都在其中了。之前,几乎所有互联网医疗平台面临的共同问题是,专家活跃度不高。挂号网希望推出一种新的服务模式来提高这些专家在平台上的活跃度。在此过程中,挂号网发现,医生不是个体劳动者,他们互相之间需要协作,因此开始接触专家团队。

接触到这些专家团队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挂号网在全国医疗资源比较集中的12个城市都有专门的团队,平常就为医院做一些服务。因此,很多上线的专家团队来自于医院内部的推荐,还有专家之间的相互推荐,也有通过媒体报道结识的专家,但总体而言,挂号网并没有特别庞大的人力去专门发展专家团队,而是依靠挂号网原有的为医院服务的团队。

作用:放大专家接诊能力

张晓春告诉网易科技,挂号网为这些专家团队提供的服务就是把这些团队的信息都放在挂号网、微医的平台上,且这一服务完全免费,挂号网也并不对患者的就诊费用进行任何利益上的分成。

同时,挂号网也不通过自身人力的投入来提供分诊服务,承接专家团队分诊的服务均由医生团队的首席专家指定,被指定者通常是团队中最具分诊经验的医生。在张晓春看来,这才符合医疗服务的自身规律,也最符合互联网精神。挂号网的目标,是织一张尽可能大的网,使得医生团队和患者之间的信息、医生团队和医生团队之间的信息完全透明。“转诊会在这些团队和医生之间自然发生。”张晓春认为,其实,本来医生之间因为熟知同行的信息,在线下他们之间的转诊早就存在,而互联网会让此前的体系信息更透明、专家的接诊能力和效率更高。

张晓春特别指出,预想中,这样的分诊转诊不一定是大家之前认为的“自下而上”,也有可能是“自上而下”。这是因为,中国的患者长期以来形成了“找大医院、名医生”,生了病就往自己认为最大的医院跑,但是有可能患者身边就有非常好的能够解决问题的医生。而在微医集团的模式下,未来理想中的顺序可能是是患者第一时间找到医生团队,继而分诊到患者身边可信赖的医生。

张晓春强调,这是挂号网与其他开展分诊转诊服务的互联网医疗平台的一个本质的不同,“它不是像黄牛一样榨取现有的挂号资源,也不是简单的在现有的号源之外提供加号,而是希望通过信息的透明来促使资源合理分配,真正实现分诊转诊。”简而言之,它并不一定能满足患者找顶级专家的愿望,但是可以帮助患者找到能够解决问题的医生。

现有的分诊转诊平台,一般都会面临一个问题:中国的顶级医生资源本身是稀缺的,如果某个平台真的成长为中国最大的就医入口,这个平台是否具备给所有人提供顶级医生服务的能力?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因此即使有平台短期内能够满足患者的需求,而受制于信息的不对称,依旧只能满足一部分人的需求,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所有患者分级诊疗的问题。挂号网瞄准的正是如何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

张晓春认为,团队医疗需要一个很强大的医生协同工作平台做支撑;团队医疗也需要一个很强大的患者输送入口做支撑;团队医疗还需要包括医院、医生团队和医护团队在内的众多参与者非常紧密配合做支撑的。“到目前为止,微医集团从这三个角度,形成了一个足够闭链,并且可以良性循环的解决方案。这是我们微医集团的核心价值所在。”

难题:分级诊疗坚冰难破

然而,若要在中国实现分级诊疗远非易事。

中国社科院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朱恒鹏是医疗政策的方面的专家,他曾于今年3月发表文章《中国分级诊疗体系建设为何不成功》,其中指出,2009-2014年全国财政医疗卫生支出累计超过四万亿元,其中一部分投入基层医疗机构建设,意在强基层以建立分级诊疗体系。但是毋庸讳言,中国的分级诊疗做得非常失败。

他认为,今天的大部分门诊疾病是心脑血管疾病、糖尿病等慢性病,这些慢性病的诊断更为复杂,初诊确诊往往需要到高水平医生。分级诊疗的关键在于,基层要有高水平医生。

他指出,中国的医疗体制是行政等级制导致基层缺乏高水平医生。同一区域的医疗机构,分为一级、二级和三级,其中每级又分甲乙丙等,对应着不同的行政级别。级别越高,政府分配给的资源越多,财政投入越多,占地越大,设备越高端,政府确定的医生工资水平越高。这种情况下,越高水平的医生,就会向越高级别的医院集聚,患者就医当然随之集聚。

因此,虽然有的地方试图通过拉开基层与医院的医保报销比例,引导患者留在基层首诊,但是因为现在患者自费能力提高,但是朱恒鹏指出这样的做法在实践中并不奏效。

在整个医疗体系尚无根本改变的情况下,挂号网采用互联网的方式接入分布在全国各地的医生集团,能撬动什么?还有待观察。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