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和公司的“私心”
国内企业做大的障碍就是“私心”,只有真正树立“公众公司”的意识,不过分在意股权比例的控制,才能做大公司,才能做出更大的市值。 
2014-9-22 16:33:34
0
E药脸谱

吴晓滨很震惊!

不久前,美国国会组织的一个访问团到北京后召集辉瑞中国区总裁吴晓滨博士等跨国公司领导人座谈,按照惯例美国方面会问及中国区公司有哪些困难?需要哪些帮助?他们可以通过外交途径帮助中国区业务发展得更好。

但是,这一次他们关心的问题和提问的视角全变了。他们希望美国在全球的制造业回到美国。他们对以往那种制造业不经济、服务业更能实现繁荣、更高产值的说法进行了反思。

大量制造岗位外流,并不能让美国得以长期保留设计、研发与企业总部。随着制造业继续移
向海外,工程师和设计者也随之迁移,以陶氏化学公司为例,最初转移到中国和印度的仅有生产基地,后来渐渐就将研发基地也搬出了美国。当研发与生产联系在一起时,会很好地发挥作用。

工厂的工程师更可能注意到潜在领域,当参与到生产过程时,产品会得到改进;反之,像美国经济近些年转向一个纯服务业结构时,研发能力也在萎缩。

最近几年,美国总统奥巴马一直在设法帮助美国制造业降低生产成本,推动高端制造业岗位回流美国,创造更多就业岗位,提高国际贸易竞争力。

这是2014《E药经理人》承办的“中国医药企业家年会”之“企业思想家时间”压轴嘉宾的分享。吴晓滨在提醒,国家之间的较量已经开始,中国制药业的生存环境必须引起国家战略层面的重视。他同时希望更多国内药企关注海正与辉瑞的合作,借道辉瑞的营销系统将产品销往全球。

论坛开场嘉宾任晋生带来的新项目“百家汇”强调的发展理念正是合作。这种酷似孵化器的药物研发创新模式融汇研发项目、研发资金、研发人才资源,目前已经聚集了40家药品创新公司。这是任晋生的一次新尝试,他用6年时间,投入12亿元做创新药却没有给先声带来预期的经济收益,重磅炸弹级的创新药一直没有踪影,在创新药研发的道路上,先声有困惑,有失败。然而,先声仍然有热情,仍然有梦想。

任晋生畅想,未来创新药的成功,可能是几个科研团队,有成效的有机合作,因为有很多轮的投资,不断的积累,与创新有关的知识产权,有不同的主体,那些创新药甚至说不清是哪一家公司完全独立拥有。

正在热播的纪录片《互联网时代》引用宝洁公司的案例:为刺激消费兴趣,宝洁公司试图在品客薯片上印制图案。但是,如何保证印上图案后薯片也不会碎?最终宝洁将难题送上了网络平台,用“众包”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宝洁公司采纳了意大利博洛尼亚一位教授发明的可食用喷涂墨汁。

这就是互联网时代的开放与合作,长远型的大规模企业组织已经崩溃,取而代之的是更加灵活的项目。如果说20世纪的合作模式是企业模式,那么21世纪的模式是基于社群的。

世界已经变了,康恩贝董事长胡季强在题为《迎接本土市场的世界级中国制药公司的诞生》中强调“并购整合”战略思路时特别提出,在通过并购整合提升专业化水平,并将此策作为常态行动的这一历程中,国内企业做大的障碍就是“私心”,只有真正树立“公众公司”的意识,不过分在意股权比例的控制,才能做大公司,才能做出更大的市值。

本文来源于《E药经理人》杂志2014年9月刊,作者本刊执行总编辑谭勇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