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明医改回答了一直纠结的谁改、改谁的问题
自今年初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到三明市考察后,全国各地已经有超过160批人员到三明考察医改工作。 
2014-11-4 13:37:55
0
E药脸谱

本文转载自搜狐健康 


自今年初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到三明市考察后,全国各地已经有超过160批人员到三明考察医改工作。而今,“三明模式”能否全国推广都不需要再多讨论了,要关注的,一旦全国推广又将会带来怎样的局面。


带着这些问题,记者采访了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中国卫生部政策与管理研究专家委员李玲。李玲此前深入实地调研三明医改。

精髓:政府主导


“三明模式”(回复“三明”可以查看三明医改具体方案)其实亮点不少,“三保合一”、院长年薪俸制等等。但李玲却说,“三明模式”最重要的是回答了“如何政府主导”。


新医改到底应该由“政府主导”还是“市场主导”一直有争议,而李玲坚定的医疗卫生的定位是公益事业,改革就应该由政府主导。


但她强调,政府主导并不是仅仅看政府投了多少钱,而是如何破除公立医院旧的创收趋利制度,建立一个新的制度。“在公立医疗体系中,给医生的激励就是让他怎样以最少的钱给老百姓看好病”,她曾表示。


“公立医院改革是改政府,不是改医院。”


而三明医改,现在看来,最核心的就是破旧的制度、建了一个新的制度;他的精髓就是真正落实了政府主导。


“我们一直没搞清楚谁改,改谁的问题。公立医院与院长是操作者,制度与规矩是政府定的,如果这个没改,医院与院长只能在旧的路上走。”李玲指出,“公立医院改革是改政府,不是改医院。”

良性收入结构


在许多关于三明医改的数据中,最引人关注的,是医院收入结构的变化。医院的医务性收入占比从改革前2011年的43.11%,上升到今年1-8月的62.78%,而药品和耗材收入占比则从5556.89%下降到37.22%。其中,药占比更是低到了27.75%。


“这才医院发展的正确方向。”李玲对医院收入结构的变化很是称赞。


“长期以来,医疗服务的价格是扭曲的,医生的技术、服务是不值钱的,要靠检查靠药品靠耗材赚钱。”李玲表示。而三明医改的一系列政策,如“零差率”、“限价采购”“重点监控”等挤掉了虚的药价,作为补偿之一,则大幅提高了医疗服务价格。


“以前三明的医院靠卖药收入100元,实际利润可能是15元,但如今100元的医务性服务,实际利润就可能是100元。”李玲举例,“收入的含金量大幅上升,而且反映了医生的价值。”


与三明市县及以上公立医院的情况成对比的是,改革没有涉及的基层医疗。数据显示,三明市基层医疗机构2014年1-8月的药占比依然有54.56%。“三明的改革是县以上的,没有动基层,这个对比正好反应了改革的效果。”李玲表示。

药价虚得厉害,压价当然可以


三明医改后药占比的变化,让制药企业和流通企业十分紧张。李玲也直言:“三明医改最大的红利就是大幅减少了药品的使用和药品流通的费用。”


“从三明这一小步就可以看到我们医改的重点应该在什么地方。”


特别是在药品流通上,“两票制”、“限价采购”为改革压出很大的红利。三明市是个地级市,本身没有招标权,但他允许医院自主采购比省级统一招标价低 10%的药品。“三明市只是一个人口270多万的小城市,规模并不大,压价能力有限,但他依然能从药品流通链条中压出这么多的红利出来。”李玲感慨,“从三明这一小步就可以看到我们医改的重点应该在什么地方。”


李玲很认可三明在药品采购方面的举措,她认为,招标就是集采,要靠量把价压下来,但现在的省级招标没有谁是采购主体,所以省级招标招的是个虚标,在流通过程中还有很大的空间,“这样压一下当然是可以的”。


她表示:“药价虚得太厉害了,从定价到招标都是虚的。”

“三保合一”与财政部的积极作用


“三明模式”在医保方面的改革也很受关注。三明市于2013年6月将城镇职工医保、居民医保、新农合等三类医保经办机构整合成“医疗保障基金管理中心”,实行三类医保基金全市统筹。


这实质上就是从去年初开始引发大讨论的“三保合一”。对于这种做法,李玲认为,“三保”统一后,成为了医院的单一支付方,即解决了医院的财务问题,又加强了对医院的管理、谈判能力。这是一种“把分散的财力统一起来,发挥更大的作用”的做法。


而且,值得注意的是,三明市的“医疗保障基金管理中心”隶属于市政府,暂由市财政局代管。对此,李玲表示:“三保统一之后由财政部门管理,这才是对的。”她认为,公立医院改革,应该是政府兜底,医疗保障基金管理中心放在财政部门,正好是显示了财政为医改兜底。


另外,关于“三明模式”,今年4月国家财政部曾发布一份调研报告,对其表示肯定;6月时,在三明召开的全国医改座谈会亦由卫计委与财政部主办。财政部已然介入医改。


“财政部通过对三明医改的调研,正好可以看出他们这几年花了多少冤枉钱。”李玲指出,每年财政投入到医保的钱,实质上都被用于买药、检查了,“如果不建立新的制度,即使是全民医保,老者姓的个人支付比例还是超过50%。”根本解决不了看病贵的问题。


她认为,现在滥用药品,过度医疗、过度用药把财政的钱都吞噬掉了,而通过“三明模式”可以看出,“财政部在新医改中还需要发挥更积极的作用”。

医生有实惠,百姓才有实惠


“一切改革如果说医生他没有得到实惠的话,可能最后改革还是很难让老百姓也得到实惠。”李玲曾对媒体如此表示。


而“三明模式”在对院长、医生实行年薪制:院长年薪水平30万元,由财政全额负担;住院医师年薪最高10万元,主治医师年薪最高15万元,副主任医师年薪最高20万元,主任医师年薪最高25万元,每一级别内再设若干档次,具体由医院自行确定。


如此一来,三明市公立医院医生的阳光工资达到当地平均工资的3-5倍。“这在当地是很体面的收入了。”李玲表示。


当然,也有人质疑,医生们改革前的灰色收入未必比这个低。而李玲则以三明市的邻市漳州医院腐败窝案为例,“也许灰色收入会更高,但风险也更大,但是如今三明的医生拿的是阳光、体面、安全的收入”。


对于三明医改后“医生收入下降,人才流失”的传言,李玲表示,在她的调研中没有发现人才流失,相反,改革前在不断流失,改革之后反而是吸引人才了——她在沙县的医院调研时,发现连省里的医生来县里工作了。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