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一心堂董秘如何解读医药分家
医药分家会是一个逐步实现,漫长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可能会有嗅觉敏锐的公司抓住市场机会,进一步拓展市场,特别对于医药零售企业。 
2014-9-15 13:46:07
0
E药脸谱


连锁药店在此次医药分开的大潮中会担任什么样的角色?他们如何看待和解读这一股大势?日前,作为药店第一股,云南鸿翔一心堂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一心堂)董秘田俊在线上分解了他们对于此政策的理解和应对。

1.医药分开符合产业链发展方向

我们长期关注的医药分开话题,医药产业链在目前资本市场还不够完整,药品从生产制造开始,沿着产业链前进,然后到第一终端、第二终端甚至是第三终端是没有一个非常完整能覆盖到的上市公司。

首先,第一终端(医院)来看,目前很少有以医院为核心资产的上市公司,大部分占的收入利润份额都比较小;其次,第二终端(药店),唯一上市的就是一心堂;最后,第三终端,也即农村市场或者诊所,目前也没有上市公司。

现在终端市场的格局是总额超过1万亿,第一终端占70%多,第二终端药店占20%多。目前在中国医药最终消费环节,药店作为第二渠道占比比较小,统计数据约2400亿。

2.中美医药分开情况对比

医药分开政策,从公司角度来看,一心堂作为第一家零售药店行业A股上市公司,我们有义务也希望把这个行业说清楚,从现在全世界医药行业的格局来说,比较有代表性的就是美国模式和中国模式,以及很多其他国家的模式。

我们认为美国模式可能会是一个比较主流的模式,这个模式相较于其他模式来说医药分开比较彻底,其特点是医药分开,药剂师对医生的电子处方调配进行监控,由CVS,Wallgreen,RiteAid为代表的零售连锁体系进行配药,需要强调的是就算是在美国模式下医药也并不是完全分开的,住院、急诊药房的药是医院的,主要是门诊这方面的药可以给个人处方去药店拿。

对于中国的医药分开政策,目前中国是没有明文规定医院处方不能外流的,其实有很多条例规定医院处方可以流出来。但现实情况是各个医院想了很多办法避免处方外流,导致医院处方很难流出来,这种情况下我们通俗理解成医药没有完全分开,医院将绝大部分的药给配好了,不光包括门诊,也包括住院,所以流出来的不是太多,导致在这个产业格局里面,社会零售药房仅占25%左右。

3.商务部《通知》的解读

最近商务部出了一个文件强调医药分开,鼓励处方外流,甚至有些初等医院不该设药房。我觉得可以从三个方面来理解:

第一是要利用社会药房资源,避免重复建设,浪费资源;

第二个方面是通过医药分开从利益上隔离开遏制医生开大处方、开特定处方药的行为;

第三是从学术上说有利于节约社会资源社会成本,医生没有开大处方的动力了,该开什么药就开什么药。

但是从现在来看问题更复杂一些,从企业实务的方面来讲,中国的医药市场大体上是以下这些部门来主管:

(1)是发改委,主管定价,

(2)是卫计委,主管医院,

(3)是药监局,主管药品,

(4)是商务部,主管一心堂等零售企业。

这次商务部的市场流通秩序司出台了这个文件,我们理解这更多是宣誓性的,宣誓中国会慢慢走医药分开的道路。

4.对医药分开未来形势的判断

参照具有美国模式有其先进性,我们预计中国未来零售市场从产业结构上来说所占份额会慢慢变好,有更好的机会,我们判断后续的实际动作仍然有赖于基层,有赖于各个省。医药不能分开最大的障碍是现有医院医疗服务的收费不足以支撑医疗机构的运行成本,财政拨款也不是很够,整个医院也呈现一种以药养医的局面,大家不是很满意,于是就有了医改的需求。

我们认为医药分家会是一个逐步实现,漫长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可能会有嗅觉敏锐的公司抓住市场机会,进一步拓展市场,特别对于医药零售企业。虽然过程比较长,但是毕竟是一个比较好的改变医药格局的机会。对行业的影响要看各个公司能否有所准备抓住机会,因为机遇往往垂青于有准备的头脑,除了各个公司的准备情况,还需关注公司本身业务的情况,包括怎样采取具体的措施来契合政策的变化。

问答环节

Q1:医药分开在美国模式下,分出来的主要是门诊药房部分,再往细看门诊药房部分中,注射部分外流的可能性不是特别大,如果未来医药分开进展顺利的话,您预测外流的规模有多大?

田俊:这个方面非常详细的数据暂时没有,我们医药市场目前的数据是总额约10,000多亿,医院占了7,000多亿,我们零售占了2,400多亿,但是往下再细分,包括门诊药房、住院药房的具体数据等还有待挖掘,但是我个人感觉门诊部分还有2,000多亿应该没问题,我个人直观感觉目前药店市场份额能再放大一倍,大概4,800亿,形成医药终端市场五五开局面。此外,我们觉得随着医药分开的推进,可能会经历四个阶段:

第一阶段,医院自办药房。在医药分开初期,会出现医院自办药房的倾向,因为作为医院来说,虽然有公私之分,但是其投资主体是多元化的,很可能在刚开始阶段出现会医院自己的股东同时办药房,让其处方流到自办药房中去,这个可能会是医药分开刚开始出现的情况;

第二阶段,药房托管。医院办药房如果只办一个,可能会出现由于规模效益不够高,药房被一心堂类的公司或者医药批发商托管的情况;

第三阶段,医院药房被部分整合。在这一阶段,社会上对零售业务感兴趣的连锁药店或者医药公司,可能会出现进一步的产业整合,可能会出现连锁医院自带的连锁药房;

第四阶段,大型连锁企业介入整合。就是可能我们一心堂这样大型连锁企业或者商业企业会参与整合药房。

在我们的招股说明书中,根据我们已经披露了业务情况,目前公司已经托管28家医院药房,经营效果还是不错的,2013年药房托管的不含税营业收入7000多万,经营利润有340多万,经营利润率在5%点多,和我们总的经营利润率7%点多相比较低,因为托管医院都不是太大,数额不是很高。

医药产业格局的变化不是一个简单的过程,短期更可能的情况是医院自己将自己的药房分离出来成为一个独立主体,然后慢慢按照产业演进的规律,慢慢的成为一个药店或者连锁,然后慢慢由社会上的连锁或者批发公司也去整合他们。

Q2:目前有部分医院在政策的促进下,将自己药房的功能往外剥离,这种处方外流在操作形式与路径上有哪些障碍?

田俊:处方对于医院是一个很宝贵的东西,除非有很强的政策导向,否则很难外流。我之前说一开始可能会以医院自办药房为主,就是因为中国目前是以药养医,如果没有强的利益补偿机制,否则很难实行,除非是国家强推,但是又产生了医院怎样生存,财政补贴是否足够,诊疗费能否提高到美国水平等一系列新的问题,中国挂个号500元、200元、甚至100元都会比较难接受。我们认为还是一种利益格局的调整,就是说我处方可以流到你药房去,但是你得付费。

Q3:一心堂上市募资之后,未来准备怎样去壮大自己?

田俊:这个其实我们在招股书跟中期报告中,我们已经阐述了自己的观点。

第一,目前我们是采取以云南为核心,辐射西南,胸怀天下的态势。但是随着医药电商的发展,互联网思维的传播,我们现在也在发展O2O,实际上我们对线上的格局判断比较明确,就是线上将来可能就一两家做得比较好。现在线上药店格局比较复杂,我们将其分为四类,即2*2模型:

线下药店(直营)

电商

线下药店(直营)+电商

电商+线下药店(直营)

这四种形态互相竞争,如果在线上占到一定份额之后,市场就变为全国性市场。我们认为未来中国药店产业格局是全国性的,以严格的标准来来全国药店的话,我们认为目前是没有全国性的药店的,如果你在网上下单,按照O2O模式,你的药是配不下去的,所以现在线下在这个方面企业也比较着急。如果大家都想做全国性的药店,就需要推动行业整合。

第二,从医药产业规律来讲,我们认为美国出现CVS,Wallgreen,RiteAid能够做到占比70%-80%的份额,其实最本质的原因是经济规律使然,当产业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必须达到某种程度的规模效应才能达到更高的经济效率,中国出现全国性的药店还需要时间,但是肯定也会出现。

第三,一心堂是开店与并购是同时进行的,但是由于这个行业是特许行业,不能转让,所以我们的原则是原址关闭,原址新开,所以说我们是以开新店形式表现出来的,但是我们也不排斥引进门店级的并购,

第四,我们能否并购药店公司,由于我们是上市公司比较规范,所以相对来说符合我们要求的标的可能比较少,历史上来说一心堂是以并购门店为主,并购进新公司核查成本较高,我们还有待观察未来是否会有新的情况。并购的路我们是要走的,并购与开店并举是必要的,我们现在的并购目标主要是门店级的,就是我们会直接跟公司谈买下哪些具体门店,医药公司并不会买。

Q4:我们在商务部所发的文件中,对医药分开的承接药店端划分了几个条件,比如具体规模较大、诚信记录好等,这些条件对我们这种管理较好的公司是有优势的,但是具体来说,比方说我们在云南地区有较强的布局,对于我们将来承接云南医院的好处主要在哪些方面?包括我们在广西、四川的开拓会有什么好处?

田俊:商务部其实对于推动医药连锁企业市场改革的意愿比较强,力度也比较强,商务部有个规划,希望我们行业一共42万家药店中,连锁能达到2/3,但是目前我们连锁企业仅占1/3。因为现有的格局不符合产业规律与经济发展要求,所以商务部的政策导向是扶持规范企业,但是这个问题的难点在商务部不是医院的主管部门,处方从医院流出来,也需要医院的配合,这次是六部委联合发文中,商务部在这方面推的力度会强一些,但我们需要等政策的具体落实,如果流出较多,我们承接力度可能会更强。

除此之外,比较大的医院自建药房的可能性更大,对他们来说药房成本较低,我们的主要承接药房的目标是小门诊、小诊所、社会医院,这其实正好跟一心堂能力吻合,我们分布广泛,承接能力强,对于大医院我们暂时可能承接不了,但对小药店可以比较好的进行商务谈判和合作,接下社区医院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我们做药店的同事但是还是比较冷静,没有很大的激动。现在的情况用《双城记》的话来说,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对公司来说零售药店只占20%整体份额已经很多年,我们也不怕市场化的竞争。我们有充分的自信能做好自己,能充分享受政策的红利,积极相应,乐观其成。

我们这个行业市场占有率都不是很高。一心堂市场占有率也仅为2%点多,我们现在的首要目标是完成行业内的整合,争取在行业出现几家比较大的公司,在承接第一终端的转移,当然这个过程也可能同时进行,我们未来可能的发展方向是既要完成本行业的整合,也同时完成承接第一终端的部分处方,这应该是未来药店发展的趋势。

Q5:国家促进医药分开的过程中,您也说到医院可能会自建院内药店,在这个过程中,是不是较大的全国性的连锁商业企业会更具有优势?比如国药等。

田俊:如果按目前的格局来看,第一现在已经有部分医院药房托管给商业公司,第二从药房人员来说,人员基本是来自医院的人,第三跟商业公司主要是供药行为,第四是药房托管是双方共管,第五是如果行业演变之后,医院不设药房(也就不再有药房托管),该药房就成为了商业公司所设立药房,第六医药商业公司能否管理好这么多的零售药店具有极大的不确定性,因为批发业务与零售业务是两个不同的领域,批发业务更多的讲究大进大出,把握品种。零售药店更多强调精耕细作与管理,在这个过程中,谁能胜出不好说,不是说所有的医药批发公司就能办好零售药店,从过去的产业经验来看,除了国药控股有国大药房以外,其他公司的零售药店竞争力较弱。从我个人观点来看,我更看好市场化的公司,大型商业公司办好的药店不太多,未来不确定性较大。

Q6:目前有些公司专注某些科室,从诊断到器械到药全部囊括,自己调配比例,针对每个不同的病症有具体的费用额度,一心堂与这种公司究竟是合作的状态还是竞争状态?

田俊:我觉得更多的既竞争又合作的状态,药店的药主要是常见品种,非常规的药品可能需要专业公司来做。

Q7:竞争格局中,医药连锁公司如果逐步吸收很多处方药订单权,之后是公司自己配药还是需要由专业的连锁机构配药?

田俊:我们感觉未来如果一心堂能逐步做大的话,做到后来也不会只是纯粹一个连锁企业,做到后来可能也会成为某种程度上的批发公司,可能的发展可能是经营零售为主的经营批发商业公司。按照我们以上的推论,大家都是商业公司,只是侧重源不同,有以批发为主的,有以零售为主的,很少有纯粹的业务。我们有很多药物不是从商业公司进货,我们也有很大份额从厂家进货,随着我们的规模越来越大,商业公司对于我们来说,可能更多的是一个医药物流的概念,就是我们跟厂家谈好,商业公司负责药品的运送,但是这是在有一定规模的基础上。

Q8:通知里面有一句话是人保部希望把更多的药店纳入医保,现在一心堂覆盖省份中医保定点情况是怎么样的?新开药店医保资质取得的难度如何?

田俊:我们目前70%左右门店是医保店,医保销售占总销售40%左右,各个省的情况可能会有差距。医保资质的取得极大的取决于各个地方政策,跟某个地域没有具体关系。就目前情况来看,一心堂在其他地区也没有在取得医保资质的过程中不存被在歧视情况。

本文转载自雪球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