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ang! FDA一下子发了三个超级大红包
去年当Biomarin制药公司转让一张从FDA获得的优先审阅券(Priority Review Voucher, PRV)因此而获得6750万美元收入的时候,那是笔者第一次了解这样的事情,颇有点脑洞大开的感觉。从那次交易起,一年之内又紧密发生了另外三起交易,并且交易的金额节节爬升,呈爆炸性增长。上个星期一下子发了三张PRV,都有点跟不上的节奏。这里面究竟有什么样的隐含意义?又会对制药行业以及投资行业造成什么影响呢?今天和大家一起回顾优先审阅券的历史和现状,并解析其中的潜在影响。 
2015-8-26 11:08:11
0
小棚菜

本文转载自新药临床开发故事会

 

FDA作为全球最大药物研发市场的监管当局拥有及其重要的影响力。所谓将相封侯还是落草为寇只凭FDA金口一言,有点演义的意思啊。但的确FDA对临床开发候选药物重要性的认定,很大程度影响到临床开发的时间长短。时间意味着金钱,这点在临床开发上表现的淋漓尽致。多开发一天也许就多花费上百万并且少赚数百万。

为了促进罕见药物开发,1984年通过的孤儿药法案来减免审阅费用并且加长市场专营权。虽然这减少赦免的申请费用,但在审阅时间上, FDA对任何药的审阅时间并没有区别对待,都很拖沓冗长。

为了加快一些治疗严重疾病的继续药物开发, 1992年的处方药使用者法案(PDUFA)中第一次提出有别常规审阅的优先审阅。在2002年的修正案中进一步规范为常规审阅必须在10月内完成,而优先审阅需要在6个月内完成。这优先审批通道客观上促进一些急需药物的开发。

2006年杜克大学的雷德利(David Ridley)等发表一篇文章“为发展中国家开发药物”。在文中阐述西方药物研发发达国家的制药公司为追求利润,不去关注一些贫穷发展中国家的“被忽视热带病”(Neglected Tropical Diseases)的一些疾病。通常为对付这些疾病去开发药物是一种赔本买卖。但治疗这些疾病,是人类健康福祉有重要贡献,也是有道德因素在考虑。因为贫穷的发展中国家没钱没技术去开发新药,文中提出为了吸引这些发达的制药公司去开发这些药物,有必要除了优先审阅之外,给予一定的“奖励”。这个“奖励”就是超级大红包:可转让优先审阅券。

这个提议引起了议员的注意,随后在2007年的食物和药物管理修正案(FDAAA)中正式引入优先审阅券制度。

那哪些治疗被忽视热带病药物可以符合颁发优先审阅券呢?

在FDA的官方指引“Guidance for Industry Tropical Disease Priority Review Vouchers”列出以下一些疾病:

肺结核(Tuberculosis),
瘴(Malaria),
致盲性沙眼 (Blinding Trachoma),
布鲁里溃疡 (Buruli Ulcer),
霍乱 (Cholera), 
登革热/登革出血热 (Dengue/Dengue haemorrhagic fever),
龙线虫病(几内亚线虫病) (Dracunculiasis (guinea-worm disease)),
肝片吸虫病 (Fascioliasis), 
非洲人类锥虫病 (Human African trypanosomiasis),
利什曼病 (Leishmaniasis),
麻风 (Leprosy),
淋巴丝虫病 (Lymphatic filariasis),
血吸虫病  (Onchocerciasis),
土壤传播的蠕虫病 (Soil transmitted helminthiasis),
雅司病 (Yaws)。

2014年埃博拉在非洲肆虐后,国会又迅速得把埃博拉病毒 (Ebolavirus), 马尔堡病毒(Marbugvirus) 和洞穴病毒 (Cuevavirus)加入这个单子。

FDA根据2007年的FDAAA法案授权,按照“其他在发达国家没有市场但在贫穷边缘化地区有不成比例受影响的传染病”的条件在2015年又把南美锥虫病(Chagas)和脑囊虫(Neurocysticercosis)加入这个清单。

2012年FDA安全和创新法案(FDA Safety and Innovation Act)又进一步把被忽视热带病类药优先审阅券项目推广到未成年人罕见病类药上。在这个未成年人罕见病类药优先审阅券项目中允许研发公司主要征询FDA其开发候选药物是否满足要求。并且相对被忽视热带病类药优先审阅券只能转让一次,这个未成年人罕见病类药优先审阅券可以不限次数转让,当然只能兑现一次。另外要用这个优先审阅券时,只需提前90天通知FDA,而被忽视热带病类药优先审阅券的使用需要提前一年通知。获得优先审阅券的开发药物必须批准上市才能使用这个优先券。如果批准一年药物还没有上市销售,这个优先券也会被取消的。所以某种程度优先审阅券是对开发治疗被忽视热带病和未成年人罕见病类药的一种奖励。颇有点“买一送一”的意思。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个法案中,未成年人罕见病类药优先审阅券项目是在试行,只能颁发头三张。

后来在2014年底把埃博拉病毒等加入这个清单的法案中,把这两种券给统一成未成年人罕见病类药优先审阅券一样的使用方式。

从2007年到今年8月,FDA总共授予9张优先审阅券,其状况如下:

1) 2009年诺华因新药Coartem (artemether/lumefantrine)被批准治疗被忽视热带病瘴而获得有史的第一张PRV。2011年自己用来加速自家生物药ILARIS (canakinumab)申请上,结果悲剧的是这个药被“加速”拒掉了。白白浪费了!这个药是用来治疗痛风性关节炎 (Gouty Arthritis)。

2) 2012年强生公司的新药Sirturo (bedaquiline)被批准用于治疗肺结核而获得第二张PRV。这也是几十年来获得批准的第一个治疗肺结核的新药。老奸巨猾的强生至今没有用,这张券至今升值了很多。

3) 2014年BioMarin制药公司因为新药Vimizim (elosulfase alfa)用于治疗未成年罕见病莫尔基奥A综合症 (Morquio A syndrome)而获得第一张未成年罕见病PRV,也是有史第3张PRV。这张新的未成年罕见病PRV因为新的条款变得比之前两张PRV更宜用。市场立即捕捉到这个用处。当时再生元和赛诺菲的降胆固醇药Praluent申请进度落后于安进的Repatha。为了抢先竞争对手成为第一个在美国市场上市的PCSK9抑制剂降胆固醇药,花了大概6700万从BioMarin手中购得并成功实现至少比对手提前一个月上市。这个成功的案例教育了包括笔者在内很多人。也是从这个案例中很多人才真正认识到这种优先审阅券的威力。从一年后的今天回头看再生元和赛诺菲的这次决策,是十分的成功。这个购买也将成为一个非常经典的商业案例。

4) 2014年加拿大公司骑士医疗公司因新药Impavido (miltefosine)在治疗热带病利什曼病而获得第4张PRV。受到之前Biomarin成功案例,2014年11月卖给冉冉生起的生科巨头吉利德科学公司。这次的销售价翻番,以1亿2500万美元交易。吉利德科学公司把这张PRV用在今年三合一复方HIV药R/F/TAF的新药申请上了。从中也可看出吉利德科学公司对新一代TAF为核心的HIV药充满信心并继续称霸HIV市场的雄心。

5) 2015年3月联合医疗公司因新药Unituxin (dinutuximab)用于治疗未成年罕见病高危神经母细胞瘤而获得第2张未成年罕见病PRV,也是有史第5张PRV。8月19日就以震惊的3亿5000万美元转卖给艾伯维。这PRV的价格犹如火箭般飚升。市场很好奇,究竟艾伯维有什么超级重磅炸弹药值得去花费3亿5000万美元来提前4个月上市。

6) 2015年3月17日Retrophin公司因新药Cholbam在治疗未成年罕见病胆汁酸合成障碍而获得第3张未成年罕见病PRV,也是有史第6张PRV。市场惊呼3张未成年罕见病PRV都已发完,后续开发者将如何?但美国的法律是非常灵活的。在今年7月通过的“21世纪法案”就把这个试行的未成年罕见病类药优先审阅券项目延长到2018年,并且规定每年最多只能办法3张。这也就为一个月后同时颁发的3张奠定的法律依据。在这个药批准两个月后,这张优先审阅券卖给赛诺菲2亿4500万美元。估计赛诺菲在购买Biomarin的优先审阅券的交易中尝到甜头,欲罢不能了。

7) 由于“21世纪法案”延续了未成年罕见病类药优先审阅券项目。上个星期,FDA一口气把3张PRV分别给了Biomarin制药公司, Santhera医疗公司,和Sarepta医疗公司。因为这三家公司都有药在治疗杜氏肌营养不良症。未来这三家公司的药能否批准?批准后这些PRV能够卖到多少创新记录的高价?这些都是另人充满期待的。今年所有的3张未成年罕见病类药优先审阅券配额也在两天之内消耗光。至少一年之内是不会出新的。

未来的下一张PRV会中治疗那种疾病的新药中出来呢?要知道法律规定,只有原研创新药,并且是第一个治疗清单中疾病的新药才有资格获得PRV。这也就意味着未来即使对同一种疾病有更好的药也不能获得这种额外“奖励”。这多少也是漏洞。所以当瘴病,肺结核病,和利什曼病等热带病有新药后,在这些药的治疗上再也没有机会获得PRV了。那目光只能投向其他的热带病类药开发项目,兴许抗埃博拉病毒药将会有机会获得下一张PRV。

在临床中,赛诺菲巴斯德有个疫苗ChimeriVax在试验治疗登革热病。PaxVax公司的疫苗PXVX-0200在尝试治疗霍乱。这两个药能拿到FDA下一个大红包吗?

目前针对这些被忽视热带病开发药物的还有很多非盈利机构。这些机构的资金基本来自于各国政府支持,还有一些慈善机构捐助。比尔盖茨的基金会每年给予这类机构大量的赞助。

随着优先审阅券的价值不断攀升,已经引来一些投资机构的注意。今年3月,全球健康投资基金(The Global Health Investment Fund)宣布投资非盈利药物研发机构Medicines Development 1000万美元来帮助这家非盈利机构开发莫西菌素(moxidectin)来治疗血吸虫病。如果这个药成功,全球健康投资基金将卖掉PRV并进一步投资全球医疗创新。某种程度创造一种创新的良性循环。


回顾这9张PRV的产生和使用过程,笔者也是逐渐的从当初的疑惑不解到现在的支持态度。去年了解到这种PRV居然能够交易,甚至感觉有腐败的感觉。一度嘲笑FDA是隐形的美联储,是超级金手指。现在想来,这种PRV项目真是很天才想法。一面可以促进制药公司积极研发治疗未成年罕见病和困扰贫困国家的热带病,造福人类,另一方面加快经济价值高的重磅炸弹药上市。一张纸券同时撬动罕见病药和热门大药,高!这种价值数亿的PRV本省没有创造价值,只不过充当“劫富济贫”的工具。大公司趋之若鹜的购买来填补小公司开发经济价值低但造福人类新药带来的损失。

所以,良好的制度就是能够良性的公平的革新力量!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