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药的挑战与机遇
除了药品临床试验基础薄弱之外,儿童药研发、生产投入高,整体利润偏低,再加上“一品双规”“差比价”等价格政策,也使得国内企业研发和生产儿童药的积极性明显不高。 
2014-9-22 16:19:51
0
E药脸谱

“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用来形容儿童药支持性政策的出台大概再合适不过了。它时常散见于各《原则》《纲要》中,却从未有过一个正式文件认认真真地告之:儿童用药也有一席之地。

前不久,卫计委、发改委、工信部、人保部、食药监总局和中医药局联合印发的《关于保障儿童用药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出台了。这是我国关于儿童用药的第一个综合性指导文件,极具现实意义。

《意见》对儿童药的研发创新、申报审评、生产供应、临床使用及综合评价、质量监管、中西药并重、宣传引导等提出明确要求。对医药行业影响较为直接的政策有三点:一是建立专门的审评通道;二是要求企业及时补充完善儿童临床试验数据;三是对儿童用药价格给予政策扶持。

利好或利空

截至2013年,我国专用于儿童的药品批文涉及品种400多个,超过八成为中成药。2013年,全球儿童用药市场份额是543亿美元,占全球药品市场5.9%,当然都是化学药。这样看来,国内企业没有涉足的市场很大,似乎潜力无限。

在商言商,企业也许首先关注的还是“既得利益”。对于排队多年的待审项目来说,优先评审政策是最直接的利好。细读《意见》优先评审政策,“建立专门的审评通道,针对国外已上市使用但国内缺乏,且临床急需的儿童适宜品种、剂型、规格,加快申报审评进度。”哪些品种能快速获批,从而转化成市场和利润?根据文件,前提条件是“国外已上市”,细分可包括:国外上市而国内未上市的药;国外已批准用于儿童,而国内仅批准用于成人的;国内外均已上市,国内缺乏且临床急需的剂型和规格等。那么,占中国儿童药主导地位的,不在国外上市的中成药一定不在加快审评的范围之内,国内还未上市的新药则需面临更多的考验,余下又有多少机会?

以FDA批准上市的药品清单为基础,去掉77%未批准用于儿童的,再去掉国内已有儿童用法用量的,加之儿童专业用药剂型比较单调,尤其是三岁以下更是只能用合剂或者口服液,可开发品种并不多。以微信公众号医药魔方梳理的口服药品清单为例,在FDA批准上市的几万个口服药品中,经过上述方式的删减,最终只剩下16个品种。国内儿童常见病大类里面,呼吸系统第一、消化系统第二。然而,这份16个品种的药品清单中还包含超过三分之二的主治精神分裂症、抑郁症、高血压、血栓、风湿性关节炎等国内儿童不常见病的药品。

此外,“对已上市品种及时完善补充儿童临床试验数据”这一要求也让企业无法盲目乐观。众所周知,儿童临床试验的伦理和监管问题是医疗中最棘手的。儿童在生理学、病理学、药代动力学和药效动力学方面,与成人存在许多差异,标准剂量的药品在儿童各年龄段上评价是困难的。

难点突显

国内目前对于儿童进行临床试验缺乏有效运行机制。客观上,国内能够从事儿童临床实验的机构屈指可数,可以说经过儿童临床试验上市的药品几乎没有。合乎伦理的临床试验须由志愿者在参与试验前签订知情同意书,这对儿童来说很难。绝大多数儿童通常是在生病时在儿童医院参加试验的而非作为志愿者。

儿童药临床数据不足又导致与安全有关的信息缺口,这些缺口使企业不愿研发适合儿童的药物。鉴于此,《意见》提出,今后将以基本药物为重点,建立儿童药临床数据库。同时,总结临床用药经验及安全用药数据,制定儿童用药指南。这必定是一段漫长的路程,2012年版的基药目录中儿童药只有1个化学药,9个中成药,标注儿童用法用量的也只有22个。

卫计委药政司司长郑宏曾公开表示,从今年两会之后,已开始委托科研机构研究借鉴国外的一些经验做法,梳理国内儿童疾病谱以及相关领域的儿童用药现状,找出重点疾病和适宜的剂型规格,然后将通过专家进行充分论证,形成共识,进而上升为目录,引导企业在国家科研立项上重点向这个方面倾斜。

美国是较早关注儿童药领域的国家之一。始于六十年代的美国“孤儿疗法”曾提到保证儿童不接受任何药品试验,这也影响到国外药企对儿童药市场的兴趣。但FDA鼓励并推动针对儿童进行的临床试验,FDA呼吁家长在孩子参与临床试验时向儿科医生寻求建议,以帮助家长评估风险和潜在利益,评估该研究小组的资格,澄清对该项研究的理解并在研究过程中给予家长和孩子支持。美国法律规定,儿童临床试验必须至少可能给参与儿童带来微小的益处,儿童必须患有研究所针对的疾病或者是存在患该病的风险。

现阶段,法规要求已在儿童身上进行了“适当及控制良好的临床研究”的药才可标明适用于儿童,但考虑到客观困难,FDA也应允如果药已在成人身上进行了良好的临床研究,并满足“儿童疾病与成人疾病相同,并需要提供不同年龄段的儿童药品剂量及不良反应内容。”等条件,FDA也同意放弃在儿童身上进行临床试验。

当然,除了药品临床试验基础薄弱之外,儿童药研发、生产投入高,整体利润偏低,再加上“一品双规”“差比价”等价格政策,也使得国内企业研发和生产儿童药的积极性明显不高,这也是企业一直呼吁要政策的原因所在。

《意见》已经承诺及时将儿童适宜剂型、规格纳入基本医保。并且对明确的儿童适宜剂型规定更加宽泛的差比价系数,以提高儿童用药价格,鼓励企业生产。

与中国一样,美国政府也要想尽办法调动药企积极性。

 

市场独占权

1997年以前,美国专门儿童药被批准上市的极少,80%以上在儿科使用的药品未进行过儿科临床试验。为鼓励药物申办者取得更多儿童用药数据,FDA增加了一系列条款鼓励提交儿科标示信息,然而企业并不买账。

直到1997年FDA出台的《食品和药品现代化管理法》中首次出现了儿科独占条款,规定如果企业增加儿科标签,可获得6个月的市场独占权,这意味着相关研发和生产企业在限定时间内拥有垄断市场的权力之后情况才有了转变。2002开始,国会又推出系列相关法案,要求将儿科研究结果提交的申请作为优先申请,通过快速审查,对申办者给与经济激励。

FDA在对儿童药产业的支持上所做的具体工作包括:和药企讨论儿童药的临床试验实施计划,并鼓励药企在适当的时候开展研究;积极帮助药企解决实际问题;改变审批程序,加快审批儿童新药品种;常规请示FDA药审办公室详审药企的请求,进行新药临床试验的报告,确定在儿童新药试验时的知情同意书;对有可能用于儿童的药品,鼓励药企积极开发,不管它是否已批准用于成人。

与美国类似,欧洲药品管理局(EMA)也发布了《儿科药品管理规章》《针对儿童人群的药物临床研究指导原则》等一系列规章和指南。EMA《儿科药品管理规章》规定,申请新药以及新适应症必须提交“儿科用药试验计划(PIP)”。根据PIP获得儿童用药数据的药品可获得6个月专利延长期或一年市场保护期。

综上,美国和欧盟的儿童药法规是在政府机构与药企博弈的过程中逐渐完善的。通过临床试验、认证审批流程与数据保护制度的捆绑,将权利和义务高度统一,为儿童药的整体开发销售提供了法律保障,也通过鼓励对儿童药的临床研究,更新了儿童药安全性的重要信息。

本文来源于《E药经理人》杂志2014年9月刊,本刊记者郭琪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