啥时候我们能不撒狗血、不撒泼?瞄瞄美国转基因辩论
近日,在美国纽约,辩论组织Intelligence Squared (智能平方)举办了一场主题为“是否支持转基因食品”的辩论会,结果是支持转基因食品一方胜。 
2014-12-15 13:32:13
0
E药脸谱

本文转载自赛先生

近日,在美国纽约,辩论组织Intelligence Squared (智能平方)举办了一场主题为“是否支持转基因食品”的辩论会,结果是支持转基因食品一方胜。参与辩论的双方代表可以说是相当高端。


左为Robert Fraley,右为Alison Van Eenennaam。图片来源:intelligencesquaredus.org

Robert Fraley,支持一方代表。2013年获得被业界称为食品农业诺贝尔奖的世界粮食奖,我国知名水稻专家袁隆平于2004年获得此奖。除此之外,Fraley获得了诸多权威奖项,包括:1999年获得美国国家科学技术奖,在2008年因其转基因作物产业化应用成果获得美国科学院奖。另外,Fraley还是跨国生物技术巨头孟山都公司(Monsanto Company)的执行副总裁,首席技术官。另一位支持方代表是来自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基因组和生物技术研究员Alison Van Eenennaam。她获得农业科学本科学位及遗传学博士学位,是美国农业部生物技术顾问委员会委员,并于2010年担任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FDA)兽医顾问委员会的投票委员。


左为Charles Benbrook,右为Margaret Mellon。图片来源:intelligencesquaredus.org

反方代表Charles Benbrook,华盛顿州立大学教授。他致力于研发科学的农业影响评价体系,曾参与美国总统行政办公室相关工作,并担任参议院农业委员会主任,也曾作为美国农业部生物技术委员会成员。另一位反方代表Margaret Mellon,是抗生素、遗传工程和可持续农业等方面的科学政策咨询委员,获得分子生物学博士学位和法学学位。也是美国农业部生物技术顾问委员会成员。

看惯了国内各舆论场关于转基因辩论中各种上纲上线,撒上狗血还骂娘的“一地鸡毛”后,美国的这场辩论赛被评论是“没有大吵大闹”,要理性平和得多。

支持方首先表达立场。Fraley,这位国际种业巨头的首席技术官,来自美国中部农场,从小就耳濡目染了春种、夏长、秋收和冬藏,长大后学习生物转基因技术并把毕生的心血投入进去。小时候Fraley常常看父亲购买种子,父亲通常会选择能带来更好收成,更高收益的种子。如果没有更高的收益,农民根本不会愿意种植转基因作物,更不会在长达20年的时间里种植转基因作物。其实每个人都直接或间接地接触转基因,而且正享受着这项技术带来的巨大便利,胰岛素治疗是糖尿病一项常规的治疗方式,并且更加安全、有效。而事实上胰岛素就是第一个转基因产品,今天,美国有6种畅销药物是基于转基因技术。民以食为天,美国人几乎天天食用奶酪,第一个批准应用于食品用途的凝乳酶(Rennet)就是用来制造奶酪的,今天90%的奶酪通过更加高效安全的转基因技术生产。

同为支持方的Eenennaam,从一个科学家的角度做了补充。转基因技术常常和孟山都等公司划上等号,其实转基因是一种育种工具。在她的研究中,用到很多种育种技术来选择抗病的牲畜,同时使用DNA标记来选择选择抗病基因。抗虫、抗除草剂的转基因作物被全球1800万农民采用,在这其中有1600万是来自发展中国家的农民。最近,来自德国的研究报告全面分析了147例对转基因作物的研究,结果发现转基因作物给农民带来了22%的增产,利润提高了68%,同时减少了37%的化学杀虫剂。通过分析发现,增产是由于有效的控制虫害,而且减少了作物损伤。转基因作物的种植不仅为农民带来了利润,而且因为杀虫剂施用的减少保护了环境和益虫。来自夏威夷大学和康奈尔大学的研究人员通过转基因技术,让木瓜获得了抗病毒能力。毫不夸张的说,这几乎是挽救整个夏威夷的木瓜产业。转基因的应用还有很多,比如抗旱玉米、抗病毒西葫芦、不变褐色的苹果、油炸不致癌的土豆(低按丙烯酰胺土豆low-acrylamide)等等。

2013年,意大利科学家发表综述论文,在审视了过去10年间发表的,超过1700份转基因作物安全性研究报告后得出结论:目前没有任何科学研究检测到与转基因作物相关的显著危害。Eenennaam自己在2014年发表的综述文章,检查了超过1000亿头被转基因饲料喂养牲畜的野外表现及健康趋势;同时还检视了十年间的多项严谨设计的动物转基因喂养实验,得到了与意大利研究组同样的结论,即没有可检测到的转基因作物危害。

极负盛名的美国科学促进会(AAAS)在2012年发表声明:基于分子手段的现代生物技术用于改良作物是安全的。世界卫生组织、美国医学会、美国国家科学院还有英国皇家学会等都做了类似表述,Eenennaam介绍道。

反对方Charles Benbrook和Margaret Mellon也表达了他们的立场,并在自由辩论环节提出了两个主要问题:1.科学界对转基因安全问题没有达成共识。2.转基因作物对环境的影响虽然在一开始种植时有利,因为减少了农药;但后来开始有害,比如抗性杂草和害虫开始产生。

支持方对这些问题也做了扼要的回应。

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种植的转基因作物到目前已经近40年,并且有着十分安全的记录,目前为止也没有在人或者动物中发现一例由转基因技术带来的安全问题。每个引进孟山都或其他生物公司转基因产品的国家都自行做了严格的独立健康评估。另外还有世界各地数以万计的科研人员进行的科学研究。所有的这些都指向同一个被世界主要科学组织认同的结论:转基因食物是安全的。诚然,科学家并不会下一揽子关于安全性的结论,只会对每个问题具体分析,作为科学家,数据告诉我们对转基因安全性不应该有担忧。当然,我们去看国家科学院,去看任何组织所达成的共识、做出的结论,在一定程度上都不意味着这个组织里每一个人都同意。就如同不是100%的人都认为地球正在变暖。这个问题上,科学为自己代言,并且科学在这个问题上达成了共识。

农民在地里种农作物的种子,这些植物开始生长,同时杂草也长了出来。以前,农民会耕田或者在播种前碰洒除草剂——通常是草甘膦(Glyphosate,商品名为“农达”,对人畜低毒)——阻止杂草生长。在农作物长出来后就不能再喷草甘膦了,因为种植的这些玉米、大豆或者棉花同样会被除草剂杀死。1996年来自孟山都的科学家把抗草甘膦基因导入到这些农作物中,生产出了草甘膦耐受的玉米、大豆、棉花。在这些转基因农作物生长的任意时间里,农民都可以碰洒草甘膦阻止杂草生长,非常有效。但当反复在杂草上碰洒草甘膦时,久而久之杂草也会逐渐“进化出”(或者被选择出)对草甘膦的抗性。

这其实是很自然的生物过程。这里有个简单的问题,我们常常听到细菌产生对抗生素的抗药性,那我们是不是就因当停止研制新的抗生素?当然不是。而草甘膦可以抑制几百种杂草,在美国只有12种杂草产生了抗性,可以说草甘膦现在仍然有效抑制数百种杂草生长。同时现在农民们正在联合使用多种除草剂,而对多种除草剂产生抗性的转基因农作物已经商业化。

这场2对2辩论的胜负由现场观众通过投票决定。辩论开始前支持转基因食品的人占32%,反对者30%,未决定者38%。在辩论结束后,现场观众再次投票:支持者高达60%,反对者31%,未决定者9%。根据规则,支持转基因食品的一方(挺转方)获胜。

辩论的输赢在最后实在不那么重要了,当具备良好科研训练的论辩双方,坐下来平心静气友好交流、摆事实讲道理,就已经意味着是双方的胜利,也就意味着是理性的胜利、更是科学的胜利!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