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情况?没办过医保却花了70余万元医保
丹东的姜印因打架获刑两年半,入狱服刑期间因身患疾病多次急救,一年半后病情加重成了植物人,直至死亡。其家人反映,姜印死亡之前的医疗费用高达70万元,且均出自医保。而当地医保部门工作人员明确表示在押人员不能享受医保待遇,并将对此违规行为进行调查。 
2014-12-29 14:25:10
0
刘洋

本文转载自华商晨报 




丹东的姜印因打架获刑两年半,入狱服刑期间因身患疾病多次急救,一年半后病情加重成了植物人,直至死亡。其家人反映,姜印死亡之前的医疗费用高达70万元,且均出自医保。而当地医保部门工作人员明确表示在押人员不能享受医保待遇,并将对此违规行为进行调查。


抱病被送进看守所  家属申请取保候审无果


2014年9月1日,如果没有病魔的困扰,就是姜印刑满释放的日子,然而姜印的家人没有等到他出狱。


事情要从2011年8月11日说起,时年51岁的姜印当天与人发生争执大打出手后受伤。2012年2月,因打架斗殴姜印被公安机关抓获,但姜印身患多病,身体检查不合格,被丹东市看守所拒收,得以办理取保候审。令姜印家人没想到的是,2012年3月15日,派出所拿出一份来自丹东市第一医院司法鉴定所出具的刑事医学鉴定书后,再次把姜印带走,送往丹东市看守所收押。


在姜印送往看守所羁押的第二天,其身体出现明显不适,被看守所送往医院抢救。随后看守所向有关部门反映姜印当时的身体情况并不适合羁押,并通知家属办理取保候审。姜印的妻子卢女士接到电话后立即办理并递交了相关手续,但是之后却没有了答复。


病危成植物人  看守所提出办理医保被家属拒绝


在被羁押四个月后,2012年7月27日,法院开庭审理了这起打架斗殴案件,最终姜印被判打架斗殴罪入狱两年六个月。一审结束后,卢女士不服判决,向丹东市中院提出上诉,并开始申请保外就医,但一直没有申请成功。


姜印没有等到二审开庭,病情出现了恶化。2012年9月6日,姜印因脑干大面积堵塞被送往医院抢救,虽然保住了性命,却成了植物人,被安置在医院重症监护室里直至死亡。


卢女士说:“姜印病情恶化时,看守所打来电话,让我们家属赶去医院。经过抢救姜印虽然保住了性命,但是再也没有醒来。”


随后,看守所向姜印家人提出为姜印办理保外就医的要求,被家属拒绝。卢女士说:“人都成这样了,他们才让我们保外就医,明显就是想甩掉这个包袱。”


此外,看守所建议姜印的家人为姜印办理医保,卢女士表示:“虽然看守所提出可以帮忙解决,但我当时真是连缴纳日常费用的钱都没有。另外,他们也是要撇清姜印成为植物人经济上的负担,因此也被我拒绝了。”


最终双方经过协商,看守所与卢女士达成了口头协议,姜印不被取保候审,由看守所每月出5000元钱给卢女士作为姜印的日常护理等相关费用。姜印住院期间所居住的重症监护室以及产生的相关费用,由看守所“解决”。就这样一直到2014年5月7日,姜印去世。


死前治病曾花70余万医保  家人称从没办过医保


“如果在派出所调查期间就同意取保候审,那么姜印根本就不会离开。”姜印的姐姐姜女士说,“姜印羁押时间内,前前后后看病花了近百万。这些钱虽然表面上是看守所在支付,实则多数是走的医保。”


姜女士说,弟弟一直是低保户,没办理过医保,即使低保户享受部分医保待遇,也绝不会在两年内报销这么多。而对于此说法卢女士也给予了证实,“我们家里从来没有过医保卡。在姜印成为植物人期间,曾有看守所的人员找我谈过给姜印办理医保一事,被我拒绝了。”


记者通过卢女士提供的姜印的身份证号,在丹东市医保局办公大厅查询到,姜印确实存在一个医保账户。从2013年1月10日到2014年5月7日,姜印医保账户消费金额达到70余万。


此外,姜印的医保账户早在2008年就已建立,这似乎与姜印家属所提出的质疑有些许不符。但姜印的妻子卢女士表示,当时他们二人一直是低保户,根本就没有钱办理医保,并且到姜印被羁押前为止从未有人向他们提及此事,他们二人手中更是未有过医保卡。


■焦点追问


死者医保账户从何而来

家属称没办过 原始办理单位无记录


这个神秘的医保账户的出现,加大了姜印家属的疑问。记者从丹东市医保局了解到,姜印的医保账户是2008年在姜印的户籍所在地街道办理的。但在医保局的记录中,也只有这个账户的存在以及原始的办理单位。


这个医保账户究竟是如何办理的?记者来到姜印户籍所在地街道办事处了解。


该街道工作人员查找后并没有发现相关办理档案,也是通过和医保局的同样系统,查询到同样的信息。


但该工作人员解释,2008年街道曾受民政局委托取走了一些低保户的名单交予医保局,或许姜印的医保账户是那时建立的。不过在2011年之前,低保户的日常医保缴纳费用还是有一部分由个人自理。


姜印和其家人从未前来签字或者办理过医保卡,那么他的医保就不成立。只有激活医保卡并补交往年欠下的费用,新办理的医保卡方可使用。


而对于街道工作人员的说法,姜印的妻子卢女士则表示,自己从来都不知道有此事。


可否报销如此大的金额

通过对比,犯人两项超标与制度相悖


姜印确实在服刑期间享受了医保待遇,并且在一年半时间内消费了70多万医保基金。在一年半内是否可以报销如此大的金额?


记者查阅了解到,2008年6月6日丹东市下发了《丹东市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实施办法》,该办法第五章第二十条第五点表明,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统筹基金年度内最高支付限额为3万元。


另外,第五章第二十一条表明,参加大额补充医疗保险的城镇居民,年度内超过统筹基金最高支付限额,符合医疗保险规定范围的医疗费用按照60%的比例赔付,最高赔付限额为7万元。


对比姜印在2013年医保消费的账单可以看出,姜印在医院治疗期间所消费统筹基金年度数字是6万元,最大限额是11万元。通过这两条对比,姜印在2013年中的医保卡消费额度统筹及大额均已超标。


在押人员是否可享医保

丹东市医保局:不应享,将彻查此事


那么在押人员是否可以享受医保待遇?《丹东市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实施办法》中,并没有提及在押人员是否可以享受医保待遇。


而在辽宁省政府官方网站上,于2007年2月18日下发的《辽宁省基本医疗保险违规行为处理暂行办法》第二条第三点中明确表示,将工伤事故、交通事故、医疗事故、打架、斗殴、酗酒、吸毒、犯罪、故意自伤自残(精神病患者除外)等所发生的非基本医疗保险支付范围的医疗费用,纳入基本医疗保险支付范围的行为属于违规操作。


相比之下《沈阳市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规定》中第二章、第十五条有着详细的规定:参保人员被判劳动教养、判处有期徒刑期间,暂停其参保缴费,停止享受医疗保险待遇,封存个人医疗保险账户。


就此记者采访到丹东市医保局居民医保管理科长李见书。


通过她对姜印的医保账户查询了解到,姜印的医保账户建立于2008年,是通过民政局方面所提交的低保户的形式建立的。建立后一共只缴纳过3次医保相关费用,分别是2012年10月24日,2012年12月27日,2013年12月28日。


李见书解释,一般低保人员的医保名单都是由各街道每年一次提交到民政局,通过审核再由民政局统一提交给医保局,最后以名单覆盖的形式形成医保账户。能查询到姜印的医保账户存在,这说明姜印至今为止仍享受低保户的医保待遇。而姜印已成为在押犯人一事,他们根本无法查询。“如果是在押犯人,他就不可能成为低保户,不是低保户也就不能享受这些待遇。”李见书说。


李见书解释,正常情况下,丹东市低保户的医保缴费是每年12月25日到12月30日期间缴纳下一年度的医保费用,而姜印在2012年中两个月内缴纳了两次医保费,确实不正常。


但是据姜印的妻子卢女士讲述,姜印在2012年9月6日已成为植物人,根本不可能自己缴纳医保费用。而看守所提出为姜印办理医保一事也被她拒绝,所以她估计姜印的医保费用是看守所缴纳的。


对于姜印医保账户中缴纳的金额是通过何种方式办理的,丹东市医保局居民医保管理科长李见书表示,她是近期才来到这个科室,其中的缘由她并不知晓。


另外对于年度消费金额是否超标,李见书表示,这两项的每年限额都在逐年上调,所以这个并不能确定。但是李见书向记者提供《丹东市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实施办法》仍然是丹东市2008年所制定的。记者对此提出质疑,李见书并未对此作出解释。


丹东市医保局政工科科长田力表示,将尽快将此事汇报上级领导,彻查此事。


■有关回应


丹东市看守所:“不方便”采访


通过卢女士提供的病例可以了解到,姜印在因打架斗殴被抓捕前就患有高血压、心脏病、心梗疾病。而在看守所羁押期间,也曾多次确诊为三级高血压。


卢女士说:“从姜印因为打架斗殴被立案调查开始,作为家属我们顾及他的身体,一直争取取保候审,到之后的保外就医都被他们一一拒绝了,直到最后姜印成为植物人他们才主动要求家属办理保外就医,人都成这个样子了,再医治还有什么用处。”为了向看守所讨要一个说法,姜印的遗体至今没有火化。


随后卢女士和姜印的姐姐姜女士多次去往看守所讨要说法,看守所表示愿意赔偿,金额由开始的10万到后来的20万元。


由姜女士提供的一份谈话录音可以了解到,赔偿谈到40万元,但这40万将以看守所救济家庭贫困的在押犯人的补助形式发放。双方争执的并不在于金额的多少,而是姜印遗体火化的时间。


近日,记者在看守所门口拨通了丹东市看守所所长王晶的电话,想要就姜印医保一事采访。王晶表示,采访需通过丹东市公安局相关部门的批准。记者与丹东市公安局进行沟通后,看守所方面又表示“不方便”就此事进行采访。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