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强医生集团首轮融资终止 资本投资举棋不定?或于10月登陆上海股权托管中心
在医疗管制放松的背景下,中国火速诞生了近30家医生集团,发展最快者已实现盈利并临近上市,对于这一新生事物,投资人分化为两派,投入重金或冷眼旁观。医疗行业天然的长期属性与资本的短期回报性发生了碰撞。 
2015-10-13 14:44:58
0
朱萍
本文转载自21世纪经济报道



近日,张强医生集团发文首次确认终止第一轮融资计划。而另外一些医生集团也频繁传出将获得资本投资的消息,但实际上很多投资并未到位。

对于资方为何终止张强医生集团的投资计划,创始人张强并未过多解释。而对于公司的发展,在他看来,医生集团自身实力足以满足现阶段轻资产模式对资金的需求,只占少量股份的融资计划搁浅,不会影响医生集团的快速发展。而张强医生集团疝外科首席专家、临床基地总监鲍宇克透露,“张强医生集团或将在10月登陆上海股权托管交易中心。”

医生集团是在中国放松医疗管制背景下,近两年涌现的新兴医疗服务组织,资本界对其青睐有加却又审慎观望,业内多位资深人士分析,目前很多资本都看到了医生集团的发展前景,但很多热钱追求快回报,而医疗投资回报往往周期较长,且从其规模及模式看,医生集团尚无法实现高速增长。

不过,上述人士大都认为医生集团是医疗行业的重要发展方向之一,善方医院院长杨文表示,未来将有更多的医生参与到这个开放性平台。善方医院是于今年9月20日成立的私立高端医院。

对于医生集团目前的发展,阿里健康副总裁倪剑文说,前期医生集团都在跑马圈地,把各种优质的医疗、医生资源进行整合,但线上出口比较薄弱。业内资深人士刘谦甚至认为,医生集团与移动医疗结合才是完美搭档。

计划登陆科技创新板

近两年来,新兴的医生集团搅动着资本圈,很多医生集团成立之初即宣布获得风投注资。

9月8日,刚刚成立的深圳医生集团“名医汇”宣称将获得来自财富投资、中国凯利集团、北控医疗健康等多家机构的意向投资,金额超过6000万元;被称为中国首个“体制内医生集团”的“大家医联”披露已获得2000万投资;9月底成立的冬雷脑科医生集团获得中卫、建信康颖、飞马旅三家基金联合投资;凯尔锐肾内科医生集团成立仅仅3个月时,有媒体披露其获得不菲估值,与一家投资机构签署了5000万元人民币的投资意向书,并“与更多投资机构洽谈亿元规模的投资意向”。

据悉,在成立之时,凯尔锐医生集团便规划出清晰的商业模式及资本发展路径,宣称将通过收购自建、占股合作等形式开办“连锁肾病治疗及血液透析中心”,同时投资肾病透析行业的新技术项目。其具体发展计划为,控股经营12家高品质、盈利好的连锁肾病透析中心,预计年总收入4亿元人民币,净利润1亿,争取在2018年上市;上市后,凯尔锐计划通过收购或自建拥有100家以上肾病透析中心,估值达到近百亿元。

不过,有业内人士透露,很多风投对医生集团的投资计划仍然处于“意向中”阶段,真正拿到投资者为数不多。

而近日,张强医生集团亦发文首次确认“终止2014年底启动的第一轮融资计划。”

张强医生集团成立于2014年7月,是中国第一家体制外医生集团,试图为走出体制的医生搭建自由执业平台。成立一年多来,医生集团组建了多个专家团队,与和睦家、沃德医疗中心等高端私立医疗机构合作,通过提供医疗服务取得分成收入或保险支付。

对此,张强表示,只占少量股份的融资计划搁浅并未影响公司的运行发展,凭借医生集团自身实力足以满足现阶段轻资产模式对资金的需求,并称,若一切顺利,张强医生集团将于年前登陆上海股权托管交易中心的科技创新板。

这一消息得到了另一信源的确认,9月20日,在善方医院开幕式上,鲍宇克透露,“张强医生集团或将在今年10月登陆上海股权托管交易中心,目前评审工作已基本完成。”

“张强医生集团现已实现盈利,但初期并不看重回报,因为做医疗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一直以来张强医生集团对融资的态度很‘谨慎’,引入投资也是希望能够推动医生集团的整体发展。” 鲍宇克表示。

而在业内人士看来,张强医生集团希望在融资的同时,有更多的自主空间,避免被资本左右发展路径、经营决策等。

工商信息显示,上海张强医疗科技有限公司已经改为股份制公司,相关股份制结构搭建完毕。

据了解,上海股权托管交易中心的科技创新板是上海市政府计划推出的板块,定位为服务上海科创中心建设,其与上证所计划推出的战略新兴板有所不同。

根据战略新兴板的相关方案,其将面向已经跨越创业阶段进入高速成长、具有一定规模的企业;而科创板将重点面向尚未进入成熟期但具有成长潜力,且满足有关规范性及科技型、创新型特征的中小企业。

此外,相较新三板500万元的投资门槛,科创板对个人投资者的门槛设置仅为50万元,且设定了宽松的50%涨跌停板限制。

资本的选择

在得知张强医生集团5000万融资终止的消息后,阜外心血管病医院心脏外科副主任医师、大家医联医生集团创始人孙宏涛唏嘘不已,他曾与多家资本接触并发文总结了投资人对医生集团关注的重点:医生集团内部成员稳定性、可复制性、是否可规模化、创始团队结构合理性以及商业模式等。

近期接受采访的多位业内人士也认为,绝大多数创业项目本就很难拿到投资,如果仅是几个同科室大夫小作坊式的创业,则更难拿到投资。

天津市远程医疗协会会长冯雪说,一些所谓声称要输出品牌和管理的医生集团,根本不需要太多的医生去实施,腹透室、血透室甚至都无需医生处理,一些老护士即可。“只有将工序流程化才能产生更多效益。风投要求企业可上市退出、可被并购,或长期可持续发展,但目前很多医生集团并不具备这些条件。”

冯雪分析,很多资本都看到了医疗产业未来的发展方向与回报,但医疗创业项目难以拿到风投的深层次原因是,医疗本身属性与资本逐利性的差异。

投中研究院认为,人们对医疗的需求促进了行业的快速发展,特别是“十二五”以来,医疗行业发展迅猛,期间医药行业年均复合增长率超过20%。预计到2015年,我国医疗卫生行业总支出为将超过4万亿元,占GDP比重约为5.7%。

正因看到了医疗健康产业的发展空间,很多资本密切关注并参与投入。在今年4月23、 24日,投中集团举办的“2015中国投资年会”上,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合伙人陈鹏辉透露,医疗在红杉资本投资中占比20%-30%。

但医疗行业壁垒较高。“对于服务性医疗企业而言,单个机构容易形成业绩上限,模式复制的规模及速度也有限,而这并不是热钱期待的滚雪球似的快速回报形式。”

“医生集团普遍是合伙制,输出智力、劳务,在这种模式下,只有少数才能经营出较大的第三方平台、获得较大的回报。”冯雪表示。

资本天生具有逐利性,目的是为了回报。投中数据显示,2015年第一季度国内医疗健康行业VC/PE机构共发生15起退出:殷拓退出老百姓大药房连锁股份有限公司,账面回报率2.00,账面退出回报为2.46亿美元;九鼎医药退出福建广生堂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账面回报率1.97,账面退出回报为3878万美元;浙江优创退出宁波美康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账面回报率5.68,账面退出回报为1867万美元等。

此外,现有医生集团商业模式的利弊,也让投资人举棋不定。医生集团是在中国放松医疗管制背景下,近两年涌现的新兴医疗服务组织,包括体制内、体制外和互联网三种模式。医生或脱离公立医院自由执业、或利用业余时间多点执业。据业内人士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已成立30家左右医生集团,半数以上于今年5月后成立。

体制外医生集团的典型代表包括张强医生集团、万峰医生集团、杏香园、中欧医生集团等,与这些医生集团签约的医生完全脱离了体制自由职业,医生团队与医院签约,医生集团与医生团队签约,并成为这些医生团队的母体,医生通过医疗服务获得收入。按照国际惯例,支付方为保险公司。

不过,这一模式对医生的进入门槛较高,要求医生个人及团队较为权威。另外,体制外医生集团属于新生事物,各项机制还不健全,医生执业或面临诸多潜在风险。更为重要的是,体制外医生集团无法与医保打通,患者支付是其瓶颈。

体制内医生集团的典型代表包括大家医联、中康医生集团、广州医生工作室、心血管医生集团等。由医生集团为签约医生提供对口执业医院(以基层公立医院和高端私立医院为主)开展医疗服务。

但这种模式受第一执业单位影响,“走穴式”的多点执业无法充分发挥医生个人能力,医生只能在相对狭小的范围内执业,且无法有效管理自己时间。另外,医生选择院外“走穴”执业可能会面临的医疗纠纷等风险。

移动医生集团的典型代表主要包括三甲医生集团、微医集团等,这种模式目前以线上为主,暂未涉足线下实体。

谁将胜出?

尽管医生集团存在各种短板,资本实际参与度有限,但医生集团的形式仍受到业内越来越多的认可,甚至包括地方卫计委的支持。

5月11日,北京市卫计委发布了鼓励多点执业的具体措施,其中提到:“鼓励链接大医院和社区,为患者提供连续诊疗服务和疾病管理的专科‘医生集团’的组建。探索筹建支持医生创业的‘孵化器’。”

“按照国际惯例,医疗卫生不可能全部由政府包办,应由市场配置资源。”善方医院院长杨文表示,“医疗行业应该由市场引领,而政府负责基本公共卫生、重大疾病、特困家庭的扶持等。推进包括医生集团在内的医生独立执业,对我国医疗体系重构具备深远影响和积极意义。”

杨文透露,善方医院正与包括张强医生集团在内的多家医生集团接洽,未来将做成一个开放平台,中国的“医生集团+保险”商业模式开始出现,促进医疗保险由目前以经办业务为主向健康管理性保险业务转变,推进医疗保险向本质回归。

对于医生集团未来如何更好地发展,有业内分析人士指出,移动医疗与医生集团结合的形式或是一条不错的出路。

资深人士刘谦认为,相对于公立医院成熟精密的医疗体系,医生集团必然只能走轻资产路线,切入诊疗技术含量高的环节,瞄准支付能力强、服务体验要求高的患者,通过技术、服务和协作以跟公立医院区分。

刘谦举例分析,“网络问诊”类型的APP可以帮医生集团筛选合适的目标患者,目前已有很多心血管、糖尿病、肿瘤、免疫疾病等垂直领域的APP,聚拢了相当数量的患者;“云影像”和“移动检验”类APP则可以部分解决医疗支持服务缺乏的问题;“医患随访”类型的APP可以帮助医生集团实现持续的患者随访追踪;“医患点评”类APP可实现类似大众点评的功能,提升医生在患者中的知名度等。

事实上,移动医疗目前已向医疗全产业链发展,未来与医生集团的结合或成为趋势。

9月9日,艾瑞咨询发布的“2015在线医疗行业报告”显示,在线医疗产业链基本成型,医疗服务板块和医药电商板块的各细分领域基本完善,在线医疗行业市场规模将超过170亿。

在医生集团发展的同时,很多互联网企业也关注其线上出口。在不久前的2015年医生集团大会上,阿里健康副总裁倪剑文说:“前期医生集团都在跑马圈地,把各种优质的医疗、医生资源盘在一起,但我们注意到,医生集团后面的出口现在几乎没有,至少线上出口相对薄弱,医生集团和互联网企业如何对接,这是阿里健康现在努力做的。”

9月24日宣布融资3.94亿美元的挂号网也发布了其战略目标,此前3月28日,其已更名为微医集团。在业内人士看来,这是其转变经营的一个方式。实际上,挂号网只依靠挂号的形式,在医疗领域并没有太多黏性,而随着各个医院自身APP的推出,网络挂号的模式也岌岌可危。

“所以他们要推出微医集团,实际上也是移动医生集团的一种类型。”一位业内人士指出。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