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医改定调失败 紧急叫停!
重庆试行仅七天的医疗改革,因受到强烈质疑,不到一周时间,宣告失败。 
2015-4-2 11:02:35
0
希南

本文转载自海纳财经



重庆试行仅七天的医疗改革,因受到强烈质疑,不到一周时间,宣告失败。

3月31日,因无力承担医改后的治疗费用,数百名尿毒症患者及家属,将上清寺附近多处交通阻断,表达不满和抗议,引起全国广泛关注。

海纳财经4月1日获得的最新消息,重庆市市长黄奇帆今天就此召开了紧急会议。下午15时左右,市政府要求各级医院恢复2004年物价标准,之前多收的费用立即清退,少收的医院承担。

一位医院医生在朋圈透露说,“院长才开紧急会议回来,汗水都还没干就开始讲”。

4月1日上午,海纳君走访了本市主城区一家三甲医院。办公室内,几个医生正拿着厚厚两大本新价格目录在研究。一个医生给海纳君翻看手术价格,“的确太贵了”。他表示,医生不希望这么改,因为最后的压力都要落到医院,除非医保把上涨部分承担了。

重庆医改究竟改革了什么,让医护人员都觉得患者负担太重了呢?这次医改失败在什么地方?海纳君把获得的信息先梳理如下:

重庆之前执行的医疗服务项目价格是2004年制定的,已执行十年没有变化。 计生委在其培训材料上解释:

1. 现行医疗服务项目价格结构不合理,且长期未做调整
(1)部分大型医用设备检查和检验类医疗服务项目价格偏高
(2)诊查、护理、治疗、手术等耗费人力和技术含量高的医疗服务项目价格偏低

2. 医疗服务项目的除外内容种类繁杂
(1)助推除外医用材料价格不合理上涨,患者不合理费用支出增大
(2)医药购销领域不正之风难以遏制,严重影响医患关系

3. 原价格政策缺陷致使执行不便、监管不利,解释多头

4. 价格不合理致使医疗服务及收费行为不规范

5. 部分医疗机构盲目扩张,装备竞赛

6. 医疗服务价格成本监测工作受制

为了改变上述不合理现状,重庆着手进行医疗改革。13日,重庆市物价局发布信息,新的《新的重庆市医疗服务项目价格》将于3月25日起实施。海纳君获悉,这一方案,主要是卫计委、各大医院和物价局联合制定,研究方案会发现,某种程度上是倾向于医院利益的。

首先新版在原来2004版基础上对服务项目进行了非常详细的拆分。

2014版规范中,项目排序不是按操作科室或临床专业排序,而是按照解剖系统结合部位进行排序。

目的在于,完善项目内涵的界定,并增加体现医务人员技术劳务价格的要素,使之成为医疗服务定价和服务价格管理的规范性依据。



其次,改革重点在价格:

(一)调减类:

1.大型设备检查类项目价格。包括CT、SPECT、PET-CT、磁共振、306道脑磁图等205项,统一调减25%。

2.检验类项目价格。包括临床血液学、体液、化学、免疫学、微生物与寄生虫学、分子生物学等6大类1104项,统一调减25%。

(二)调增类:

1.挂号诊查类项目价格。包括门急诊、住院诊查等79项,统一调增30%。

2.护理类项目价格。包括等级护理和专项护理等27项,统一调增30%。

3.治疗类项目价格。治疗类包括临床诊断、理疗、康复等1041项,统一调增项目价格13%。

4.手术类项目价格。包括肝胆、骨科、消化、呼吸、泌尿等5430项,统一调增13%。



关于这一调价,业界的评价是一致的,降价最多是大型设备检查,但做高收费检查的人少,降价和老百姓关系不大,涨价的恰恰是和老百姓关系密切的,尤其是手术费上涨很多(但的确没有到翻倍的地步)。

上述三甲医院的医生说,现在透析病人,新医改后每次较原来要多付400元,一个月三到四次,就要多增加1200—1600元,而这个治疗是要年年继续下去的,除非换肾。

当然也有医院是高兴的。一个的医生在微信群里表示,以前一个腹腔病人,费用7000-8000,新政后,变成一万多,而医院实际成本没变。

这里摘抄几个2014年版与2004年版手术费用对比:

2014版,经腹腔镜胃出血切开缝扎止血术2430元;2004年相对应的项目名称为“ 胃出血切开缝扎止血术”,900元。

2014版,先天性食管闭锁胃管替代吻合术3420;2004年相对应项目名为“先天性食管闭锁经胸膜外吻合术”,1400元。

2014年版,经皮穿刺血液透析静脉回路支架置入术3150元,2004年相对应项目“经皮静脉内支架置入术”1900元。



再说详细一点。

医保的报销分为ABC类,A类是医保全报销,B类是打八折或七折报销,C类自费,这次新政增加了大量D类,即含ABC三类加耗材打包结算,根据各占比例由计算机软件系统测算。而手术项目大多含于D其中。(手术费上涨,有耗材纳入因素,但也有医生私下表示,耗材是有控制余地的,可高可低)

纳入D类后,患者的医保报销实际减少了。海纳君在上述三甲医院遇到一个结帐的手术患者家属。他告诉说,帐单金额6400多,医保报销了3000多元。过去类似的帐单,是可以报到4000多的,也就是新政后,患者要多承担1000多元。

医院现在的困惑是, 现在没看到配套的新的医保目录,费用上涨后,是否也纳入医保。

一位医生表示,这次失败,一是调价解释不到位,二是对大病患者的承受力未作深入调研。物价调了,医保如不买帐,老百姓没法接受。

新政改革取消后,海纳君在本地一个医疗群看到,还是很多人感到非常失望。抱怨很多:

“这么说医院一直不能涨价了?”

“成本在涨,收费价格不涨,等医院负担不起医院就不存在了,病人怎么办 ?”

“好像医生是圣人一样,医生难道不吃饭不过日子吗?”

“价格有一定因素,但主要原因是医保不给力”

但医保提高并不容易。

值得一提的是,重庆去年年底将城镇职工的大病医疗保险交由商业保险机构承保。包括安诚保险在内的8家医疗机构通过招投标承揽了这个业务。

每个保险公司一年的保费是4亿,一共32亿。移交后,大病保险,37000以下,由基本医疗保险承担。超过,37000至50万,就由业保险公司承担。

承揽大病商业保险的公司现在很着急。

一家保险公司的人员说,如果比如政府指导价以前1200,现在2500,以前医保限价1000元,现在医保限价2000元,很快就会超过37000的大额医疗起付线。

这是不是政府转移涨价的一种方式不好评论。不过,保险公司也表示,承保大病医疗并不挣钱,唯一可图的是,这笔资金可用于其他投资,滚动弥补医保的亏损。

海纳不是医改专家,也对政府、医院左右为难表示理解。但对于这起公共事件,仍很同意这样的观点:这么一项涉及众多人群利益的改革,事前没有听证会,多有第三方评估,没有新闻发布会,显得太简单粗暴。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