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桩史上最残忍的临床研究引发科研伦理红线
著名“Tuskegee事件”彻底改变了科学界在伦理上的松懈态度。 
2015-3-13 11:49:19
0
E药脸谱

本文转载自艾美仕



科学研究没有止境,科学家作为人类和地球的一员,任何科学研究都不能突破伦理底线,但是,在没有伦理底线的时代,各种突破伦理的行为常被视为科学家的进取精神。


正如达芬奇等画家去偷窃死尸来研究人体结构是被广为传扬的佳话,但是,著名“Tuskegee事件”彻底改变了科学界在伦理上的松懈态度。


Tuskegee事件是一个发生在和平时期的令人惊骇的故事。Tuskegee是美国阿拉巴马州的一个小镇,是1972年公开的科学丑闻的发生地。该事件中,399名梅毒病患者在没有治疗的情况下——他们甚至对自身所患疾病并不知情——受到了长达四十年的病情检测。更有甚者,这些研究是由美国卫生部的医生和科学家进行的。


事件最终,参议员Edward Kennedy对Tuskegee实验提出质询,并最终为存活下来的86人和死者的亲属提供了赔偿。悲剧的是,其中一些人从来都不知道在他们身上到底发生过什么。


无人监管,活人实验启动


1940年以前,梅毒仍是难以治愈的疾病。几个世纪以来,昂贵的汞一直被用作治疗梅毒的药品。1906年,德国化学家埃利希发现了撒尔佛散-606——一种可以杀死梅毒病原体的化学品,但它是砷的化合物,对病患来说这种药物和疾病本身一样的危险。


19世纪90年代,通过对挪威梅毒病患者的实验,科学家们已经掌握了梅毒病可能造成的破坏性症状。但美国公众健康服务部的医生认为,梅毒病在黑人身上的效果会与白人不同。因为在他们看来,与白人相比,黑人的神经系统是粗制滥造的产物。为了验证这一观点,就需要在黑人身上对梅毒病实验进行重复,研究黑人的临床表现与白人有何不同。


Tuskegee是位于美国阿拉巴马州的一个贫困乡村,一直受到严重的种族歧视,黑人被剥夺了从事行政公职和接受高等教育的权力,镇上的黑人都是文盲并且相当无知。在这里,医生确定了Tuskegee罹患梅毒病的399名黑人作为实验观察对象,同时还选择了一些没有患病的人来做对比实验。黑人护士Rivers,了解这些病患的情况,并负责带领他们前往Tuskegee学院接受定期检查。


而对于病患而言,却只被告知患有“坏血”,其他一无所知。他们接受科学家每年定期进行的身体检查,作为回报,可以得到免费的食物、免费的医疗条件(当然除了治疗梅毒以外)和每年一次免费乘坐Rivers护士汽车的权力。由于得到免费医疗,病患中很少有人会付费去看病,但为防万一,当地医院也有一份病患名单。前往当地医院看病的病患信息将被反馈给护士Rivers。


在实验初期,的确没有治疗梅毒用的特效药,但Tuskegee实验在道德层面仍存在很多尖锐的问题。从现在的科学伦理来看,最明显的问题就是:为什么不向病患告知患病的实情?至少如果病患对其病症有大致的了解,他们未来的性伴侣就能免于感染。


患者被错过治愈机会,Tuskegee实验逐渐变质


Tuskegee实验在美国加入第二次世界大战的1942年后进入了新的阶段。当时,青霉素被广泛运用于梅毒病治疗。战争时期,所有人都被征召并接受医疗检查,很快,军队医生就可以确诊所有感染梅毒病的病患,并通过注射青霉素将其治愈。


而Tuskegee实验室为了继续研究,通过接触州征兵局主席,安排所有受研究的病患避开征兵局征召,使病患未能接受身体检查,更别说治愈梅毒病了。很明显,此时Tuskegee实验的性质已经完全改变了,实验采取主动措施来阻止感染这种致命疾病的病患获得治疗。


夸张的是,Tuskegee实验并不是秘密实验,记述该实验研究成果的论文在医学和科学刊物上公开发表,但直到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末,才由一位医生公开此事。公众健康服务部的工作人员PeterBuxtun对这个实验产生怀疑,他认为,实验已经严重侵犯了受试者的人权,最初,他的投诉无人受理,于是他将此事述诸报端。参议员EdwardKennedy介入此事,Tuskegee实验才最终宣告终结。


可悲的是,实验成果根本不值一提,也没有出现预期的结果,梅毒病的症状并没有由于实验对象的人种变化而出现任何差异。而且作为一个科学实验,Tuskegee实验并没有长期坚持,这也是其研究失去价值的原因。随着时间的推移,部分病患离开了阿拉巴马,其携带的梅毒病也在其他地方得到了治疗,所以这个研究本身就是不严谨的,根本称不上是完全针对“未曾得到过治疗”的梅毒病患的实验。


Tuskegee研究凸显伦理审查必要性


成立于1971年的顾问团评论说:“Tuskegee研究受到指责的最根本原因在于…‘研究对象’对研究项目没有对等的了解,对他们而言研究项目仅仅提供了的选项已有的结果”。我们还可以发问:从事研究的医生自己愿意被别人这样研究吗?即使没有特效药,他们是否肯接受对自己罹患致命传染病一无所知?可以肯定的说,回答一定是“不”!


20世纪40年代,青霉素广泛使用,小剂量的注射即可治愈病患感染的梅毒病毒,此后Tuskegee研究在性质上更加的恶劣了——他们采取主动措施来阻止病患获得治疗,让病患在科学的名义下继续面对痛苦与死亡。


更加糟糕的是,Tuskegee研究还存在严重的种族歧视:黑人与白人有本质的不同,同白人相比,黑人更接近于动物和幼儿,只有粗糙的神经系统。很明显,该研究启动前并没有过具体的可行性分析,对Tuskegee的黑人进行研究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们很容易被利用。可见,种族歧视的观点深深地植根在Tuskegee研究人员的心中,即使他们并非是从种族歧视的角度认为黑人和白人存在不同,但在研究过程中没有进行白人对比实验本身就存在问题。


此外,从科学的角度来说,这个研究本身也存在很多问题。比如,用于对比的白人,是远在挪威罹患梅毒的白人,而和居住在美国南部的黑人相比,气候和饮食结构等方面都存在很大差异,合理的实验应选择居住在同一地域的白人和黑人进行对比。


Tuskegee事件带来的结果是,整个科学界重新审视了科学伦理的重要性,二战期间,纳粹德国也利用犹太人做各种惨绝人寰的人体试验,日本法西斯的731部队更是丧心病狂,这种拍着脑门就来的科学研究纷纷冲突了人类文明的底线。使得很多公众对于科学家和科研人员有着糟糕的印象,为了挽回科学界的声誉,美国和欧洲国家最早提出伦理审查的概念,任何科学研究,都要经过伦理委员会审查之后,才能进行。而伦理审查帮助科学界挽回了声誉,也避免科学研究服务于反人类的目的。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