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和被调查!?
仇和无疑是一个富有争议的明星官员。其仕途之路起步于宿迁沭阳县,最发达的江苏省里最不发达的地区,止于北京,政治氛围最浓的时段里的最后一天。 
2015-3-16 17:21:45
0
E药脸谱

本文综合多方报道


图:仇和

3月15日中午,全国两会刚刚闭幕。中纪委网站12时53分发布官方消息:云南省委副书记仇和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调查。仇和是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全程参加了今年的全国两会,就在此前一天,他还以云南省委副书记的身份,在京参加了云南团的审议。但是,两会结束后,仇和将直接留在北京接受调查。

”两会毕,上将亡。16日,帝都霾。“

仇和无疑是一个富有争议的明星官员,以”宿迁医改操刀手“而举国闻名。其仕途之路起步于宿迁沭阳县,最发达的江苏省里最不发达的地区,止于北京,政治氛围最浓的时段里的最后一天。

他从沭阳县委书记,升任到宿迁市市长、市委书记,一直以激进的手段推进改革,争议伴随了他施政的全过程。仇和时期的宿迁“盛产”新闻,尤其出产“负面新闻”,宿迁频频成为外界媒体曝光的对象。

2003年宿迁市强行推进教改医改,变卖幼儿园和医院,引起激烈争议。从2003年7月12日至2003年10月2日的短短时间内,被很多官员视为“政治杀伤力极大”的《焦点访谈》,三次聚焦宿迁。江苏省一位官员评价,如此高频率关注一个地区,实属罕见,实非寻常。

但是宿迁医改并不是仇和政治生命的败局,反而促成了仇和的高升,2007年12月仇和从江苏省副省长调任昆明市市委书记,此后担任云南省委副书记。如果以此认为”‘卖光式’宿迁医改被否认“显然是一种误读。那么在昆明,发生了什么?

“招商”的昆明医改

掀起宿迁医改风潮之后,2007年底,仇和调任昆明市委书记。

“社会办医院,政府管医院”的“宿迁形式”继续在昆明上演。2008年2月26日,昆明市委、市政府出台了被统称为5号文件的《关于加快推进医疗卫生事业改革与发展的意见》和《关于进一步加快民营医院发展的实施意见》。

其中最为引发争议的一条就是:到2012年,民营医疗机构资产占全市医疗总资产的比例要达到70%以上。外界不免猜测:昆明市的公立医院难道也将被一卖了之吗?

对于公立医院改革的规定,《意见》也体现出了十足的“招商引资”特色:采取鼓励和激励政策,吸引各类社会资本,以多种方式参与公立医院改制重组,使其成为独资、股份制或混合所有制,具有独立法人地位的经营主体。

相比之下,这次医改比宿迁医改要温和许多。在昆明医改的发布会上,相关负责人强调,医改不是对医院一卖了之,更多的是医院内部机制的改革。

据21世纪经济报道2009年报道,对于昆明医改,当时昆明市卫生局局长许勇刚解释为:存量不变,只加增量,采取增资扩股的方式进行公立医院的改革。改革后,新建和改制后的医疗总资产的民营成分要占到70%以上,而不是所有公立医院都要让社会资本占股70%。

许勇强调,这增量的70%指的还仅仅是昆明市医疗机构的资产。昆明地区作为全省的医疗中心,截至去年年底,9所省级医院的固定资产已经达到了45亿元,而昆明市市属医院和县区医院加起来也只有23亿元。即使到2012年,民营资本真正占到了70%,在昆明地区,加上省级医疗机构的资产,公立医院的主导地位依然岿然不动。

据健康报2009年报道,对于2008年前率先开始招商引资的两家公立医院——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和昆明市儿童医院,按照原定的招募计划,均拟采取股份制方式筹建。

许勇刚说,对于公立医院进行股份制改造,除了引入资金,更重要的是引入了一种新的管理机制,建立起医院的法人治理结构,真正实现新医改方案中提出的管办分开。他认为,无论是公立医院、股份制医院还是民营医院,只要提供基本的医疗卫生服务、公共卫生服务和重大突发事件的医疗服务,政府都将买单。

 
也有不少学者认为昆明医改和宿迁医改在本质上并无区别,但昆明当地对这样的类比似乎并不认同。在一位专门负责医院招商引资工作的人士看来,合作新建医院,而不是在旧有医院上改制,这才是昆明公立医院的医改内容。

仇和新政与神秘商人




仇和的落马,与医改路线无关,与反腐和其背后的神秘商人有关。

“仇和新政”是一整套有关城市的系列改革,包括了整顿吏治、滇池水系治理、城市绿化、强力拆迁改造城中村和超常规的招商引资等。整顿吏治和水治理,给仇和带来了民间声望,但城中村的拆迁改造、城市绿化和招商引资,也给仇和带来很大争议。

仇和一到昆明,又拿昆明的城中村开刀,5年之内计划拆336座城中村,昆明估计是中国城中村最多的三线城市吧。一方面当然是改变城市面貌,一方面也是房地产驱动,盘活区域经济总量。于是那一段时间,印有“江苏宿迁”的挖掘机,日夜轰鸣在昆明的城中村上方,蔚为大观。

和所有的拆迁一样,那一段时间也是维稳事故频发,只是对维稳的考评没上升到后来的高度,所以拆迁工作一路强推下来。

据了解,仇和大拆大建,有个致命伤,就是从他的老家江浙一带疯狂带人进来。昆明整个蛋糕就那么大,本地的还不够吃,又来抢饭碗的,要喂饱外来的,必然要损害本地的。于是一批本地的企业主和仇和的矛盾激化,数年来,仇和一直被举报不断。


往事:宿迁医改

宿迁地处苏北,总人口达517万,陆地面积8555平方公里,经济落后导致宿迁地区财政的困顿,基本处于“吃饭财政”的状况。1999年,全市财政收入只有5.9亿,加上中央和省的转移支付,财政总收入不过10亿,但财政总支出却达14亿。

在医疗方面,宿迁地区更是惨不忍睹。

1999年,宿迁地区的人均卫生资产和千人拥有卫技人员处在江苏省最后一位。当时,宿迁全市拥有医疗卫生资产总额4.95亿元。人均卫生资产为99.1元,不到全省的33%。拥有病床5320张,千人拥有床位数只有1.06张,是全省平均水平的43.1%。

面对这样的尴尬情况,在1999年,宿迁就徐徐开启了医改的大幕,主导方针是“管办分开、医防分设、医卫分策”。2000年,宿迁出台了“欢迎各类社会资本投资办医”的政策,即俗称为“卖医院”的“宿迁医改”。改革首先在沭阳试点,继而在宿迁全市全面推进。
 
从乡镇卫生院的拍卖开始,宿迁市内124个乡镇公立卫生院和10个县级以上的公立医院,以净资产换让、无形资产竞拍、股份合作制、兼并托管等方式完成了改制,全市医疗机构几乎“卖光”,以彻底民营化的姿态进入了公众视线。

面对经济落后的现实,宿迁采取的是超常规的发展模式,以赶超经济发达地区。在医改方面,宿迁采用政府完全退出医疗领域、卖学校和医院、引入社会资本以扩大资源等手段,促使竞争以提高效率。

宿迁医改确实取得了一定成效。

宿迁医改让政府财政负担减轻,在当时,前宿迁地区各个层次的医疗服务机构都已经由民间资本购买或经营,宿迁地区政府已经完全从办医中退出;医院数量和医疗卫生总资产迅速扩张,2000年到2005年,全市医疗卫生资产从4.95亿元增加到17.78亿元,是改革前的3.59倍;竞争压力促使医院引进医疗专家和先进的设备,扩大医疗服务范围。医改后,宿迁地区的医疗服务项目增加了200多项,很多复杂的手术也可以在宿迁实施,这在一定程度上方便了老百姓的就医……

不过,伴随而来的问题也开始显现。

有报道称,宿迁在鼓励医院竞争和引入社会资本办医的同时,违背了医疗卫生的特殊性,没有进行任何区域卫生规划,完全打破了原有的三级网络和转诊体系。医改后,宿迁地区医疗设备盲目向高端发展的现象非常严重,各家医院都努力扩大规模,纷纷上马高精尖的设备。与此同时,医生以各种方式诱导病人多做检查和手术,且药价并没有真正降低,红包回扣风靡一时,而老百姓也曾吐槽称:“在医院钱就像纸一样!”

“总体上说,医药费没有便宜多少。”这是宿迁大部分人的切身感受。而这点,被一些人视为宿迁医改失败的表现。北大李玲教授曾表示,在宿迁医改中,医改的最重要的目标:公共卫生发展和“看病贵”问题的没有解决。

但仇和的继任者张新实却坚持认为,仇和时代的医疗改革基本是成功的。他曾对媒体说,医改前,宿迁财政收入名列全江苏省众城市之末,典型的“吃饭财政”,公办医院难以为继。改革后最大的好处就是盘活了一批医疗资产,让市场作主。资料显示,截至2007年,宿迁卫生总资产已达23.61亿元,其中社会医疗的资产达到16.37亿元,占宿迁医疗卫生资产的百分比上升到67.34%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