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反疫苗接种运动的开始、发展与影响
接种疫苗曾经是强制要求的,50年前疫苗接种是一项重大的科学突破,如今却成为公共政策辩论的话题,其根源还是公众对政府和科学的不信任。 
2015-3-11 21:48:56
0
E药脸谱

本文转载自艾美仕



2014年12月由加州迪士尼乐园传出麻疹疫情,如今已蔓延至美国多州。原本以为在美国被消灭了十多年的麻疹疫情再次重燃。

众所周知,接种麻疹疫苗是防范传染的最有效也是最简单的手段,而今天不少美国父母会出于各种原因拒绝给孩子接种疫苗,甚至出现反疫苗运动。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美国这次麻疹疫情的重灾区,恰恰是反疫苗运动的大本营加州。这次麻疹疫情再次引发了全美公众对疫苗注射的辩论。随着反疫苗接种运动声势不断壮大,医务工作者们也越来越觉得不安。

反疫苗接种运动的正反方对弈

新泽西州长Chris Christie告诉美国媒体的记者:在是否给孩子接种疫苗方面父母应该“有选择的权利”,另一位反疫苗运动的代表人物肯塔基州参议员RandPaul员也宣称是否给孩子注射疫苗的决定“事关个人自由”。

这一波“弱弱”反疫苗运动在随后引发了一场政治风暴,但加州的麻疹爆发后,舆论的风向转向那些支持强制接种疫苗的团体,很多权威医学专家的反击也使得两人也很快改变了言论。Paul参议员还拍了一张自己注射甲型肝炎疫苗的照片,他们关于疫苗安全的辩论也随之加入了总统选举的政治色彩,毕竟,两人都考虑2016年竞选共和党总统候选人。

在如今的美国,疫苗接种率很低,甚至不如一些发展中国家。2013年,全美成年人只有60%的人注射了肺炎球菌病疫苗疫苗。B型肝炎的疫苗也仅有25%的注射者。美国政府已经在《Healthy People 2020》文件中设定了肺炎球菌病和B型肝炎这两种疾病疫苗的注射目标。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希望,等到2020年,在年龄超过65以上的群体上,实现这两种疫苗90%的注射率,但从目前来看这会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宾夕法尼亚大学儿科教授、费城儿童医院疫苗教育中心主任Paul Offit指出:“Chris Christie曾制定一项州法律,要求必须为乘车的孩子准备安全座椅。为什么安全座椅就不是父母选择的问题了?Christie现在这么做简直就是玩火自焚”。

接种疫苗曾经是强制要求的,50年前疫苗接种是一项重大的科学突破,如今却成为公共政策辩论的话题,其根源还是公众对政府和科学的不信任。

公众对生产疫苗的大型跨国制药公司极不信任,互联网上类似疫苗接种与自闭症等有关的不可靠信息广为传播,一些名人领导的反疫苗宣传活动,再加上后来,全民科学兴起,越来越多的个人独自开展研究,一些提倡整体生活方式的草根运动也流行起来,所有因素一起促成了如今广泛盛行的反疫苗接种运动。导致很多父母对疫苗注射充满怀疑,一些政客也借机造势。

不过,如果公众对恐怖的麻疹肆虐时期有所了解,上述因素也不会起到这么大的推动作用,反疫苗接种运动也不会大肆盛行。

田纳西州纳什维尔市范德堡大学预防医院系负责人William·Schaffner深感痛心,他感觉:“曾经的成功却成为如今的羁绊,大家都不清楚麻疹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谈到了美国麻疹疫情爆发的原因,“到目前为止,已经有两代人没有见过麻疹了。现在孩子的母亲一代接种过麻疹疫苗,因此没有人感染过麻疹;孩子们的祖母一代感染麻疹的也屈指可数,对孩子们是否应注射疫苗也没有权威的指导意见。因此孩子们的母亲一代对于是否应注射疫苗毫无头绪,导致很多孩子没有注射麻疹疫苗”。

几年前,Schaffner受邀为20位年轻母亲做讲座,这些母亲都对疫苗安全持怀疑态度。Schaffner的任务是教育他们,因此他直奔主题,用小儿麻痹症和疫苗的效果做举例说明。他刚开始讲就被一个迷惑不解的母亲打断了:“你为什么要讲衬衫呢?”

Schaffner说道:“这位母亲大学毕业,通晓计算机,非常聪明,但对小儿麻痹症却没有丝毫概念。她把小儿麻痹症误认为是衣服品牌了(小儿麻痹症polio与衣服品牌POLO发音相近)。这有些搞笑,也有些悲哀,不过却暴露了当今公众对疫苗问题的无知”。因为较好的医疗保障,使美国人忽略了疫苗防疫这种最经济的疾病预防手段,由于这些年来,美国再没发生除流感以外的其他传染病,很多美国中产阶级,都觉得强制注射的疫苗可有可无。

麻疹抗击史

Schaffner称麻疹是“目前医生们知道的传染性最强的疾病”。麻疹是通过空气传播的传染性极强的疾病,通过一个已感染的病人呼吸就可传染,而且麻疹病毒存活时间较长,在较远的范围内就有传染性。他说:“一个感染麻疹的人进出一个房间之后,一到两个小时后一个易感者进入,吸入残留的空气就可能感染”。

上世纪早期,麻疹很普遍,被认为是每个人童年必须经历的疾病,而且危害很大。麻疹可能致命,引起包括脑炎在内的并发症。据亚特兰大市的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提供的数据,自1963年麻疹疫苗被正式批准使用以来,接下来的几十年里大约1900万儿童得到了接种免疫。

2000年,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宣布美国彻底根除了麻疹。2011年,泛美卫生组织宣布整个拉美地区已经消灭麻疹。

不过,这几年,美洲的情况有了变化,令人吃惊的是,智利、尼加拉瓜、墨西哥都没有麻疹,可以这么说,现在整个西半球可能只有美国还存在麻疹疫情。Schaffner失望地表示:“在网络上,很多人都在抱怨非法移民导致了当前的麻疹疫情。可事实上呢,他们所在的国家做的比我们好。我们的中上层阶级父母们太有能耐了,竟然决定不给孩子注射疫苗”。

强制免疫贡献不可磨灭

在对抗传染性疾病方面,攻克小儿麻痹症是一个重大转折点。但在推动美国实施国家免疫规划方面,麻疹疫苗接种则起了重大作用。

亚特兰大市艾莫利大学疫苗中心副主任Walter Orenstein认为:“小儿麻痹症传染性不强,因此很快就被根除了。但麻疹就困难多了,因为其传染性强,而且让家庭贫困的儿童也得到疫苗接种比较困难。”

由于麻疹传染性极强,想控制其传播就要为大量儿童接种疫苗,在1960年以前美国从未大规模进行疫苗接种。60年代到70年代间终于出现了重大突破,罗德岛州的公共卫生官员首次测试了“群体免疫”的效果。

当时,Schaffner那时还在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工作,期间对于罗德岛州开展的这一研究表明,可通过对全体儿童实施免疫接种来根除麻疹,他还对此做过记录。

后来,洛杉矶爆发了一次麻疹疫情,促使官员们将未注射疫苗的孩子送回家,同时命令他们接种疫苗后才能返回学校,这件事引起了公共卫生官员们的注意。

对于疫苗的推广,美国疾控系统的官员们几十年前就在讨论,为什么非要等到出现疫情才注射疫苗呢?为什么不规定上学的孩子都注射疫苗呢?公共卫生官员们的想法经过近十年的时间终于得以落实。全美50个州最终通过了“不接种,不上学”的法律规定。

如今,全美50个州都以法律的形式要求学龄儿童必须注射疫苗。当然,如果儿童患有某些疾病,注射疫苗会损害其健康可以免除接种。根据全美州议会联合会,除了密西西比州和西佛吉尼亚州,其他州都允许一些有特殊宗教信仰的人群可不注射疫苗。

这些年来,申请免除疫苗接种的人数不断上升,要求减少注射疫苗限制的立法提议也不断增多。甚至在密西西比州,一个贫穷且限制最严格的地方,立法者也在考虑允许因为信仰问题而不注射疫苗的提议。

迪斯尼麻疹疫情触目惊心

2014年12月,迪斯尼乐园出现的麻疹疫情,从加州扩展到另外13个州。如果认为麻疹只影响未注射疫苗的人,这种观点肯定是错误的。

艾莫利大学的Orenstein教授对此进行了调查,他认为:“大众不清楚的是,如果爆发注射疫苗就能防止的疾病,不仅仅影响未注射疫苗的人,其实纳税人也将受到牵连,因为控制疫情需要的资金来自纳税人”。

那么,不注射疫苗究竟有什么风险呢?科学家们称,不注射疫苗的危险在于,反对注射疫苗的少数家长们通常会聚居在一起。 比如1991年费城爆发的一次麻疹疫情,1500多个儿童很快被传染,9名儿童因此而死亡。这次疫情就是始于两个原教旨主义教会经营的私立学校,教会的350个学生从未注射过疫苗。

新举措,加强社会教育

根据Schaffner的统计,现在,未注射疫苗的少数儿童零星分布于整个美国,尤其以加州、华盛顿州、俄勒冈州和犹他州居多。例如,洛杉矶时报本周报道,圣塔莫尼卡的一所幼儿园里51%的儿童都未注射疫苗。

华盛顿州的学校中免除疫苗注射率全美最高,一些小学免除注射率高达43%。Paul Throne是华盛顿卫生部免疫预防中心的发言人,他表示华盛顿州整体的疫苗注射率仍维持着较高水平。

2011年,华盛顿州对申请免除疫苗注射制定了更严厉的规定。如果父母想为孩子申请免除疫苗注射,必须先咨询医师,了解注射疫苗的好处和不注射的风险。现在,父母们想让孩子免除注射疫苗可不是填写一份表格就能搞定了,需要费一番功夫。

对于华盛顿州采取的措施,Paul Throne认为把手续复杂化已经有了效果,他对媒体表示:“我认为已经取得了一些进展”。

与此同时,该州还对孩子的父母们进行培训,通过他们对自己的朋友进行免疫预防教育。谈到中产阶级父母为了拒绝疫苗接种,Paul Throne认为:“如今,医疗服务人员的影响力赶不上家庭和朋友了。千禧一代对自己解读信息的能力非常自信,因此我们对他们进行培训,通过他们将一些医疗知识传达给自己的亲朋好友,对他们的亲友做决定将会产生更大的影响”。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