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你正确解读卫计委设限互联网问诊
互联网问诊受限对于市场的冲击本身其实并不大。如果结合今年卫计委力推的分级诊疗和民营资本进入基础医疗布局来看,网络问诊受限对基础医疗的发展有利 
2015-4-14 16:07:56
0
赵衡

本文转载自财新网




近日,卫计委发言人在谈到互联网问诊领域的时候,再次明确了去年《关于推进医疗机构远程医疗服务的意见》文件中所提出的互联网医疗诊治的禁区。卫计委再次重申了互联网医疗只能在线上开展健康咨询,不得进行相关的诊治。同时,此次讲话中,卫计委也明确了“医疗机构开展某一个类别的、某一个专科的服务要具有相应的资质,不能没有这个专科去开展这个专科的远程医疗服务。”

有关网络问诊仅限于医疗机构之间展开的政策早在去年就已出台,但此次讲话依然受到业内各方的关注,这主要是因为互联网医疗在中国的发展非常火爆,各界都希望能通过读透政策来找到自己发展的定位。这次讲话中唯一一点原先没有强调的是医疗机构的专业资质,这意味着对医疗机构也做出了明确的限制,很多科室开设不全的医疗机构也将无法全面展开远程医疗。

受限于医疗体制的特殊性,中国互联网问诊的根基本就非常薄弱,即使没有这一规定,互联网问诊在中国的发展依旧非常困难。

首先,网络问诊主要分为对大病的会诊和对小病和慢病的问诊。对大病的会诊在过去的十多年一直在做,并不会因为有这个政策就会获得爆发式的增长。从美国的经验来看,在过去三年的时间,美国远程问诊的发展之所以取得爆发式的增长,主要是因为互联网有效的降低了小病和慢病的问诊费用,从而获得了支付方的支持。但因为中国线下的诊费本就非常低,并不存在通过线上来进行控费的动力。同时,中国病人在线下获取普通医生问诊并不困难,病人正是因为对基层医疗机构的不信任才导致现在的三甲医院爆棚的问题。因此,病人在线上最终需要的依然是大医院的好医生,而这类好医生本身就是稀缺资源,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为线上的病人再来服务。

其次,网络问诊的支付方障碍。目前的网络问诊并没有得到医保或者商保的支持,病人必须全额自费,这对于网络问诊的发展是非常大的制约。美国远程问诊可以降低医疗的总体费用,支付方非常欢迎这一模式,而中国的支付方动力非常小。在一个线下很容易获取普通医疗服务的环境下,病人也很难有动力去线上自费问诊。

最后,网络问诊的核心服务方缺失。网络问诊主要解决是小病和慢病,这应该是基础医疗的全科医生来完成的工作,而非大医院的专科医生来进行的。由于基层医疗的薄弱和全科医生的匮乏,网络问诊的核心服务提供方极其短缺。在这样的前提下发展网络问诊是很难获得增长的。

因此,互联网问诊受限对于市场的冲击本身其实并不大,针对C端的网络问诊主要还是受制于市场本身。如果结合今年卫计委力推的分级诊疗和民营资本进入基础医疗布局这两点来看,网络问诊受限其实对基础医疗的发展是非常有利的。

首先,基础医疗通过与其他大型医院展开远程医疗合作,可以有效的为病人提供服务,从而吸引病人回流基层。网络问诊受限,意味着病人如果需要真正的医疗服务就会选择去就近的基础医疗机构或者药店,与大医院的医生进行问诊并获得处方。这不仅能有效的规范网络问诊,也将推动基础医疗自身的发展。

其次,网络问诊受限利好B2B模式。互联网问诊不能展开就意味着B2C的模式在当前无法推动,而B2B模式则获得了较好的动力。无论是远程数据传输还是远程心电诊断和远程读片,这些远程的辅助手段都将获得较大的发展,这也将反过来推动基础医疗的发展。

最后,网络问诊受限利好零售化连锁诊所的发展。随着民营资本布局零售化的连锁诊所,连锁中小型诊所将获得一定的发展,在这类诊所之间可以就各自优势的科目展开远程问诊的合作,从而能进行合理有效的布局。因此,除了纵向的与大医院合作以外,横向的与各类有特色的专科诊所合作也将有助于各类诊所自身的发展。

从总体来看,政策的限制对互联网问诊并没有太大的杀伤力,但会促进B端市场的发展。在基础医疗获得一定发展以后,针对C端的远程问诊服务方才能得到有效供应。或许到那时候再发展网络问诊才是水到渠成。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