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新波:倡导使用国产医械设备是号错了脉
医疗费用要下降,政府责任与功能要到位,同时还要关注医生的劳动价值与能动性,建立完善的支付制度与监管制度。 
2014-11-6 11:35:29
0
廖新波


国家卫计委发出倡议:请三甲医院带头使用国产设备,以提高国产设备生产应用水平,改善医疗机构装备能力,缓解看病贵、看病难的问题。这个倡议的出发点是好的,直观地表达舶来品比民族产品贵,医疗费用上升源于过度使用舶来品,基层用不上设备缘于买不起。显然,没有从医疗服务产品的属性与市场的规则上去统筹地考虑目前的情势。


首先,与医疗相关的所有药品、用品和设备都不是普通日用品,每一件的质量都关乎患者(更准确地说,应该是“使用者”)的生命健康,因此,保证生命安全和医疗机构生存之外,设备从优是第一原则。它不像服装、家具、化妆品,你可以选择原产原厂,也可以选择贴牌、冒牌,因为我们对这些产品的质量要求并不刚性,即使日用品与服装等的设计固然重要,但实用性是第一需要,除此以外,大家所追求的更多是一种面子与虚荣。医疗设备则不一样,它是以质量、安全以及清晰、准确为第一。作为辅助医生诊断病情的设备,这些要求是最基本的,它们对疾病的诊断和生命健康起着重要的作用。特别是那些支持患者生命的机器,其一旦运转,就不可以中断,也不可以重来。所以,无论是医院还是患者,都会倾向于选择安全系数高、出品质量好的厂家,进而选择其所生产的医疗设备及其医疗用品。  


由于我国医疗设备生产起步晚于国外,从而造成早年绝大多数医院的设备,特别是高端设备,均来自于国外厂家。随着我国加大对医疗设备的研发力度,如今医疗设备生产日益壮大,质量也不断提高,可尽管国产医疗设备中涌现出了很多民族优秀产品,有的甚至已经打进国际市场,但众多医院对于国外厂家的信任已经根深蒂固,因而把这些优质的国产设备


“打进冷宫”。这确实是一种悲哀!可是,如果我们笼统地倡导使用国产货,虽然精神可嘉,但仅凭一腔热情也是不尊重事实与现状的一种官僚主义,民众也会甚为担忧。有份科学研发的国际排名显示,我国的综合排名还是很落后的。我们必须承认,目前我国的医疗设备与药品生产依然落后于发达国家与地区。或许通过这种倡导,我们能够知耻而后勇,用质量说话,从质量中要市场,靠质量取胜。


除了质量,价格也是一个考虑的因素。我们要注意,单台设备价格不能单比价格,要比较效价比,要兼顾维护费用与使用寿命。有人举了一个例子:进口球管比国产的贵,但一只进口球管的寿命相当四只国产球管,如果计算换管的机会成本,进口的却比国产的便宜。因此,进口设备虽然单价高,维护费也高,但是维护次数少,寿命也长,这已是基本的共识。有基层医院跟我反映,你们招标配给我们的救护车都是国际品牌,确实好看,但我们根本支付不起一年的维护费,还不如给钱我们,我们自己去买两部国产的还实在些。所以,这就是一个非常实在的问题:当费用是由自己出的时候,一定是选择性价比高的,而不是选择“漂亮”的。  


第二,控制因为检查造成医疗费用上涨的根本抓手在于控制质量与行为监管。众所周知,现在实行药品零差价,但却不进行合理的价格改革和政府补偿,这种改革只能是原来医疗费用的“结构调整”——药补变为检补,或许总体费用还会窜得更高。如果仅从机器的品牌和单机价格上去控制医疗费用,基本上是没有实际效果的。如果要使检查检验不成为医院的趋利工具而是循症的工具,或是要遏制过度检查,只有全力推进医疗机构之间的检验结果互认和以支付制度改革为杠杆的服务价格改革,才能从根本上去纠偏。


大力推行检查加过互认。检查检验结果为什么不能互认?从医检的质量控制来说,医院担心的是别家医院检查检验结果的质量,多数医院以别家医院的检查不可信任为借口,强调自己机器检查的唯一性和准确性,而政府行政部门和专业团体也没有认真开展室内质评和室间质控,努力缩小机构之间的差异性,因而就以强调进口设备的准确性去代替日常室间质控。殊不知,就算都是进口设备,不同生产厂家的设备也存在着差异。现在,我们也只能用一种姑息的行政命令“同级的医疗机构检查检验结果互认”来推动。实质上,假如机器是经过室间质控的,不管机构的等级大小,只要按照标准执行,就都是可信的。因此,制定出标准化制度,规范标本、试剂、仪器等影响检验结果的因素更为重要。只有使检验结果具有同样的标准,具有可比性,才能在不同的医疗机构中互认、流通。 


再一个就是政策与支付制度迫使医院通过检查来挣钱。早在几年前,我就提出医院“军备竞赛”的问题,可以这样判断:没有高端设备,医院就没有挣钱的渠道;没有进口的设备,医院就不能赢得患者的信赖。任何有规模的医院,无不利用高端设备来发展。县级医院的差别很大程度上就在于设备的质与量。医改当下,取消“以药养医”,但倘若没有“以检养医”,很多很多医院必定死去。不管是总额预付还是按服务付费,都没有改变这种局面!而我们试图推行DRGs和单病种付费又无法有效地激励医生实事求是地诊治,医生的科学态度与尊严被现行的支付制度和侵权责任法磨灭了,他们情愿过度检查,被民众责骂的罪名也不愿背负法律的责任。


第三,医生向社会人转变以及推行独立实验室是控制过度检查和武器竞赛的良策,也是提高检查检验质量与控制费用的手段。首先,医生成为社会人,支付制度对医生的劳动价值重新定位,使他们的价值与检查和药品利益脱钩,也与医院的创收脱钩,实行医院服务与医生服务分别付费。其次,在实现医疗机构之间检查结果互认的同时,鼓励第三方检查检验实验室(B超所、放射检查所、化学检验所等)的发展,并使他们形成规模连锁控制质量。再者,实行检查检验独立付费。这样,既可以控制检查检验的质量,费用也可以减少,基层医疗机构的水平也会从此提高,医疗行为也容易监管。


“使用国产医疗设备”的提议是一种情感,质量永远是医院的主题;民族产业要有发展,必须奋发图强,掌握核心技术和精尖技术,提高机器感官的亲和力;医疗费用要下降,政府责任与功能要到位,同时还要关注医生的劳动价值与能动性,建立完善的支付制度与监管制度。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